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杀死我之前,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请允许今天的音乐和图片妖娆一些

据说,俄罗斯航班落地时,乘客例必鼓掌欢迎,以感谢机长的『不杀之恩』。

但当我走进一些花店时,容不得我极尽赞美之词,立刻就被杀死了。

那些杀死我的,是一帮有趣的家伙。

如同遍布祖国一、二、三、四线城市街边小巷的“西红柿炒蛋色”招牌,那帮家伙用统一的标准化和越发惊人的相貌时刻升华我们幼小的心灵,希望让我们取得和它们一致的审美。


这些家伙总是会在气氛欢腾的时候恰巧出现,
用最高的色彩饱和度和究极体态托起恋人的绝代风姿,
一起摇曳到天明。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它们总是成群守望在街角,
朝着一个方向,
粉扑扑,蕾丝漫卷,娇艳欲滴。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有时还会搭乘上节目通道,
向电视机前面的朋友们再一次印证这种
——“一致的审美”。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它偏爱熊宝宝,
和小白兔情同手足,
与喜洋洋推心置腹,
喜欢吃棒棒糖和巧克力,
享受被一圈一圈的爱包围起来的感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它几乎没什么缺点,
唯一的槽点恐怕就是
——总喜欢喷多彩的昂贵香水。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情到深处时,能受到初、高中时代大头贴或者艺术照的感召,
唯美得直叫人嘴角含笑。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它们不偏不倚,不卑不亢,存活于每一个中国人的柔软内心。它们是城市里的一道鲜花风景线.

它们是“中国10万+花艺主流审美”.

但是,把“它们”定义为“中国10万+花艺主流审美”,就打了太多人的脸面。然而这件事情,确实也怪罪不得它们——实用功能的花艺产品毕竟很契合现行大众的需求层次。

原研哉也曾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整体的文化一般也不会是太美的。”

然而,对于富于职业责任心与自我建设意识的花艺师来说。这并不是一套值得借鉴的说辞。你没有给到客户更好的,是因为你没有;或者,你不会。

街角琳琅满目的姹紫嫣红并不就榜示着中国人的品味变低了,而是国民中上层的审美在变高,才具备了评断与批判的软实力。而关于实践与开拓,行业中上层一直都在付诸心血、踽踽前

美国的心理学博士大卫·西伯里在自己的心理学著作中提出了“高尚的自私”的概念,他认为当代人最大的苦恼在于迎合和讨好他人的过程中逐渐失去了自我和自我实现的方式。如果你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说明,你正在试图改变。但如果你又抱怨,“我连饭都吃不跑,做什么高端定制”,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毕竟,那种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不是人人都能体会的。

母亲节快到了,送她一束鲜花吧,只求不大、不艳~

鹿石花艺,全外教先锋花艺服务机构
国际讲师 ▏进口工具 ▏LOFT空间
微信公众号:SIKASTONE-FD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