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接触花艺,这个老外在花艺中享受了人生的半个世纪

在鹿石,他拥有多项之最

他是最年长资历最深的老师与前辈;他也是最“可怕”的爱花人,如果你马虎对待鲜花会被他“威胁”割掉手指;他是最绅士的老师,对后辈、新晋花艺人,他宽容又严厉,来到他的课堂你一定会收到欧洲绅士的飞吻;他是最可爱的老师,你会看到他穿着“幸会”的T恤在花市他会一脸严肃的教导中国花商们爱护鲜花。

在鹿石,他有一个亲切的名字——“老杨” Jan Aartsen

出生在鲜花之国荷兰,11岁接触花艺,19岁开了自己的花店,对于自己终生的热爱,几十年间他的严肃态度丝毫不变。

每个花艺师都有自己喜欢的色彩与作品外形设计,Jan Aartsen亦如此。如果你在鹿石看到了美到“不可思议”的清新自然绿白系,那大概多半是Jan的作品。

1980年,Jan Aartsen在店内做设计

除了19岁开店,7年后他的店铺面积达到500平方米,带着4个雇员他挣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万。谈钱不能免俗,但这样的成绩放在现在亦是极大的商业成功。

开花店的他怎么会不懂什么样的产品最能让客户满意?但在进到他的课堂上,你会发现这里却有着最严谨经典又全面的花艺设计作品。

越是年长也越是明白:最聪明的人往往是最舍得下苦功夫的人。成功的“捷径”就是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走更多的弯路。

那些也许看上去很“古董级”的作品背后有着他深深地用心——关于色彩、肌理质感、材质运用等。在他眼中,花艺的学习决不能浮于表面。“如果我教你一个手捧,你回家后就会做这个手捧,那将是我最大的失败。”

在老杨的课堂中,你会看到经典的“团块型花束”的表达,会看到他“如何利用叶片为花束增加流动感”“如何为花束制作出不同的质感”……细心的你会发现,如果将那些花材随便换成各种风格与色彩,都是一个个要价不菲的花艺商品。

你也会看到他在花盒作品中“如何利用不同蔬果为花盒作品带来不同的视觉中心和吸引力表达”,换成其他心仪的饰品,无论表达出多少不同的美感,但装饰设计原理的依然如此。

鲜花本来就是自然界最美的事物。再怎么做也不会很难看,但是如何让顾客还能看到花艺师工作价值——作品中的艺术设计与情感赋予,并为此买单则是最难的。

作品中各种细节的存在与表达方式,如何在人工材料和自然材料中合理安排设计,都是基础课上学习的重点。

当我们说花艺行业门槛太低,往往是归咎于那些浮躁的心态使然——对美的驱使,是一种本能,而能将这些美赋予更高层含义的传达则需要加以时日的艰辛践行。

你好,幸会!花艺路上,我在鹿石等你。

-THE END-

全文完

鹿石八月最自然系的花艺设计基础课程

Jan Aartsen “花艺设计基础课”

2018年8月1日-8月16日

Tagged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