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一家花店,并不只是为了卖花”

 
 
 
 
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
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莫泊桑《一生》
 
本期讲述人:李曌
– 这是讲述专栏的第49篇文章 –
 
 
 
 
 
我叫李曌,广州人,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贸易专业。从大学安稳毕业,仅至此,与花艺没有丝毫联系。
 
回想起来,与花艺的结缘是因为工作原因。
 
巴黎展览现场郁郁葱葱
 
 
 
由于工作性质,每年我都会有两次出席欧洲看展的机会,因为我以前的工作是做家居软装陈列的,每次去都看到别人的陈列多多少少会运用到花艺,当时就想尝试一下是否也可以这样做。
 
 
 
 
 
 
 
 
鲜花虽然不是整个场地最重要的因素,却是点亮空间无法忽视的存在。
 
艺术是没有既定界限的,虽然之前的人生与花没有交集,但是带着那份憧憬,我在2017年初开始研习花艺。
 
 
 
 
经过不断的学习,直到2018年5月18日,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花店。开花店的意图属于我对鲜花的一种情怀,对美好与浪漫的向往。
 
怀揣着这一段绮丽的梦想,我从花艺入手,重拾对设计的兴趣。
 
 
 
 
 
花店开业,我给它取名为「白蕊熹」,象征平凡路上清新脱俗,纯白简洁的寓意;熹,取自晨光之熹微,光未盛时的微明,希望能做到用花点缀生活。
 
白蕊熹,就是我对花艺的执着和初心。
 
与学员在花店门口留影
 
 
 
 
 
诚然,似乎一切没那么尽如人意。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刚开始时花店只有我一个人,包揽了所有的琐事,事情不仅繁杂,而且繁重。有时候会累到心灰意冷,觉得前路看不到方向。
 
 
 
 
 
 
面临重重困难,我才发现做鲜花行业,光有一腔热血还远远不够的。要在行业内生存下来并不容易,做行业的佼佼者更不容易。
 
我一直以来都希望把家居软装和花艺结合,而不是单纯的制作花束或花盒等商业用品,也不是简单的开个花店卖花而已。
 
咖啡厅空间改造项目
 
 
 
 
 
如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鲜花不再是奢侈品,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欣赏美,制造美,而我想做的,就是给予他们更多的选择与设计。
 
 
 
 
 
 
 
 
就这样,我关注到了花艺的架构。
 
之前在ins平台一直都是关注陈列方面的作品,后来慢慢关注了花艺设计后,才知道花艺架构原来是一种极具超现实美感的形式。
 
两年前,我被荷兰花艺师Hanneke Frankema在ins上发表的一系列作品深深吸引,奢华到极致的精细,金光熠熠的材质,简直完美。
 
Hanneke Frankema作品
 
 
在很偶然的一个夜晚,我居然看到她来北京鹿石开课的消息,就在距离开课前的几个小时,我报名了她的高阶课。这样的惊喜来得突然,让我有种被砸中的幸福感。
 
 
 
 
 
 
在人生中第一次架构课上,我被Hanneke老师的作品深深震撼。这不是单纯的花艺设计,而是一个奢华的工艺品,每一个作品的做工都细致到完美。
 
 
 
 
 
这节课特别符合我的胃口,做自己喜欢的事,永远觉得被时间推着走,很快,6天的学习就结束了。
 
 
 
课程结束,我带着跟老师学习的态度重新定位自己,重新去设计新的产品。
 
 
 
 
 
 
 
学习的脚步从未停止。
 
在2018年12月,我报读了荷兰DFA,想从最基础的花艺资格证开始考起,让自己不再是普通的卖花人。
 
 
 
 
 
 
 
 
今年6月份,我参加了鹿石Tanus Saab老师的大型空间专修课程。空间设计是我一直想尝试的领域,所以早在3月份的时候我就早早报名,等待付诸实施的这天。
 
 
 
 
 
 
在这节令人叹为观止的空间花艺课堂上,我也找到了更多花艺的可能性。
 
 
 
 
 
 
抱着想有更好的环境和大家上课与交流的想法,更想让每一个有灵魂的花艺师找到自己的“归宿”。在今年五月份,我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地址是广州番禺区兴南大道348号招商城市主场1栋918单元。
 
工作室一角的桌面
 
 
 
 
 
花艺师,这个温雅的名号,有一颗善于发现美的心。
 
这群人擅长把虚构变为现实,把想象化为美感,从构思、到建模、制作,最后的完成,都用自己的双手在一点一点的实现梦想。
 
 
 
 
 
就如白蕊熹一般,剥开花蕊,能看见里面的花心。轻匆一瞥,好似人生的积淀,经历沉浮荡漾,留到最后的还是那份曾经对美的执着追求,一如我对花艺的赤子热忱。
愿我们都能永远如白蕊熹一样,向着纯洁,美好,阳光的方向努力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