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闹市,鲜花、咖啡齐飘香:Amy与她的“1288”咖啡馆

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不会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了。我喜欢花艺,喜欢咖啡,喜欢有品质的生活,那就大胆地去追求——人工作,不应该只是为了一口饭,一套房。

 

 

和童惠聊天,就像与一个相识多年的挚友畅谈,自始至终都是那种简单而舒适的感觉。无需拘谨,也没有刻意。

虽然她戏虐似的坚称自己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但眼前这个灵动清秀的姑娘分明元气满满,一脸胶原蛋白。

眼下,童惠经营了一家咖啡厅,名曰1288。没有浮夸的文字造作,只是简简单单的取了店铺的门牌号。

 

 

这是一家坐落于宁波某商场一层的咖啡厅,楼上有电影院。

午休时间,下班高峰,周末时分,这里总是聚集着年轻的男男女女。童惠在吧台前茫茫碌碌,笑脸迎人。

“在咖啡店忙碌的时光,对我来说是一种圆梦的感觉。尽管这个梦,我已经做了有三年之久。”童惠笑着说。

 

 

在这家面积约150平方米的咖啡店里,有一个小角落静静伫立,宛如是整间咖啡厅中的一个小小的留白——这里是童惠另一个梦想的归处。

“在早先规划咖啡店时,我就专门留出了一个区域,未来打算将卖花和卖咖啡结合起来。所以一直也没有大动作,顶多是摆些鲜花和干花。”童惠介绍说。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些小小的点缀,竟然吸引了不少前来喝咖啡的都市潮人儿们。如此,童惠想要“卖花”的念头便更加坚定了。

考虑到自己没有基础,为了尽快上手,她决定走入课堂。

 

 

谁料这不学还不打紧,学完之后,“卖花”的念头反而从童惠心中彻底打消了。此言一出,惊出了小编一身冷汗…..

短暂的冷场后,童惠哈哈大笑的解释到:“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再走传统的‘卖花’路线,而是想要转而做有设计,有灵魂的花艺设计。”

 

 

原来,早在没有学习花艺设计之前,童惠对于“花艺”的认识,一直都略有偏见。

她说:“你知道的,之前在我看来,花艺无外乎就是那些包装华丽的999玫瑰,或是零售的鲜切花。满大街都是,要和他们竞争,我心里还是挺打鼓的。上完课之后,最初的认识就全被颠覆了——原来花艺还可以这么做啊!”

 

 

一时间,童惠的头脑中蹦出了许多的灵感和创意。有的时候,直到深夜,脑中的想法还在激荡不已。

“芦苇杆,制作成品花束留下的小枝小叶……对于花艺师来说,哪里有用不到的东西?分明全是宝好吗?这些,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童惠激动的分享到。

说来也怪,没有艺术或设计专业背景的童惠,对架构特别的感兴趣:

先用藤芯和柳枝搭建架构,百转千回,形态随心;再用美美的鲜花去完成作品。这过程简直是让她着了魔,着了道。

 

 

这之后,对于咖啡店那片小小的空地该如何利用,童惠心里也有谱了。

谈及未来的发展,她这样告诉我们:“宁波的生活节奏很快,物价某种情况下甚至会比北京还要贵一点,消费能力还算是蛮强的。”

“对于花艺而言,市面上还都是一些老派的花材和传统的产品。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作品,用设计为鲜花注入灵魂。让大家可以看到:花艺产品可以如此丰富。”

 

 

尽管一切都在向着梦想中的方向不断靠近。但她的决定也让一部分人十分不解。

有质疑声,也有来自朋友善意的提醒:你都到了这个年纪,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折腾呢?要是做不好,之前的努力不就全都赔进去了吗……

对此,童惠往往是莞尔一笑,不去解释过多。她清楚,有一种人生是自己想过的,与他人无关。

 

 

 

这一张照片,是十岁的儿子为童惠拍的,她很是喜欢。儿子眼中的妈妈:俏皮一如少女,勇敢追梦,从不轻易言弃;也从不畏惧任何的挑战和未知!

 

 

如今,童惠的事业风声水起,又有“花艺”点亮平庸的生活……静坐在自家咖啡店中的她不禁一脸怡然自得。

这正是她想要的生活了:一杯咖啡,一捧花香。一切都刚刚好,一切也都会越来越好。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