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一意孤行的转行派,有没有掉进花艺的坑里?

“别转行,入行即入坑。”

花艺师的这个头衔,太过耀眼。但听到身旁好友的良语箴言,总觉得这不会是件多金惬意的职业。

但实际情况是,转行的朋友,很多!

微跨,小跨,大跨,一下子都投身花花世界里。各种性格和前职业属性充斥碰撞着,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难以明说的苦与乐,或愉悦,或烦恼,或孤独,或热诚,人生有没有真的变得不同?

建筑师,医生,大学教师,媒介经理,全职妈妈,火锅店老板,央视记者,形象设计师,政府职员,办公室文员,财务主管,服装设计师,咖啡店主,品牌顾问,IT精英……

列出15个职业来毫不费力,转行的风向标似乎已经朝花艺行业“偏移”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如果消费升级意味着生活品质与意识的提升,那在职业选择上面,同样不乏理性与感性的调配,而不是一面倒向。

——对于转行,有些人没有回头。

好,下面,让我们来观测:

那些一意孤行的转行派,有没有掉进花艺的坑里?

(一)

被观测人:董萌
地标:唐山
职业:财务会计,6年
目前现状:花店装修中

对于一个做了六年固定工作的女孩来说,转行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要不得!如果这个女孩颜值还高,那更要不得。优仕生活兼貌美如花,何苦要置换另一种未知的人生?

制约的因素太多,舍弃与未知,利害双倍。

“在大家眼里,会计做事很规矩,交际圈子小,的确,这会是制约我转行的一部分原因。而且于我个人而言,不善销售,不懂营销,也应该会成为转行初期的一个瓶颈。”董萌说。

但在这之前,她只想认真绑好每束花,做好每一个设计。“哪怕之后一天只卖出几束花,但相信时间久了,大家会明白我是在用心做花、做事情。”今年4月的基础课上,董萌对即将开展的事业满怀憧憬。


4月基础花艺课/鹿石

半年时间的市场磨合与历练,平日里她会给朋友、客户做一些产品,也会外出接一些项目,苦累不轻言,但幸福感愈加强烈。在董萌的朋友圈里,你能捕捉到她的每一个状态,并清晰看到一条越加美丽芬芳的花样人生。

来自董萌的一段话: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便有想要开一家花店的小梦想,它慢慢在心里生根发芽。

很难想象,在第6个年头我放弃了不累心,不操心,没压力,朝九晚五的工作环境。换一种方式来继续之后的生活状态了…放下安稳,重新开始。当初那个幻想着一年四季有花陪伴的日子一定要去实现。

在乍暖还寒的春天,我拿起了花刀,系上了围裙。认识到原来心无旁骛安静做花还可以这么专业及美好…时至今日,我庆幸自己正确的决定与坚持,真心想要的就要去努力实现。如今我是激动的,多年前那个梦想就要实现了~路上会有荆棘有辛苦但我相信我会一直安静稳稳的用心做下去,开家温暖的店,遇见温暖的人。

董萌的品牌花店“花述”预计于年底前装修完毕并投入运营,预祝她2017开工大吉。

(二)

被观测人:汪琳岩
地标:天津
职业:形象礼仪讲师,4年
目前现状:花店装修中

来鹿石之前,她是一枚飒爽的形象礼仪讲师。而现在,左手花店,右手讲台,“它们终究会完美的结合”,琳岩说。

“转型”对琳岩来说并不陌生,她觉得用“增加技能和开拓视野来形容”更为贴切!从事形象礼仪讲师工作也有4个年头了,帮助很多人从外在的穿衣搭配到内在的修炼,到达他们的理想状态,以及为大小企业做内部礼仪培训。这个过程中她感受体会很多,并逐渐爱上了花艺。

用她的话说,“焚香、品茗、插花、挂画,谁又不喜欢呢?”

而对于一个花艺新手,需要摸索的又太多。花材辨知与养护,花材的组合,场景式的花与器搭配,讲究程度堪比专业服装搭配。但幸好它们有相通之处,诸如色彩搭配,场合的协调,还有人与花的量感大小设定等,琳岩都可以轻快上手。


8月花店经营管理课

而在她师从德国先锋花艺师Jurgen Herold后,感触更深 ,“从没想到这个行业还可以如此阔深”。


Dominique、琳岩与Jurgen

对于现在的状态,琳岩它们说并不冲突。礼仪讲师的工作继续,自己的花店也在装修中。当然,一切才刚开始,有期待,有憧憬,有好奇,也会有未知的害怕,这让她想到一句话,“有勇气不是没有害怕,而是害怕还要前行!”

(三)

被观测人:张蕾
地标:北京
职业:央视记者,5年
目前现状:工作室筹办中

她叫张蕾,花蕾的蕾,名如其人,貌美如花;
是一名记者、导演、编剧兼演员.

“不装b了,其实我就是一名优秀的电视农民工”,热情大咧的张蕾笑言。

谈到为何要进入花艺圈,她没有太多硬理由,“可能觉得跟花有关的女子更显温婉吧!“于是在INS和Facebook上,张蕾考究并关注了各个国家的花艺大拿,并时常守候更新。

时不时的看大师们的作品, 但没有深入学习,总感觉不解渴,也因此与鹿石结缘——成为一名花艺师这件事,也开始变得触手可及。


2016年4月,鹿石花艺基础课/张蕾

在鹿石的半个月,收获了专业,结识了一大帮挚友,“这里打开了我对幸福的另外一种认知。”而随着学习的深入,对于花艺,她愈加觉得学无止境。

16年6月,前往韩国花艺行业考察,并向世界花艺冠军Alex Choi(鹿石花艺导师)讨教学习。


16年9月,因为签证的问题,张蕾飞去比利时给Rudy Casati做助理的计划落了空,怒P几张照片,姑且安慰自己。


同期的Per Benjamin婚礼花艺课,她又来了。

捋一捋张蕾的花艺简历,可圈可点,有热情,也有态度。虽然新闻行业她已施爱已久,但为了一份可以温养的事业,张蕾也必须做出选择。

目前,她已经在着手筹办自己的品牌花艺工作室了,眼看着这个热络的女孩在一步步迈向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们只有祝福!


关于转行的计划,她们也正在实施:

迪拜媒体人杨煦的花店正在筹办中(1606婚礼花艺班学员)
火锅店老板娘侯晓甜的花店正在筹办中(1609花艺基础班学员)
美国教育学博士Micky的工作室正在筹办中(1607高阶花艺班学员)
北京整形师小厨的品牌花店已经投入运营(1605高阶花艺班学员)
湖南建筑师文芳正在试水(1601基础、1605高阶班学员)
……
这群人,她们从没试想过与花艺结缘;也未曾试图将自己设定为一名花店主理人、花艺师的身份;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放弃一份优仕的生活,投身另一个未知领域。但如今,每个人都打破桎梏,走了出来。


转行、跨界,或许是对中国花艺行业元素单一现状的一次填补,但也不代表可以浅走在专业花艺领域的边缘,不讲究、草率。借以专业教育与市场磨练,假以经验积累,他们也定能与专业者于市场、与赛场同场竞技,将这行催生得愈加风光旖旎。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