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你是怎么忍住不做花艺师的?

梵高,你是怎么忍住不做花艺师的?

梵高穷,是真穷。他真的需要一些钱。

他态度很积极呀,工作很激情啊,但总也命途多舛。

“死很难,但活着更难。”

——梵高

 

不像自恋的伦勃朗,90幅自画像尬出人生的“由盛转衰”。但人家辉煌过!

也不像高更,那过人的勇气并非人人可拥有,独身去往南太平洋安家做“野人”,不问繁华与萧条。

就如同他那原始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

我高也经常攀高呼喊啊~~~

所以后来,我高心机一断,转身跳进了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观中,陶醉流连,物我两忘。

 

他笔下的静物,色彩很壮,色调很亮,线条带感如即喷涌的果汁,其中的向日葵系列早已深入我等心间。但愈发的了解他,我就越是怀疑,他原本是想做一名花艺师

割了那么多花!打翻过那么多颜料瓶!

被画画耽误的花艺师啊,如果当初尝试着打了一束手捧。

日子,可以会好过一点~

梵高,你是怎么忍住不做花艺师的?

贝母花

春日杯中杏花开

红色罂粟花

红罂粟与雏菊

花瓶里的紫色鸢尾花

花盆里的瓜叶菊

黄色布景的紫罗兰与鸢尾叶

康乃馨和其它花卉

马约里卡瓷瓶中的夹竹桃

粉玫瑰

小桌上的紫罗兰

鸢尾花

瓶中的雏菊和银莲花

牡丹和玫瑰

盛开的杏树

瓶中的剑兰和翠菊

加字好累,自己看…小编要去约会了

 

梵高虽一生潦倒,情场不顺,但他有一颗甜美炽热的心,所以,也曾有过爱慕者。

 

1884年,我高接受朋友邀请,前往布拉班特荒原写生度假,隔壁邻居43岁的玛戈特·贝格曼喜欢上了他。但玛戈特总是问一些没必要的问题,文森特觉得她烦,所以拒绝了她。

所以,别TM老问别人一些很烦的问题啊~ 不然,你会错过梵高一样的男人。

婚礼花艺相关设计研修》

Aritaka Nakamura

风度谦谦,日本花艺界当代掌门人

长按咨询

(所剩名额已不多)

近期课程预告

2017年07月21日《花卉商业运营与品牌管理》

2017年07月22日《花艺设计师基础课》

2017年07月22日《视觉密度与通透设计课程》

2017年08月15日《花艺设计师基础课》

鹿石花艺,全外教先锋花艺培训服务机构

国际讲师 ▏进口工具  ▏LOFT空间

微信公众号:SIKASTONE-FD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