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关摆剑兰,床头放玫瑰……三位男性艺术家的“软装风水学”

原创鹿石花艺

霍克尼的画作

大卫·霍克尼本人,活脱脱就是一副霍克尼的画。

即使放到今天,他也算“很敢穿的男人”吧。

高饱和度的绿色,蓝色,黄色,红色,粉色……从上衣到配饰。

色彩与霍克尼的生活难分难解,一切包含美丽色彩的事物都是他的心头好

比如绘画,比如鲜花。

对他来说,装修也是一种艺术创作。

他的住处像某种色彩实验的产物,建筑内部本身已经足够五颜六色,在娇艳花朵的映衬下显得愈发鲜活可爱。

颜色鲜艳的剑兰,纽扣菊,红掌,与周遭的色彩完美相容。

粉色的墙壁,蓝色的门,黄色的卧室,还有各种各样令人目不暇接的小细节:光是桌子上摆放的花器就有好几种花样。

看着这里的五光十色,感觉好像在喂眼睛吃彩虹糖。

大卫·霍克尼的家,1983,加利福尼亚

在八十年代,霍克尼的房子就像一阵色彩斑斓的热风,吹过他所在的时空。

“所有来过的人都喜欢这儿。只不过大家平时不太敢尝试这些颜色。”——大卫·霍克尼

房屋外围的观叶植物郁郁葱葱,如同室内插花的延续。

这份清新怡人的自然气息也被他带入了绘画创作之中。

霍克尼的房屋承载着他的生活,也构成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著名的“霍克尼的游泳池”

真的是,很有想法了

说起来,热爱自然的马蒂斯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泳池”。

“The Swimming Pool”,1952

据说,一次失望的公共泳池之行促使马蒂斯创作出这件剪纸作品

身处其中,好像被跳水和游泳的律动与张力包围,仿佛有水花不断在耳边迸溅开来。

让有限的现实凝结出无限的美,给予人类超然的生命体验。艺术家就是这样了不起的人啊。

了不起的马蒂斯运用剪纸艺术在自己的家里“建造”泳池,“种植”一屋子的花花草草,让平平淡淡的每一天都充斥着鸟语花香。

亨利·马蒂斯,法国,看得见海的房间

晚年的马蒂斯行动需要依靠轮椅,剪纸这门艺术却让他“更自由了”

世界为他打开了全新的大门,他满心欢喜。

一片片花瓣,一丛丛树叶,在他的手底下生长,盛放,经历着生命的轮回。

照片里的马蒂斯总是坐在床上或轮椅上,聚精会神地用剪刀创造着一个个生机勃勃的小世界。

“我每天都像在花园里行走,你看,这里有叶子,有花,还有小鸟。”——亨利·马蒂斯

装点马蒂斯生活的不光是美丽的花卉剪纸。他的家里收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物件。

比如这件出镜率超高的“单品”——传说中“马蒂斯最喜爱的花瓶“。

说到花瓶,不得不提大名鼎鼎的意大利画家乔治·莫兰迪。

莫兰迪热衷于描绘花瓶。他笔下的花瓶有时候插着花,有时候没有。

不光是花瓶和花,他的画作还关乎大大小小的杯盘碗碟。

这一系列静物都是他的“标志性单品”

Morandi’s Studio

奥斯汀玫瑰等花朵也以与众不同的姿态呈现在他的画布之上。

如果说,霍克尼像清凉跳脱的欢乐夏日,马蒂斯如同绚烂动人的海边晚霞,那么乔治·莫兰迪就是凝固的隽永

他的静物创作诞生于某种长久的凝视,仿佛完全独立于时间的刻度,也独立于既定的美学标准。

那些再平凡不过的物件,因为微妙的色调渐变与构图而焕发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光彩。

工作和生活中的莫兰迪非常安静专注。他深居简出,潜心创作。

艺术家们用自身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点亮了平庸的日常。

他们“邀请”鲜花和绿叶住进自己的房间,让源源不断的灵气为精神世界输送养分,在有限的空间里孕育出浩大的宇宙。

#

文/Tinta·图/网络

商务合作 | 小编应聘:gary@sikastone.com

#鹿粉聚集地#

全球花讯 | 顶级干货 | 项目与培训

官网:https:/www.sikastone.com

Facebook:@Sikastone Floristry Education

Instagram:@sikastone_flowers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