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因“善良”丧命,但她们用善良打开孤独者的天地

《韦氏词典》宣布,“女权主义”因为多次搜索量激增而被评为2017年度词汇。

回首2017年,从中国到世界对女性而言都是异常艰难、充满挫折的一年。

好心帮朋友的江歌葬送了生命,“有辜者”刘鑫的幸存被认为是“苟活”;台湾作家林奕含自杀,韦恩斯坦性侵丑闻被曝光;女德班沉渣泛起,言语观点让我们恍惚间觉得时空倒错

2017,从政界到时尚圈都开始倾听女性的声音。

2017年底,沸沸腾腾的江歌案中。江歌因为“善良”而葬送了年轻的生命。人们不禁开始问,是不是善良限制了我们对人性的想象?

一时之间网络上掀起了一场关于善良的讨论,从小到大的世界观中,我们从未否定过善良,但这一次人们开始怀疑,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为什么要善良呢?

善良是复杂人性中的一面,不问结果的帮助他人,在需要她的人面前重新塑造出一个自己

转向日常生活,庆幸我们还能看到身边的女性们仍能不放弃信念、不放弃抗争,在成就自身的同时,为他人开拓出一片天地。

在鹿石,有这样一些妹子,她们心怀美好,并不断将这种美好传播给身边人。

 DAY DREAM.FLOWER DESIGN

萱泽大概是最有效率的学员,一连上了三节课,回家后就开了自己的花艺工作室。

“喜欢旅行,喜欢逛街,喜欢一切与美有关的事情,本身是一个依赖感很强的人,对很多事情都特别挑剔。”这是于萱泽对自己的描述。

对于萱泽来说,花艺是爱好,是生活,更是一种能量。每当一个人不开心的时候她便去逛花店,看到了美美的花,心情也就随着好起来。

工作期间,偶然机会了解到了当地一家孤独症儿童学校,并成为了其中一名志愿者。原本休闲的周末时光,都拿来陪伴这些孩子度过。

和孩子们在一起,做手工、玩花艺,原本内心自闭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和萱泽有了互动,一步步打开自己的心门。

最初想要学习花艺,是源于处女座的一个少女梦:为自己办一场完美婚礼。

但真正下决心来学习,却还是为了孤独症的孩子们,希望花艺能给他们一个新的世界,给他们在未来独自生存的能力。

公益是一种爱与力量,但很多时候仍旧离不开金钱,萱泽的花艺工作室一步步走向正规,而她也会将工作室大部分收入捐给鞍山天使之翼培训中心但孤独症儿童,用以改善他们的生活学习环境。

是花艺,给了萱泽和孩子们以力量、以能力。

子语花园

看到子语的第一眼,没想到她纤弱的身躯中有那么大的能量。

开始做花艺之前,子语是一名公务员,稳定的工作、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中过的舒适却不踏实。

“我觉得我还没到一个可以追求舒适的年纪。”年轻的梦想总是炽热,辞去工作后的子语,开了一家梦想中的花艺工作室,拈花弄草忙得不亦乐乎。

在一次花艺沙龙中,子语接触到了患有孤独症的孩子,在活动中她发现这些孩子情感冷漠、拒绝交流、语言迟缓,但当他们看到鲜花,动手制作的时候,眼神中开始闪现出天真无邪的光芒。

从那时开始,子语便联系到了这家孤独症学校,定期到学校和小朋友们一起分享花艺知识。

“对我来讲,花艺是爱好,是事业,但对这些孩子来讲,花艺他们和世界沟通的大门。”

女性总被认为是柔弱的,需要保护的。但身边的确有些女孩子,她们玩花弄草间,释放着她们的能力,虽轻柔,却有力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