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学了架构的花艺师,有没有穷困潦倒?

准确来说,应该是“西方现代花艺”,
架构,只是它的一种表现途径,一种载体;

尽管如此,
2016年,中国花艺行业,形势骤变,
感觉,风雨欲来……

花艺界流传一种声音:架构扰乱了市场;
还有一种声音:架构不好看;
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说:架构缺少商业价值!

笔者寻访各地,发现:
有实力的花艺师似乎很钟情它;
艺术家、软装设计师、婚礼策划师也想试图了解;
也听闻,商业空间的架构花艺要价已掀新高.
架构(西方现代花艺),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花艺界的一条导火索,有人即刻分清阵营,有人激流勇进,有人漠不关心,还有人爬上墙头,死命诋毁,恶意中伤。但不管怎样,任何趋势的出现必须经受实际案例的检验。

好,下面,让我们来观测:

那些学了架构的花艺师,有没有穷困潦倒?

(一)

被观测人:林子涵/小原流三级家元教授
地标:深圳;

对于子涵,光环太多,一一而列,会感觉不太符合她的内敛特质。她就如一块温润软玉,散发出的热度,颇具疗补功效。

在今年1月的鹿石首期架构课上见到她,顿觉宽慰:架构并非与“粗枝大叶”“毛糙不堪”“艰涩”等同,小女子一枚,亦可做得来。

虽早与日式花道结缘,但这并不影响她去研习各大花艺流派。材料,技法,形态,创意,这在她成为一名出色的空间装饰设计师前,彻底对她进行了一次“升级”。

“日本花道讲究定式、规范。”子涵说,“但架构让我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创意,不再拘泥于花的造型,并借用各种天然的材料,各种技巧来完成自己设想的作品。”

北京玺萌样板房花艺装饰/设计师:林子涵

比利时FLEURAMOUR国际花展/林子涵

从茶道入手,子涵做了两家店,专接空间装饰配套设计,并在今年下半年创办了7th GARDEN(第七庭园),以植物设计、花道培训、户外家居为主。尽管事业发展迅速,但作为荷兰灵感花艺大师Pim van den Akker的高徒,子涵对未来还有更多的设定与期望。

林子涵
7th GARDEN、福器工坊品牌创始人
日本小源流派花道三级家元教授
西方现代花艺设计师
香港国际花友协会会员
台湾中华花艺基金会会员

(二)

被观测人:黄彤/上海“一朵花店”主理人
地标:上海

从互联网投身花艺行业,一个敦实的上海男人,这本身需要勇气。但黄彤他做到了。两年前,“一朵花店”的开张,预示着他即将正式入行。

一年多时间,眼看零售流水不见长,商业嗅觉灵敏的黄彤将眼光瞄向了宴会设计与企业用花领域。而随着国内大众消费的升级,市场上的传统设计已经不能满足现代人群的审美。在此形式之下,黄彤觉得可以作为一次契机,来一次突破。

黄彤是与子涵同期的鹿石首期架构花艺班学员。课堂上专注而勤思考,经常“叨扰”老师寻求各种问题的答案。同时,也是收获最大的一位学员,不以专业经验论成败的“半路出家逆袭派”。

大观·自成国际空间设计

“还要努力!”这条路,黄彤说他才刚开始。

(三)

被观测人:郑贤永/“会心花艺”老板娘
地标:合肥

开花店六年有余,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的热爱,会心姐说她一路走来非常幸运,总是会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从传统花店店主晋升至高阶花艺师,这份机缘来自于一段历练。2016年3月,当她第一次来到鹿石时,原本内心忐忑,但Alex的一句调侃便化解了这份紧张。

“我们每天都是在享受自己的工作,而不是在坚持做这份工作!”会心姐说,“Alex的这句话很让我感到很幸福。”

对于会心姐来说,架构带给她最大的影响是让她彻底地搞明白,花怎样才能表现出灵性!

“目前从事花艺行业的从业人员大多是在花店的日常中成长起来的,所以每次我在给新手上花艺课的时候,都会很认真的问大家,‘你们真心喜欢花吗?’。而只有在这种热爱的基调之上,才会真心接受更有深度的内容,去真正探索花艺设计的真谛”,会心姐说。

2016南京花艺大赛/第七名

2016中国西部插花艺术大赛/二等奖

对于花艺,如今,会心姐已经踏上了一条新路。由于一次契机,花店经营,花艺教学,打比赛,会心姐的花艺职业生涯重新被改写。而且,愈加精彩。
(四)

被观测人:朱继业/国内知名花艺设计师
地标:河北

作为中国花艺行业的中坚,朱先生对花艺事业付诸了全身心血。从一家传统花店做起,到如今辗转国内各大顶尖赛事,并结各国优秀同仁,他对花艺的热爱实现在每一段他的职业历程中。

2016中国杯花艺大赛/朱继业

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种“老派的朝气”——甘于磨砺,敢于接纳。

16年4月,朱先生来到鹿石,不以前辈身份自居,向德国先锋花艺设计师Jurgen Herold欣然讨教,深入西方正统的花艺教学体系。

而除了从事花艺文化推广的工作,在对待工作上,朱先生追求无止境的探索与创新!对于花艺创作,他有着自己的执着与激情,对花艺的未来充满信心!

2016中韩花艺交流会/设计师:朱继业

“每一件花艺作品的完美呈现,都如同享受了一次身心愉悦的旅程!”

关于架构,朱先生这样理解:

它不等同于造型设计,也就是说不能把一件花艺架构作品,做成一件雕塑或者艺术品,再去用鲜花装饰。架构花艺是现代手法的设计,它可以体现出一个花艺师的设计能力,对空间和张力的把控以及应用能力。它还能够加深花艺师对植物特性的了解,将花与架构完美结合。

如果将架构花艺作品作为商品销售,由于其本身的特质,同样也会得到顾客的认同与关注,当然,会有一个接受的时间,但绝不会太长。

架构的应用将成为花艺设计师的一把利器!
—————————————-

关于“架构”,她们都已上路:

湖南长沙繁趣花店的小呆姐
南昌NAASTOO花店的主理人张娜
北京独立花艺设计师Sammi
南京花狐花店主理人Nana
……
当然,我们能致以客观的评说,用真实案例来展示,但绝不会武断地用“好”或者“不好”来评断,中华传统花艺也好,日式花道,又或是西方现代。

时代易变,趋势也总在多样性递进,我们都在一步步摸索着朝前进发。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