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出门了,我们还可以在庭院里拈花惹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玩旅行青蛙,我的蛙蛙总是在外漂泊,饭都不吃就跑出去玩,一玩就是一整天。

有的时候还没等我去看看它,它又背起行囊出门了。

不过打开青蛙的庭院,盯着清新干净的植物,我也能看一整天。

要是仔细观察在庭院里面的植物,你会发现,哇,原来这些植物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有不少我们经常会用到的叶材。

日本有许多视觉设计在制作自然相关主题的时候,都有非常强大的博物精神,比如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里,一花一草都是有原型的。

最外圈从左下顺时针依次出现的植物是:蒲公英(Taraxacum)、蛇莓(Duchesnea indica)、蕺菜(Houttuynia cordata)、紫堇(Corydalis)、酢浆草(Oxalis corniculata )

最佩服日本人的就是这一点!

慢吞吞的温存,正好能抚慰每天被调侃的90后焦虑的内心。

看到蛙蛙的庭院,就盘算这点叶子该怎么用,是不是花艺师的通病啊哈哈哈哈!

下面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会用到的植物吧~

车轴草(Trifolium)

这片区域是我们需要帮蛙蛙打理的草坪,收割下来的叶片就是旅行青蛙里的货币了,有的时候你还会收割下来幸运的四叶草,那它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这是来自豆科车轴草属(Trifolium )的植物,Trifolium就是三片叶子的意思,所以我们是按照它的俗名三叶草起的属名。

叶片上的白色环形是白车轴草(T. repens)的一个特征。

白车轴草原产欧洲和北非,不过现在算是蛮常见的园林绿化植物,我的老家四川草坪里就有好多。

在夏天,北京本地有红白二色的车轴草售卖,更多时候,你能从进口花商那里看到它的身影,被花商称为“狐尾”的绛车轴草 (T.incarnatum)以及杂交车轴草(T. hybridum)

图片来源见水印

至于游戏中出现的幸运物四叶草,其实白车轴草是最容易出现四片小叶变异的三叶草,要在一片白车轴草坪里找到四叶草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这样美好而珍重的东西放进蛙蛙的包袱里,也是为娘送给它的牵挂啊!

变异的四叶草其实很常见,凯尔特人的幸运物就是它

有车轴草的夏天,它出现在各种各样的设计里,唯一不变的是它向着天空无限挺拔的姿态。

玉簪属(Hosta)

庭院左下角和中上方都有玉簪属(Hosta)的植物。玉簪是温带园林中最常见的林下宿根花卉,它们耐阴和耐寒,是北方密林下的好伴侣。

玉簪(H. plantaginea)的花期为7-9月,较为娇弱,使用的时候需要小心呵护,它带有褶皱质感的叶片也非常特别。

玉簪属的观赏品种多得难以想象,叶形、叶色变化无穷,花叶玉簪也是花市里的常客。

玉簪的花,有怡人的香味

花叶本身就是一幅水彩画,图片来源见水印

玉簪的花与叶都是极好用的材料,独自出现便是一道风景,与其他花材搭配,又有东方禅意的味道。

玉簪看起来脆脆的,没想到也能窝出这么大的弧度来

一个法国人做的通透性设计,复杂的枝条层次组合了玉簪的花与叶,自然的线条姿态显得更像是中式的屏风

作为花束的打底材料,也能把其他材料衬托的很好

南天竹(Nandina domestica)

庭院左上角画的是南天竹(Nandina domestica),它的典型标志就是叶片顶端像竹子一样三片一簇的小叶,它的叶片在低温下会变红,相信大家对秋冬季节的红色南天竹叶子一定很熟悉。

有时运气好的话,买到的南天竹会带果实在里面,从温柔的杏黄过渡到鲜红,能搭配出暖暖的设计。

果实虽然看起来很可爱,但是毒性较大,千万不能吃!图片来源 www.sznews.com

这些小珠子其实是南天竹的果子,没想到吧!

南天竹的红叶饱含绿色、棕色、红色,是红色系新娘手捧中绝佳的配角

虎耳草(Saxifraga)与矾根(Heuchera)

南天竹和玉簪中间的是虎耳草的品种 Saxifraga stolonifera’Cuscutiformis’,在日本常见的这个类型叶片的白色脉纹之间还有红色的斑纹,设计师画得极为传神啊!

虎耳草(Saxifraga stolonifera )在中国南方是极为常见的植物,又肥又圆的叶片上还长着茸茸的腺毛,不愧于“虎耳”之名。

虎耳草的花十分娇俏,星星点点的白色花瓣好似雪花飘摇在空中,日语中又有“雪下之草”的美名。图片来源:saxifraga.org

它长在林下、灌丛、草甸和荫湿岩隙里,是耐阴植物,小时候上学路上会经过一片长着虎耳草的岩壁,我都会伸手摸摸。

同为虎耳草科的矾根属(Heuchera),叶片与虎耳草十分相似,不过裂的更深一些。原产于美洲西海岸的它经常发生跨物种的杂交,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矾根的园艺种有丰富多彩的色泽变化

图片来源:diyitui.com

超有心机的一个新娘手捧,从正面看都是粉粉嫩嫩的浅色,可是用到的绿色矾根叶子背面是深红色的,新娘看到的绝不是傻白甜的颜色。

红色的矾根叶,叶脉有繁复的纹路

狗尾草属(Setaria)

蛙蛙寄给我的明信片里有一多半都是在狗尾草丛里蹦跶,其实这种不起眼的小草,是我们人类粮食粱(S.italica) 粟(S. italica var. germanica)的亲戚,用起来极有自然野趣。

粟,也就是小米 图片来源见水印

Tanus在基础课上连续5个作品用了狗尾草,有同学不理解他的萌点,但对来自巴西的他来说,这就是一种很可爱的禾草,不论价钱贵贱

冬天,狗尾草变成棕色,与热闹的朱顶红相映成趣,突然就有了丰收的年味

狗尾草属的粟,也就是谷子,全年都是很常见的材料

从蛙蛙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那些细碎的叶片,柔弱的小花也变得高大起来。

它寄来的明信片里有美丽的风光,也让我们降低姿态,去到尘微里探寻花草。

自然本就神奇而美好

最后附一张旅行青蛙庭院植物全家福给大家,有误之处还望指正!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