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远绽放的女权主义者

在追求男女平等的道路上,我们要走的还很远。

美剧《使女的故事》第二季开播,故事背景设立在一个反乌托邦共和国:在人类不断发展前进时,污染加重伴随而来地球对人类的报复,女性逐渐失去了生育能力,人类的数量也不断减少,导致剩下处于社会底层还有生育能力的女性沦为位高权重者的繁殖工具,加之在宗教的光环下,称她们为使女。

为了能脱离这种状况,女主默默地盘算,计划着逃走。

女主在第一季剧终结尾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My name is June.”,而不是附加在自己被指派的主教名字后,宣告着,

我属于我自己,不属于你。

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

看起来理所应当的权利在瞬间被夺走,乍看感觉剧中的剧情跟我们现实生活毫无联系,重新审视,却发现身边类似的事情比比皆是。

“女性主义并不只是关于女性权利,而是关于全人类的权益。”——坂本龙一

 呼唤自由:大丽花 

美国第一次女权主义运动以获得女性选举权而告终,西蒙·德·波伏娃作为现代妇女运动最早的理论家,女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

波伏娃认为女性实现解放的第一个条件是需要工作,拥有经济独立和自由。

在《第二性》一书中,波伏娃剖析了女性是怎么成为弱者,探求了从古到今的历史演变中,女性的地位、处境和权利的实际情况,及男女因性别差异导致的社会问题。

此书出版后遭遇了来自各界的攻击,政府的封杀,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她将自己的思想传递给大众。

 19岁时,她发表了一项个人 “独立宣言 ”,宣称 “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 ”。

如果要用一种花形容她的话,我会选择大丽花,富有智慧,明艳动人,以一人之力晃动早已根深蒂固的观念。打压不会让她屈服,她的斗争导致全世界的女性的觉醒。

波伏娃如大丽花一样自信,惊艳的让人挪不开眼睛,让更多的女性对自我价值重新审视,唤醒独立意识。

 希望不绝:向日葵 

美国黑人女权主义理论家贝尔·胡克斯,常年在美国各地演讲,以一种后现代的角度跟人们讨论种族,阶级,性别,教育,艺术,历史,性,大众媒介与女性主义,参与了多部纪录片的拍摄。

她的书籍作品多以对种族歧视、性别差异、阶级斗争和文化冲突分析为特点。

胡克斯犹如向日葵的化身,金色花瓣酷似骄阳,顽强的生命力让它不会向困难低头。

她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遭受过的痛苦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教育人们如何与他们作斗争。向人们揭示黑人女性所遭受的不公平现象,她对“女权主义”的解释为结束性别歧视,压迫女性的运动。

 永恒祝福:郁金香 

“香奈儿”的品牌创始人可可香奈儿,不仅是服装设计师,也是女权倡导者,鼓励女性做自己。她设计的服装以解放女性的身体为特点,赋予女性行动便利,又不失女性独有的魅力。

标志性的“小黑裙”,让女性摆脱紧身胸衣,自然舒适,造就了全新的服装风格,俘虏一众巴黎女士的芳心。

她创造了伟大的时尚王国,同时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用郁金香形容最为贴切不过,婉约大方,没有一个设计师像她,改变了自己的时代。

可可香奈儿如郁金香的花语一样,优雅高贵。曾说过“愿我的传奇常留世人心中,永远鲜明如新”,被广为人传。

 端庄与犀利:芍药 

男女不平等现象在好莱坞中也在发生,例如男明星收入与女明星收入差距悬殊。

“我要拿到和男性同等的片酬,得靠我的一些男演员搭档们无私降薪”,艾玛·斯通曾这样说过。

14岁立志成为演员,从电视剧龙套开始,历时5年,终于获得一个主演的机会。石头姐因《爱乐之城》获封奥斯卡影后,成为聚光灯的焦点。

同时她对“女权主义”有这样的理解,她认为女权主义不是说“要女性这样,男性那样,而是应得到同样的尊重和权利”。

艾玛·斯通与生俱来的气势,如芍药花,柔弱中带着坚强,端庄中多了分女王的犀利感,如红宝石一样光彩夺目,没有人能够抗拒她的魅力。

诚然在先天因素上,男人比女人力量大,但不代表做起事情来女性就比男性差,我们无需靠男性的承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想要达到男女享有同等权利,注定是一条长期艰难的道路,但不要等到温水煮青蛙无力回天的时候才幡然醒悟。

你要相信,女性不依赖男性,也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