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归来,广西妹子要开店

韦群群,身居迪拜四年,刚从外企媒体公司离职,即将回国发展。她有两个小梦想:专业酒馆人,花艺师。

——最好的时光便是当下

丰富的履历让她体验到了“人生百态”。

韦群群:韦超群,本名听起来太中性化,为了避免误会,我喜欢别人叫我韦群群,不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里的围裙妈妈的围裙。

因为爱好比较多,所以朋友很多,有每天提壶煮茶、对茶知识信手拈来的朋友,有那种一碰吉他就可以让你两眼冒光的朋友,有那些立志要和传说中的马良成为一类的朋友们,还有一群人,他们不是天使,但是他们是花仙子,每天舞刀弄剪——不是在创造作品就是在发现新的作品的路上。

他们有的在身边,偶尔可以吃顿火锅,有的远在天边,不见面的日子里相互评论各自点赞。

有一群人,他们不是你的老师,但是他们的气质太突出,和他们接触之后就愿意向他们学习。

——自由是优雅的灵魂

在这所有的心头好中,她选择了鲜花。因为植物是有灵性的,它们会呼吸,会交流,会给予他人情绪上的安抚,见到喜欢的花,就开心满足了。

韦群群:古人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是一个哲学故事。一朵花是一个故事,也可能是一个世界,而用花和叶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是发现哲学的过程。

以前不知道对称与非对称到底有多大的美感,为什么有的时候花材最美的部分不是花朵本身而是它的枝茎,为什么花也是有表情的,它们想说的话你突然就懂了,你可以用双手把它们表达出来。它们或表达祝福、希望、爱、不舍…….

有一天,你发现以前喜欢吃的食物对你失去了吸引力,你会因为静止不前而郁郁寡欢,你有一股想表达小王子的玫瑰就是世界上最特别的玫瑰的冲动,你不同意音乐只能用音符来表达,你想要去呐喊、去表达。

所以,我会去接受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要对自己说的话——它让我们内心富有、让我们自由。

谁能说遇见一朵花本身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呢?

——不管一座城市有多燥热与繁华,总有一处地方是清凉的。

花艺如此美好的东西,应该让更多人看到。

韦群群:学花艺的起始源于初中放学时路过了一家花店,轻轻吹起的一阵风。它吹起梦的涟漪。那时想,“我要是能每天在这个地方待着就好了”。

不管一座城市有多燥热与繁华,总有一处地方是清凉的。

十几岁的梦硬是到了二十多岁以后才从一节干花兴趣班课程正式开始,逃不掉也不想逃了。

而且,了解众多风格之后,发现我对草月流唯独钟爱。

草月流宗旨讲究的是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于任何地方取任何材质都可设计艺术插花,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了解更多的花材知识,让花材喜欢我。

个人比较偏向装饰性风格、形状与线性风格的花艺作品。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草月流的原因之一。

 ——“宁静致远”

能将事情做成功的途径其实有百种千种,但你要去尝试过后才知道。

韦群群:回想起来,不管是四年前克服了语言障碍,还是克服了“不水土不服就不服迪拜饮食习惯”的困难而选择留在这边,也梦想着一直当一名专业的酒管人。突然觉得快三年了应该改变了。

所以就选择了现在这份有更多个人时间的工作,利用九个小时之外的时间去学习,考驾照,学语言,了解茶文化,学习草月流,阅读沉淀,认识自己,学会陪伴,学会学习。

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开心。要实现一个计划,首先应该是要目标明确以及固执地坚持,不论迪拜是不是一年只下一次雨,不论是不是远在他乡。

很多事情它是一个有着仪式感式的坚持过程,很庆幸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成功表示一个完结,我想用完满来形容应该会更符合,因为这一切还要继续进行。

——在她最美好的时光里,我们得以与这个最好的她不期而遇。

想的再多不如实际行动。

韦群群:每次当我把花买好,把剪刀擦干净,准备动手的时候,创作的想法就全不见了。所以,先从花艺手绘开始,我想成为一名专业的花艺师。

我希望双手能跟上想法和想象力,把它们转变成不同的色彩,而不仅仅只是黑白的想象和无力的语言。这样的花艺才是魅力四射的。

制定学习计划后,那么多的花艺机构我选择了鹿石,也是我自己的判断和“一厢情愿”吧!

上第一节课文子老师就和我们说:“你们是设计师,想法很重要,手画起来。所以就把自己定位为花艺设计师了。”

韦群群在5月手绘课堂

让几乎是一名零基础的学员都能交出一份完整的策划方案,这需要太多历练。拿到证书的时候心里百感交集,我带走的不仅是证书和画笔,也是老师的肯定和期许达成。

——站在远处观望她,已经能感受到她蕴含的无形气场,然而唯有真正走进她,才会读懂这个奇妙女子的丰富内在。

付出终将回报,谈及目前的状态及今后的打算,韦群群有自己的打算。

韦群群:今年4月份去鹿石学习Mr Tanus Saab 的花艺基础课之前就有在学草月流课程,学完回来到现在还在继续学,刚学到了进阶课的课程,想学得更多。

也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草月流花艺的魅力,所以计划把草月流的课程学完,再学一年就可以拿到师范资格证了。

因为比较喜欢标新取异的东西,所以想着对东方插花草月流花艺多了解一些,也要去了解西方现代插花,碰撞也许会有化学反应,有新的东西产生。

4月份去了鹿石,回来之后就递上了辞呈。接下里啊,就是找一份与花为伍的工作,因为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的状态,先慢慢学习。

如果人和天时地利,我会选择自己开一家花店,与文艺有关,与少女心有关,与生活有关。

我们那边有句话在一直在民间流传着,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反问自己什么意思?

“一头牛去到北京回来之后还是一头牛”。

我想说,我这匹马去过北京回来之后仿佛有什么就变了。感谢鹿石,我一直计划着归期,回国计划也已经正式启动。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