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领东、西方花艺要义的关键人——Daniel Ost

 

01

 

对于首次来到布鲁塞尔的人来说,这座城市仿佛历史意味极其悠长。沿着老城里曲折的小径,穿过古老的哥特式广场和装饰满石兽的古迹,你将看到成排的老房子,他们坚固且样式威严,是很多欧洲官方机构的所在处。但是从这里经过的人们总会在Rue Royale街上Daniel Ost的花店Art Nouveau前驻足,他的花店就像一阵清新的空气,香甜怡人。

 

02

 

Daniel除了在欧洲享有“世界花艺领导人物”的尊称之外,在其故乡比利时,以及在国家文化遗产中花艺设计占据重要位置的日本,也十分受推崇。近年来,艺术圈、时尚圈以及高端社交圈对这位61岁花艺设计师的关注已达新的高度:无论是为比利时皇室、阿联酋皇室亲手操刀设计的婚礼现场,还是为Dries Van Noten春季秀场搭建起的粉色大丽花、非洲菊、绣球和洋桔梗组成的花墙背景,又或是在泰国中央齐隆百货创作的花艺陈列设计,都吸引着全世界向这位真正的花艺大家看齐、致敬。

 

03

04

05

06中央齐隆百货花艺陈列设计

07Daniel Ost为Alden Biesen创作的庭院设计

Danielt的作品以花束和桌花为主,除此之外,壮丽如雕刻般的大型花艺设计也让他突破了常规花艺设计师的创作领域,进入到一片新的天地。用大量杜鹃花环创造出的超自然有机车轮,也有用山茱萸和浅色尤加利叶设计的精致哥特式教堂彩色玻璃花窗。Daniel对于树枝、海草和水果的喜爱与其他新鲜花材无异。

08

在孩童时代,Daniel便知道鲜花会在他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6岁的时候,他和他的祖父母住在比利时的乡下,有花,有草,有小动物,还有大片大片的田野,他的童年基本上都是在自然环境下度过的。“一个非常自然、放松的地方,我祖父在那里为我种了很多花”,Daniel说。有一次,为了去摘野玫瑰而掉进了肥料井中,“我晕了过去,祖父拉着我的头发将我拉了出来,因为他够不到我的身体。从那时候起他们知道了我对花的喜爱。”

 

09

10

但是,Daniel的父亲却对他这个兴趣不是很上心,更希望他能在“银行或相关的公司”工作,因而对于Daniel这个处于萌芽期的兴趣表示反对。“在我年轻的时候,很多人认为花艺设计师都是同性恋,为了“纠正”我,我父亲送我去了军事学校。”在那之后不久,他离家做了Peter Curfs的学徒,Peter Curfs是Ost故乡Sint Niklaas的荷兰知名花艺设计师。“当我第一次做新娘手捧时,因为一根十分之一毫米的铁丝不够直,他让我把手放到桌上并用竹棍打我的手。”

11

12

13

14

15

16

17

DanielOst在布鲁日设计的一组展示作品

在荷兰短暂停留后,Ost于1981年在Sint Niklaas开了自己的花店。很快他以严谨的技巧和大胆的创意尝试在业内闻名,当然,早期也有一些反对者对于他的作品不屑一顾,因为他仅仅使用树干和其他一些材料进行花艺设计。“当我在安特卫普赢得第一次大赛冠军时,花艺杂志的标题写到“没有花的花艺设计什么都不是”,Daniel说。

18

Daniel一直坚持着他先锋前卫的尝试,使用包括芦苇、红瑞木在内的一些非常规材料。1985年他获邀去日本工作。“在那里,花具有灵性”,Daniel说道,他曾因善于将东西方元素融合而被称为“The Bridge”,“在西方我们纯粹用花来起到装饰用途,但是在日本他们深入到花的灵魂,不仅展现花的外在美,甚至用花来表达诸如死亡等概念。”

 

现今的Daniel总会把一部分的精力放在对花衰败过程的研究上,“我曾经总是希望使用状态最好的花材,但是现在,我年纪渐老,我想要去挖掘一些关于衰败的美”,他说。好像是为了平衡这种忧郁的倾向,有时Daniel也会设计繁茂的景观设计,“我喜欢花园,因为他们更多的是生长而不是收割”,出自他手的虫型灌木丛,蜿蜒的小路,池塘中的装饰都充满了他的个人风格,但Daniel坚持说这只不过是业余兴趣而已,“我只为我喜欢的地方和喜欢的人做设计。”

 

19

Daniel的作品结合了美感、灵性和创意,创造出瞬间的平衡,可不可以说Daniel是个艺术家呢?“我收到很多电子邮件和信件,人们说我的作品能够激发他们的情感”,他说,“这很好,但也让我有些害怕,因为我希望能够脚踏实地,就像孩童玩耍一样。我名片上的头衔是bloembinder,这是一个古佛兰德语词,不太好翻译,类似将花朵组合的意思,但并不完全是英语和法语中的花艺师的意思,我认为这个词更加美好。”

 

“我会确保每件我做的事情的专业和完美,”Daniel说道,他曾经为一个花束寻找花材而走了900公里。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