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逛花市的花艺师,没那么容易崩

 

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写过一个故事,大抵是说一个人如果实在走投无路,想要心窄寻短见,就带他去菜市场吧。一进菜市场,此人定然厄念全消,重新萌发对生活的热爱——这故事虽夸张些,但却真实。

 

 

昨天去花市,门口卖花的大爷支起小桌,一瓶二锅头,二两酱牛肉,还有一只切成四瓣的苹果,看见我们满脸喜气洋洋,我逗逗他问道:“花生米呢?” 他发自肺腑地笑得不由自己。

 

 

小时候随家中大人去花市,那时候北京的莱太花市还在,经常买兰花的大姐每天也笑嘻嘻的,她说每天两瓶啤酒,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喝完就下班。

 

 

“在最接地气的市场里,人就像化成了泥,融进了一个庞大、杂乱但温柔的泥淖中。越是有泥巴的地方,越是安稳妥帖。”

在许多城市里,花市和菜市场是不分家的,在柴米油盐的日子里,花市就像是那一撮最重要的调剂提鲜,为热爱生活的人上了一碟啖生活的开胃小菜。

 

 

如果我说逛花市和逛菜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什么爱逛花市的花艺师成果总是能更加优秀?

这一点,我们从许多名人大家的“菜市场论”中,也能找到规律。

 

 

充满生活气息的人更能洞察人间,紧跟潮流

我是很爱逛菜市场的。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市。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碧绿的黄瓜、红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汪曾祺

 

 

花艺师总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错觉,其实不然,有多少花艺师爱上花艺,是从花市开始的。那一簇簇一片片姹紫嫣红的花,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树,是生活中不期而遇的小确幸。

能够感知到细枝末节美好的人,最敏感。经常逛花市的花艺师,一定能察觉到最近最新品种和热卖的花,为自己的消费者带来最超前的视觉享受。

 

 

与上下游打成一片更能掌握一手资源,降低成本

菜市场永远是城市生活标尺。今天的城市人常去超市,而且是五脏俱全的那种超市,蔬菜并不是主角;菜市场则不同,卖家买家。

——马未都

 

 

控制成本,是花艺师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如果将花艺师与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相比,那花市就是物美价廉且材料新鲜的菜市场。

就像马未都说的一样,虽然超市里干净齐全,却少了最重要的人情味。一个花艺师走进花市,从打招呼的频率就能判断出,这位花艺师光顾的频率,也侧面体现出这人的业务专业程度。

 

 

经常在市场里的人才能获取最新鲜的花材,把控品质

买菜,是一种艺术,和烹饪是呼应的。好厨子不规定今晩要炒些什么,看当天有什么新鲜或新奇的材料,就弄什么菜。到菜市场去逛一圈,就像去了字画铺,像进去一个古董拍卖场,必须从容不迫,悠闲地选择。

——蔡澜

 

 

有人说过,花艺师就像是厨师,挑选市场最新鲜的食材永远是大厨的特权。经常逛花市的花艺师与花商之间默契十足,拿货也常常得心应手,无论哪个行业,最顶尖的材料都是有数量限制的。

经常逛花市的花艺师在人情光环下,自然更容易保证自己的花材永远是最靓的,自然也能“烹饪”出最美味的花艺珍馐。

 

 

闲逛、挑选、还价、寒暄

搬运、挑选、搭配、创作

在这些充满烟火气的细碎点滴里,

多少人得以在重压下稍稍喘息,

然后重拾对生活的热爱和勇气。

 

 

又有多少花艺师因为花市的存在,

而爱上花艺这一行业,

每一单生意或宽或紧都暗藏着温暖与较量。

要品味花艺行业看似高端表象下的烟火气,

来逛花市吧!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