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艺培训“专业度”测量有没有一杆标尺?

中国花艺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已经着实惊诧了业内外人士,鲜花速递OTO商业模式,线上专属定制服务,这些都已经成为现实。以每年20%的需求量递增,预计到2018年,国内花卉行业销售总额将达到2881.44亿元,面对如此一大份前景蛋糕,似乎没多少人能按捺住不动心,尤其是已经磨刀霍霍的一众花艺设计师们。

1.webp

 

早在两年前,国内高端品牌花店异军突起,大打情感牌,花艺设计产品的情感附加值随即成倍增长,这种好势头可以从近年来的各路故事营销中窥见。

2.webp

 

成于情感,而又“毁”于情感,当情感引领着我们重拾细腻情怀时,作为设计类产品本身需要凸显的设计价值却被忽略了。所以,当花艺设计的设计价值和商业价值观开始强力反击情感取向时,后继无力的我们都无可奈何,然后整个市场陷入了混乱状态。所以,站在产品的角度,专业花艺设计师需要明白,如果产品不够极致,营销也就无法经典与广泛,这两者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是不可脱节的。

国内的花艺设计师缺乏的是什么?

 

3.webp

 

德国花艺设计师Jürgen Herold作品

站在产品设计的角度,国内的大部分花店探不清其中的奥秘,用路人的说法“土到爆”的花艺产品在市面上层出不穷。那中国的花艺设计师缺乏的是什么?2年前的情人节笔者走进一家生意火爆的花店,店面不大,但却异常招人气,一束10枝玫瑰的小型手捧(带花托)搭一些配草售价220元。暂且不说价格,整束手捧单从外观上看由于花量太少而成为刺头一般,结果并没有很多顾客发难。由此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国内顾客的“不挑”“容忍”造成了花艺师的不讲究?还是说这是一种审美上的共识?

后来和很多花艺师朋友聊起这个话题,他们说“店主只能做成那样,顾客们也没见到过更好的,谁又会刁难谁呢?”由此引出的回答值得我们深思:既然每个行业都有领跑者,为什么不能引导民众正确的审美?是该怪罪于花艺师还是从业者输出平台?

 

4.webp

 

荷兰花艺设计师Pim van den Akker作品

花艺设计师门槛已经大大降低

在西方国家,正规的花艺设计师是需要通过进修3—5年后拿到专业学位证才可以入行的。而目观国内,这个门槛已经大大降低,当然,这和国情有很大的关系,毕竟国内还没有专门针对花艺设计专业深造的高校,而且我们实在不了解这个行业。所以,凡是在花店待过几个月的,都会被我们称为花艺师,不论水平好坏。而正是这种观念和现状,将中国的花艺师的平均水平愈加拉低,如此,国人也见不到真正好的作品。

 

5.webp

6.webp

 

花艺培训,培训什么?

就近几年国内的花艺行情,很多花艺设计师会因为缺乏灵感和技法而止步于一个低端平台,收入和生活状态也不太乐观,而正是这种对于职业素养提升的必要需求让国内的众多花艺培训机构也随之兴起,花艺培训的大好时期也全面来临——从2012年至今,花艺行业涌进不下于20000名“花艺师”,而带来的弊端就是,培训机构层次不一,花艺设计师良莠不齐。

 

7.webp

 

就成都地区来说,不下于700家花店已经让成都成为了国内花艺行业发展重点区域。而随着成都与国际接轨,大众的审美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国内平均水平,这也决定了当地花艺师进行提升的必要性。

那么,如此众多的花艺设计师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契机在哪里?这就有关国内的花艺培训机构。拿北京的花艺培训机构举例,算上全国覆盖经营的培训品牌,就有接近20家,每年从这些培训机构走出来的花艺师就有几千人,当然,每一家层次水平不一。那么问题来了,怎么去考量这些准花艺设计师的水平?花艺培训讲师的能力鉴定有没有一个标准?这就需要综合评估这些培训机构了

 

8.webp

 

那行业内有没有一杆标尺来测量这些培训机构的专业度呢?北京鹿石花艺培训机构的花艺负责人Graeme Chiang说,“花艺设计,注重设计,也看重个人艺术修养的提升,但是一切还是要以广泛而又扎实的技法为基础来表现”。

花艺设计是职业,也是手艺,要能让学员在大浪淘沙的花艺行业利于不败之地,就要确保他们能够获得足够的职业技能,紧接着便是审美、艺术修养上的提升,而这些才是一家有责任的培训机构应该做的。

 

9.webp

10.webp

 

说到未来发展,Graeme Chiang说,希望他们的学员能真正的成为中国高端花艺师行业的一线领头者。

11.webp

 

中国的花艺行业正在朝国际化迅速发展,但是中间注定有弯路要走,但是,这都是后话了。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