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艺师,其实你不需要太浪漫

英国作家布鲁克纳在《天意》中写到:

“浪漫主义的主人公们好像总是游荡在废墟里,或者是瀑布旁,或者是山里;他们总是在思考永恒,或者在发疯;而且众所周知,他们都认为满怀希望地旅行比抵达终点要更好。在无法忍受的境况中无休止地说理,却依旧被这样的境况所限,这是浪漫主义者的特点。”

 

 

如果你在花艺这行感受到了太大反差,请停止抱怨,因为,真正的花艺师,从不需要太浪漫。

 

 

研究幸福的文献认为,最能让人深刻感到满足的心理状态之一是“心流”。它的意思是,你沉浸在某事之中,甚至忽略了时间的流逝。如果找到这样的工作,你将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最幸福与最浪漫,我相信你一定会选择前者。

因为,太浪漫就意味着:
换水打刺可能会折损你的仪表
连续八个小时工作会撬动你的底线
顾客的犀利言辞会谋害你的自尊
……

 

 

但对于追求幸福感的花艺师来说,这些一个个轻巧得如同随身物件儿,拿得起、放得下,倒为追求纯真幸福增添了一份使命感。

用她们的话说,“怀着一颗浪漫的心,做好眼前的事儿”。

 

 

E·B·怀特曾说过:“每个人在他人生的发轫之初,总有一段时光,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只有抑制不住的梦想。”

对于此段慨言,身边感同身受的朋友不在少数,朝着花艺行业进发的朋友更占据了半壁江山。她们来了,留下,走了。

即使总会有传递温热的案例慰勉我们,但埋怨之言总也回绕耳际,但幸好,源头不是那些我们钟爱的那一群人。

16年3月,北京鹿石,Daniel Ost连续两天每天长达10个小时站立,亲自处理每一枝花材。

 


Daniel Ost in SIKASTONE

其实对于浪漫,所有的花艺师都曾将之作为入行契因,回头想想,最重要的,是拥有为这份情怀买单的能力。你不做踏实的事,却想享受快意人生,是否浪漫有些过头?
我对任何唾手可得、快速、出自本能、即兴、含混的事物没有信心。我相信缓慢、平和、细水长流的力量,踏实、冷静。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不自我建设,不努力,可以得到个人或集体的解放。
——卡尔维诺

 

 

春节刚过,情人节逼近,花艺师注定将承受春运压境般的高压。

怀着浪漫之心,推脱着眼前的不体面,这不是花艺师应该做的事儿。摸摸钱袋,你也应当直面这场“战争”!

最后,祝2017情人节所有花礼大卖,用心的你定收获丰厚!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