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传宗接代,兰花也是拼了!

 

兰花向来被誉为花中君子,兰科植物是被子植物中非常重要的类群,殊不知,花中君子在私下也“狡诈”的很。

我们都知道,动物的雄性会欺骗甚至胁迫雌性交配,而显然兰花也很擅长这种欺骗的把戏。

兰花的特别

兰科,是天门冬目兰科的单子叶植物,他们的花朵非常独特。

以这朵观赏用的蝴蝶兰为例,兰花有三片花萼和三片花瓣,其中三片花萼和两片花瓣形态类似,还有一枚花瓣受专门的基因控制,形态特殊称为唇瓣。

兰花的5枚雄蕊总是愈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合蕊柱,蜡质的花粉块就藏在合蕊柱的盖子后面,而雌蕊挛缩在花朵深处,从外表很难看到。

了解了兰花的构造后,我们就接着揭开它的真面目。

眉兰与长须蜂

眉兰属大约有十几种植物,主要分布在地中海周围的国家和地区。科学家多年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些眉兰都是通过拟态手段骗取“媒人”惠顾的。

角蜂眉兰,它们形态酷似雌性长须蜂,肥厚的唇瓣上有着对比强烈的蓝紫色花纹,周围还长着细碎的绒毛。

而它的花香更似雌性长须蜂发情时的信息素,少不更事的雄性长须蜂禁不住诱惑就会爬到蜜蜂兰的唇瓣上试图交配。

结果就一头撞上了蜜蜂兰的花粉块,这个花粉块会牢牢站在雄蜂的后背上,直到雄蜂下一次上当,才顺利转移给另一朵蜜蜂兰的柱头。

当然啦,狡诈它们的除了依靠蜜蜂异花授粉,也可以进行自花授粉,微风吹过把花粉块吹到自己的柱头上就完成授粉了。

铁锤兰与刺臀土蜂

铁锤兰土生土长于澳大利亚,它们的伎俩和眉兰有些类似,但更加巧妙。

铁锤兰花瓣和花萼严重退化,而唇瓣却异常发达,长成一个紫红色的毛球,很像刺臀土蜂的形态,而土蜂多数物种的雌性没有翅膀,在交配前就爬上一根草竿释放信息素,等待雄蜂把它抱走。

铁锤兰的模样让很多雄蜂中计,它们把锤头兰的唇瓣当成了新娘,扑上去想要抱走,结果在起风时被唇瓣底下暗藏的杠杆翘起,一头撞在花粉块儿上,好事不成,最后只能扫兴的飞走,那团花粉会在下一次上当时送给另一朵锤头兰的柱头。

盔兰的强制授粉

如果说长须蜂和刺臀土蜂被兰花戏弄扑了一场空,那么有些兰花的手段则称得上暴力,南美热带雨林中的盔兰属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盔兰花朵自然低垂,唇瓣发达形成吊桶,花瓣基部有两个发达的蜜腺,花蜜自然流淌在唇瓣里积成一个蜜池。

蜜蜂科Euglossini族的雄蜂把这种花蜜当作古龙香水来吸引雌性,所以急切的趴在盔兰的唇瓣上搜刮花蜜,结果一头栽进光滑的唇瓣,淹没在花蜜里。

雄蜂当然会挣扎求生,盔兰也给他准备好了出路,唇瓣的末端有个台阶,雄蜂一定会踩住他往上爬,一抬头就撞上了合蕊柱里的花粉块,当它晾干了翅膀,飞到另一朵盔兰上收集花蜜的时候,兰花的阴谋就再次得逞。

观察这些奇妙的兰花,难免会好奇为什么会如此奇怪?

兰花诞生于晚白垩纪的密林中,为了从枝桠间争取一点阳光,就努力生长在其它植物无法立足的岩缝和树梢上。

为此必须长出轻如尘埃的种子,才能随着微风飞到高处,但这样弱小到种子存活率非常低,兰花的果实里必须结出上万颗种子,才有繁殖成功的机会,那么就连花粉也变得不能浪费。

如今的兰花是植物界第一大科,有超过800个属,25000多个物种,占据了被子植物的6~11%,外观千姿百态,而且与各种生物组成了复杂的共生关系,堪称植物进化的巅峰类群。

严苛的自然环境,成就了兰花今天在植物界的庞大家族和地位,苦难中的成长大概总是最动人。

说了这么多,兰花的坏话,但欺骗归欺骗,这个花中君子十分专一。兰花传粉具有很强的专一性,许多兰花依赖特定的昆虫传粉。

兰花对传粉昆虫极度依赖,一旦它们的传粉者受到威胁,那就会直接影响到兰科植物的结实能力,进而影响兰科植物的生存。

因此,花中君子对昆虫的欺骗,正是:因为爱的深沉,所以才要留住唯一的你。

鹿石微信:SIKASTONE-STEVE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