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程序员女孩遇上花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花艺这条路对我来说还很长,但是我相信,我会装着心里的那只狐狸,坚定而勇敢的走下去。

 

null

 

本期讲述人:Wendy

– 这是讲述专栏的第55篇文章 –

1、当程序员遇上花

 

null

 

其实在我小时候,我并非像是一个会爱上花艺的女孩子,反而像一个男孩子一般,喜欢剪寸头,甚至还会爬树。

 

null

 

母亲告诉我说,女孩子不能这样,于是每天让我看书、学钢琴,想让我变得安静一些。

所以长大后认识我的人都说:你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当然,大多的时候,我也是人们口中安静的样子。

 

null

 

但是我知道,在内心深处我像一只狐狸,既有月光下静谧的伫立,也有着压抑的本性。

 

null

 

大学毕业以后,我成为了一名程序员。身边的朋友都很诧异,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将我同程序员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null

 

但是我却乐在其中,每天开开心心的码代码,工作的公司对面开有一家花店,所以我经常会去那家花店买花。

 

null

 

谁知,这竟然成了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个习惯。

渐渐的,“买花”就逐渐演变成了想“卖花”,甚至还想深入地了解花艺行业。在机缘的安排下,我便来到了鹿石,选择了比利时老师 Stef 的基础课。

2、“战士”与“女孩”的切换

上课的第一天,就给了我莫大的惊喜。

“惊”的是因为自己明明报名的花艺课程,怎么从拧铁丝开始了?“喜”是因为,在这里,我发现了比写代码更有趣的事情——花艺设计。

 

null

 

在插花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内心安静的那部分被深深满足,然而在设计制作架构时,又感觉内心那只潜在的凶猛的狐狸冒了出来,怎么形容呢?大概就像“战士”与“女孩”的完美切换。

 

nullnull

 

Stef 的基础课虽然比较累,需要经历拧铁丝、钻孔、甚至掰钢筋这些手工活,但是我作品的完成速度却比预想的要快。

null

同班的学员都很诧异,为什么我没有学过花艺,却完成得这样迅速?其实我想说的是,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遗失了许久的满足和快乐。

 

null

 

所以在上完Stef M1的课程以后,我便干脆利索地结束了自己的程序员生涯,回到成都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

 

null

 

我记得 Stef 说过“花艺师应该对花抱有激情,因为创造需要动力。

 

null

 

当人们走进你的花店时,他可能欢乐或悲伤,我们的职业要能够回应他们的情感。所以一个好的花艺师,应该是一个感性的人,能够用花传递情感。”

3、一家花店,“仅此而已”

我的花店名字叫“仅此而已”,就像青春时爱情小说里出现的那句话,“我爱你,仅此而已”。

null

在“仅此而已”花店打工的狗狗——Luna

也算是对年少时曾擦肩而过的爱情的一份寄托,纯粹又做作,热烈却又羞涩。

nullnull

 

帮顾客做的新娘花束

取这样一个店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希望自己的花店能够帮助客人传达他们的情感,也希望生活能够遵循自己真实的内心想法,仅此而已。

 

nullnull

 

在自己开花店的这一年,就像鲜花的生命过程一样,有盛放时的美丽,也有凋落时的遗憾。

 

nullnull

 

来店里买花去接女朋友的男孩

 

nullnull

 

用店里的手捧做了干花的情侣

有的客人从初次见面的伴手礼花束,到结婚当天的手捧花都是从我们这里送出的,当然,也有不少写满道歉却依旧被收的花礼,人们的幸福和遗憾,我都有参与。

 

null

 

来店里弹风琴的一位老爷爷

记得有一次,我问我们的植物供货商,有没有什么花可以开很久呢?她笑了笑,告诉我“花开花败本来就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

 

nullnull

 

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怎样用鲜花短暂的美好,来展现最大的张力?成为了我最想表达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来到Stef M2 课程的理由。

 

nullnull

 

功夫不负有人,在这次M2 的课程中,我发现了植物设计原来可以有这么多的可能性,也学会了如何去设计属于自己的花艺作品。

 

nullnullnull

 

Stef 老师说我是一个“strange girl”,总有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每一次我有了新的想法他都会帮助我实现和完善。

 

nullnull

 

在 M2 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完全释放出了自己内心的那只狐狸,而且也满足地做出了许多狐狸意象的作品。

 

null

 

这是M1课程的习作,当时全班同学的这款作品都是黑色的,只有我用了红色喷漆,想要表现火狐热烈的样子。

 

null

 

来自M2的毕业设计,整体是狐尾的抽象形象,黄色嘉兰代表月光,想要表达月光下狐狸静谧的神态。

 

null

 

在M2课程上,还有一个九尾狐造型的新娘手捧。

有人看了我的作品可能会想说,为什么会选择Stef老师的课一直上下去?

 

null

 

我与 Stef 夫妇的毕业合影

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就像 Stef 说的,你的第一个老师能教给你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奠定你对这一行的审美基础。

当然,我在花艺这条路还很长,但是我相信,我会装着心里的那只好奇的狐狸,坚定而勇敢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