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哈佛博物馆也是个重度花痴!

荒野凌乱

却由秩序而生

扎根向地心深处

也能伸展到莽莽穹苍

时而占据视觉焦点

又能在角落悄悄蔓延

这就是植物

占据世界99.7%生物总量的生命体

敬畏自然,喜欢你

 

 

脆弱而生机勃勃的植物,对于我们这样唯一具有文明世界的生命群体来说,当然十万分的想要将它们从古至今,完美收集。植物科学绘画、标本博物馆应运而生,将它们的容貌花色完美记录,只不过都是平面的。

 

 

而后又诞生了植物园,但对于科研与爱好者,还是无法让时间定格,同时看到不同的生长阶段、品种、种子、完美还原的色泽、内部构造……

 

 

“你可以将植物放在罐子里,但是它们会失去颜色,只会沉到底部。”哈佛博物馆负责人说。

 

1853年,哈佛大学的第一任馆长George Lincoln Goodale参观了捷克玻璃厂商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的家,栩栩如生的鲜切兰花就如同在他脑海中绽放的一般:每一朵精致的花瓣和弯曲的茎干都由玻璃打造。

从此,玻璃花展览馆成为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是波士顿真正的梦幻展馆,并被称为“Blaschka玻璃植物收藏馆”。

 

该收藏最近由专家整理并使用新的表面处理和水晶玻璃进行了清洁和翻新,以增强其作为教学工具的功能:今天对所有的博物馆观众而言,最初仅仅对教学而言。

 

其中有700种开花植物和非开花植物。是的,它们都是玻璃的。这些花朵的每一处细节,包括根球,茎,叶,甚至污垢,都是由玻璃制成的。在这里,常常可以听到访客们难以置信的喘息。

 

 

这些玻璃大师知道如何观察,植物的细节被放大了许多倍,例如,下图羽扇豆花粉颗粒被放大了1500倍。

 

 

除了精美的造型之外,它的精准度和教学意义绝不可以被忽视。许多昆虫传粉媒介的玻璃模型,它们显示了蜜蜂、苍蝇、蛾、蝴蝶及其对特定花朵的适应性。

 

 

到这里参观的时候,我们可以不断提醒自己:这些都是玻璃。

 

 

植物的质感可以通过玻璃的通透性完美展示,这样的艳丽色彩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是多么完美的艺术品。

 

 

作为植物深度痴迷者的我们也许无法想象它到底是如何从玻璃绽放成一朵花,但我们可以想象,它将继续激发全人类对植物的热爱。

坐标-花园博物馆

我们不见不散

Tagged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