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市场相继关闭,我们离一个干净整洁的花市有多远?

曾经,坐落在朝阳区星火西路的花市是北京爱花人最常去的地方,也许有人在去花市的路途上曾经看到过一个玻璃房子,立着东风花卉的招牌。

那是过去的花市,因为政策原因再也没有开张过。

星火西路里一个低矮的预制板房变成了约定俗成的“东风花卉批发市场”,我们也习惯把它叫做星火西路花市,然而在百度或者高德地图上这样搜索“东风花卉”出来的还是那个闲置十年的玻璃房,“鲜花批发”是地图上星火西路花市正经的名字。

这样一个靠暗语才能搜到的地点,环境确实也像黑市一样拥挤混乱,所有踏入这个昏暗空间的人都在想,它什么时候能改善成真正花香四溢的好地方。

图片来源:新浪博客

去年大兴火灾之后,北京就迫不及待的疏解整治专业市场,不仅是各大快递公司的仓库关停,远近闻名百荣、动物园批发市场转型,花卉市场的改变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总得来说,花卉市场转型提升是好事,以后脏乱差的花市也不会再进入大众视野。但让人想不到的是,2018年年初,花市陆陆续续被举报消防安全问题,星火西路花市本该在今年四月份平稳过渡,却在二月底就提前关停,确实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2018年2月26日,近十年历史的星火西路卸下帷幕,只留一地狼藉。

现今,老星火的切花批发商分流到两个地点,一个在王四营桥南的盛华宏林批发市场内,一个在来广营曾经的盛隆豫源旧货市场

两地的配套设施都没有做完善,不过现在,王四营相对来说好一些

我们先看看王四营的花市,它处在盛华宏林综合批发市场内,这里有海鲜、副食、粮油、酒水、五金小家电等各种批发。

入口处就能闻到浓浓的海鲜味,经过海鲜批发的区域,切花与酒水区毗邻,场地外目前还是空白一片,没有指示牌,第一次去的话需要认认路。我找地方的时候路过正在装修的公共厕所,条件比星火好了一万倍。

门口没有明显的标志,我摸不清位置,看到一个抱着花的小姐姐立刻上前问她花市在哪里,她说,你站的这个地方就是_(:з」∠)_

进到大厅内空间十分宽敞,过道留出了干净的空间,棚顶采光也很充足,不再是星火那样暗淡密闭,能更好的观察花材的颜色。

原来花市卖进口花区迎霄、千日红、卖草花的崔海丽、王国强、卖马蹄莲的谷庆以及大部分百合、康乃馨、叶材的花商都来到这里。

关于特色的本地花商,市场也安排了一个区域给他们,再过不久就能看到新鲜上市的本地花材。

陈列区域用警示线标明,每个过道旁配有垃圾桶,每天有拖地车时时清洁,没有垃圾占道,也没有脏水遍地的情况。

美中不足的是道具资材很少,也许很快就会有新的商家补位。这里4:00 – 19:00全天营业,中午不休息,方便了好多着急补货的人。

那么搬到来广营的东风花卉市场呢?

东风花卉市场似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国产花商所在的四层小楼是原来的旧货市场,没有外墙装饰,甚至有不少破窗。

内部正在加紧施工,门口的大爷时不时会限制车辆出入。

20多家花商挤在一层空间里,摊位不足原来一半大,地面是没有抹平的洋灰,墙体也有些剥落,挑花的人踩在一高一低的薄木板上,地上的垃圾,拥挤的陈列,还是原来的味道

不过走到韩国老头的摊位上看到美美的银莲花、葱花、花毛茛的时候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芊卉家在云南有基地,经常可以在她们摊位上发现稀奇古怪的南方花材

芊卉家的两姐妹,早几年花商还没有往花桶里装水的意识,她们是最先开始这样做的。

至于道具资材的区域更夸张了,在楼后面搭一顶帐篷完事。

里面光线比较昏暗,但是老星火里做婚庆道具、花器和资材的商家,基本上都在这里。

进口花区在另一栋楼,这里以后会改建成花艺教室,有独立的小房间,现在临时安置的进口花商依次排开,连过道也占上了,也是十分拥挤。

由于迎霄和千日红的缺席,卖洋兰的漫彩和做玫瑰的三先生填补了这份空白,原先专做日本进口花的孚美扩大资源,有了荷兰货,也许是光照的变化,灿灿家的花也一改往日的死灰氛围。

孚美家的眼镜哥哥不在,把香豌豆往地上放,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爱惜花材的孚美吗?

跟卖玫瑰的尹姐聊天,她说这里的客流比之前好了不少,北京市的经济城北好于城南,星火关门之后,城北的人都来这里进货,加上离机场更近方便提货,能好好做生意,已经别无他求。

这里的营业时间和原来一样:上午 4:00-9:00, 下午 14:30-18:00

据说,这个新的东风花卉市场将定位转向高端,交易楼要设计为“欧式小镇”风格。“有专业的保洁公司,处理每日花枝垃圾,正式营业后市场还将增加体验式消费服务”,东风国际花卉市场与地铁站之间将设立低价摆渡车,以此吸引更多的个体消费者到店消费。

东风花卉市场改造意向图

在过去几年间,北京开始疏解整治专业市场,市内已有一批花卉市场或关闭或转型。

2016年,二环内的花鸟鱼虫市场“陶然江亭观赏鱼花卉市场”结束营业;

2017年3月和11月 ,名满京城的文玩花鸟鱼虫市场“十里河天娇文化城”、“西三旗通厦花卉综合市场”先后关停;

2018年春节前,位于北三环联想桥附近的“北京中蔬大森林花卉市场”也贴出了在2月15日前关闭的公告。

丰台区的花乡则是将疏解与提升工作同步进行,随着老牌九州汇通花卉市场关闭,那里的切花批发商已经进驻新的花乡花卉市场,花乡将利用161公顷的规划绿地来建设花乡花卉历史文化博览园,整改提升后,将向发展绿色新型产业转型。

去年来到巴黎花市的时候,看到新鲜可爱的花与叶,整洁有序。精神饱满的的陈列在明亮宽敞的空间里,这才是对待有生命的产品应有的样子。

中国花市达到这个水平需要多久?

给大家讲一个鹿石老师的故事吧,Jan Aartsen(我们叫他老杨)出了名的爱花,去花市就苦口婆心的劝人换水,别卖不新鲜的花材,一旦看到有花商把他选好的花暴力分拣扔到地上,他都会义正言辞的呵斥。

花商见到他都规规矩矩,被他发现花桶里没装水也会不好意思,运输的时候海绵都要多垫一层。

即便是把花当死猪肉看待的花商,在老杨面前都不敢造次。

中国花市环境改善的那一天,就是各位的消费意识,对材料质量的要求提高的那一天。

​鹿石微信:SIKASTONE-STEVE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