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清平乐》, 赏宋代美学之插花艺术

null

 

当下正在热播热议的古装历史剧《清平乐》,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

 

该剧以北宋时期为背景,以宋仁宗的一生为线索,将风起云涌的朝堂之事与纷繁复杂的儿女情长娓娓道来。

 

nullnull

 

宋仁宗执政的时期被美誉为“仁宗盛治”,可谓是文人无不向往的时代,而说到宋代的文臣,相信背过中学语文课本的朋友也都不会陌生,晏殊、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

由于宋朝重文轻武,因此文人墨客谏言参政,也自然是该剧重要的篇幅,我们也有幸借此剧看到一个个被生动描绘的臣子们的性格。

 

nullnullnull

 

尽管剧情的节奏使得大家对此剧的评价好坏参半,但通过剧中人物的服饰、室内的布景与道具等设计,我们还是能够感受到宋世时代的文化兴盛与社会繁荣之景。

 

nullnullnull

 

提到宋代便不得不说,它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高峰时期,宋人吴自牧在其笔记《梦粱录》中曾记载:“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此便是文人“四艺”的雅致生活。

 

而在《清平乐》中,大家是否还记得这一场景:

 

四位美人坐在精致的台案前,边插花,边谈笑风生。

 

null

 

而未来的“皇后”曹丹姝面前的兰花,则是运用源于宋代宫廷雅事插花的易花道“一元式”花型,来表现“曹皇后”的蕙质兰心。

 

null

 

那么说到宋代的插花文化,不仅讲究复杂,样式繁多,并且得到了很广泛的普及。从宫廷到民间,再到宗教,均有不同的插花类型。

宋代宫廷插花按照使用的环境和目的,可分为两大类:礼俗插花与雅事插花。

 

null

 

宋徽宗《文会图》(局部)

礼俗插花主要用于节日庆典活动,以及日常的宫殿装饰;而雅事插花则多出现在文人雅聚、书斋斯文等场所。

这两类插花不论是所用花器还是选用花材均有极大的差别。

 

null

 

宋徽宗《听琴图》(局部)

南宋周密在《武林旧事》中,记载了宫内赏牡丹的隆重与讲究:

“堂内左右各列三层,雕花彩槛,护以彩色牡丹画衣,间列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御衣、照殿红之类几千朵,别以银箔间贴大斛,分种数千百窠,分列四面。至于梁栋、窗户间,亦以湘筒贮花,鳞次簇插,何翅万朵。”

宋代插花之华丽,在李嵩的《花篮图》、台北故宫所藏《华春富贵图》等绘画中,可见一斑。

 

null

 

南宋李嵩《花篮图•冬》

 

而在民间,插花自然不能像皇家宫廷中般奢靡,但也还是要讲究的。

 

在北宋董祥绘制《初韶萃庆图》中,两三种花卉植物插制的三主枝造型插花已经出现,显示民间插花创造出了雅俗共赏的新花型。这类形式,后来成为中国插花最重要的形式。

 

null

 

北宋董祥《初韶萃庆图》(局部)

 

由于插花艺术极其受文人的喜爱,关于欣赏插花的诗词也有很多。

如高翥的《春日杂兴》“多插瓶花供宴坐,为渠消受一春闲”;

苏辙的《戏题菊花》“春初种菊助盘蔬,秋晚开花插酒壶”;

杨万里的《赋瓶里梅花》“胆样银瓶玉样梅,此枝折得未全开。为怜落莫空山里,唤入诗人几案来”等。

 

null

 

宗教插花也同样有多重样式,总结起来基本都延续自唐五代时期的对称庄严的规制。

 

null

 

宋李公麟《维摩演教图卷》(局部)

除此之外,宋代的花事也十分兴旺,前朝有花朝节与牡丹花会等重要活动,而一些节日插花更是成为民间习俗。

 

据南宋《西湖老人繁胜录》记载:“(五月)初一日,城内外家家供养,都插菖蒲、石榴、蜀葵花、栀子花之类……寻常无花供养,却不相笑,惟重午不可无花供养。”

 

null

 

宋(传姚月华)《胆瓶花卉图》

宋代是中国古典美学思想的高峰,代表着中国传统生活方式的独特审美。

但对于插花艺术,由于没有专论文献,各类资料都散布于不同的书籍和绘画当中,缺乏系统的归纳整理,因此被提及的频率远低于明代插花,后人对其的了解也是甚少。

 

null

 

因此,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制作精良的影视作品,可以为中国优秀的传统艺术宣传与推广,让我们对此有更多的了解,且更好的使其得到延承与发展。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