在五大道开家民宿,再租个百年建筑开花店

本文约1500字

预计阅读5分钟

 

 

我是一个与花艺毫不沾边的人

爱上花艺,只缘一栋老房子

时间从来不等人,想到了就去做吧

本期讲述人:惠鸾

– 这是讲述专栏的第65篇文章 –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地是如此地奇妙。

时间回到今年10月7号那天,我正着急地在网上寻找着去北京的高铁票,遇到国庆假期高峰,即便仅半个小时的车程,也找不到一张半夜12点之前的票,而且票量少得可怜,于是匆忙地下了单。

 

 

10月8日0点,这一天就在去往北京的高铁上开始了,同样受到高峰影响,到酒店办理好入住已经是半夜三点,而早上10点前我要出现在鹿石的课堂上。

仓促、突然、像做梦一般,但是这一切确实就这样开始了。

 

 

鹿石课堂作品

时间从来不等人,想到了就去做,做最真实的自己,这几年似乎成了我的人生信条,也让我变成了行动派。

 

 

我是一家民宿的主人,因为自己对有历史感的老房子非常感兴趣,于是在充满神秘色彩的原租界五大道开了自己的“心·居”民宿。

我的民宿位于五大道内的重庆道,这条道路建于1922年,当时属于英租界,最初重庆道有两个名字,东段叫剑桥道,西段叫爱丁堡道,这两个地方在英国风情独具,或许是当时的英国人也想把远在欧洲的风情带来到这里吧。

这里的小洋楼风格独揽,包容中西各种各样的居住方式和理念,源于欧洲的联排式住宅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天津租界出现,最数重庆道最密集。

 

 

这里不仅住过军阀、实业家、资本家,还曾住过运动员、外国建筑师、大教育家、名医、作家、清朝遗老遗少,正是因为这些人,这个地方变得极有历史感和故事感,他们在这里书写了只属于那个时代的名流荟萃与传奇。

 

 

民宿所在的小区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最一开始是一家工程公司建造的,用来给公司的董事长董氏家族和公司员工居住的,硫缸砖清水墙面,到了现在,便成了旅游区历史风貌建筑。

 

 

门前的大杨树高十余米,要两个成年人才可以抱过来,树下是葡萄架,初春的葡萄藤上已经钻出许多嫩芽,顺着葡萄架旁的水泥台阶转弯上去看到深红色的木门,推门进去,隆重的历史感袭来,仿佛进到另一个世界。

你可以踏着踩上去会咚咚响的木楼梯上楼,每上几个台阶就会看到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保留着老的木地板,这也是我最爱的地方。

民宿的顶层是餐厅和露台,生活气息和文艺气息在这里交融,向外望去满眼都是大杨树茂盛的枝叶,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偶尔还伴随着鸟儿的叫声。

 

 

心·居民宿客人的“暖心留言”这些是房客的留言,尤其最后两张图,是一个现在生活在西安的阿姨,出生在天津,这是38年后回天津,选择住在这里。

这幢老房子就像是一位百岁老人,历经沧桑却依然展现着它的独特魅力,我希望自己的民宿可以让这栋老房子重新焕发生机,希望到这里来的人都能用心去感受它,故取名为心居。

 

 

朋友之前来我这里,曾留下这样一段话:

“上楼梯时木头咯吱咯吱地响,我好像回到那段法兰西岁月。从午后暖阳发呆到对面摩登大楼华灯初上,心中几分树懒悠在树上的惬意和恐慌,惬意悠在树上本就是树懒生存之道,恐慌对面摩登世界里节奏如此之快。”

 

 

我总是痴迷于这些不同风格的老建筑,似乎每一栋老房子都在述说着这里的历史。

也许这是一场偶然中的必然吧,那天朋友带我看了附近的一套房子,我第一眼就从心底莫名地喜欢,我想到,如果在这里开一家花店,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于是当下我就做了一个大胆的的决定:那就是租下这里,开一家花店。

 

 

我的花店(正在装修中)

作为花艺小白,我对花艺可以说一无所知,但连我自己也很惊讶的是,从咨询鹿石到报名上课竟然发在短短的24小时之内,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但又感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很幸运地是遇到了Tanus老师,这位花艺大师的专业和敬业深深地折服了我,也让我这个花艺小白爱上了花艺。

 

 

好的花艺师就像魔法师,可以让任何地方变成花园,Tanus就是如此,在七叶香山的毕业作品午后花园,我想说美得不像话!坐在那里用餐的那一刻,感觉花艺真的很神奇,带给我们的是一种触动灵魂的美!

 

 

回来后,一种感觉一直在心底萦绕,自己和之前的生活相比有了一些变化,再次看到花花草草,就像见到了自己老朋友一般熟悉。

我才发现,原来每一种植物有着它独特的迷人魅力,我开始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他们、和他们对话,更希望以后自己的作品可以让看到他们的人感到快乐。

 

 

若初花店外景

现在我的花店还在装修中,同样在一栋原英租界百年建筑里,虽然店面不大,但是有前院和后院,我给它取名叫若初,我希望即使时光荏苒,愿人生只如初见。

 

 

心·居民宿一角

我想说,在以后的日子中,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美好的背后总会有很多付出。

喜欢《借我》中这两句诗:“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我认为,想做好花艺师就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去不断地去探索学习,在热爱的路上不断发现自己。

我相信,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 The En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