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一家花店的司机在向公司表示母亲节期间送货量过大之后遭到解雇,最终因此获得20000欧元的赔偿金。

工作环境关联委员会(缩写WRC)称“该司机每天都担负着巨大的送货压力,这一点毫无疑问”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不堪重负遭辞退

该案原告曾是一名送货司机,其所供职的单位,是位于科克和都柏林的两家花艺零售店旗下的子公司。该司机曾向WRC表示,自己经常需要每周工作超过50个小时,才能完成所有的送货任务。

他表示,有时晚上下班回到家后,还会收到公司的通知,要求他再次出门继续送花。因为早先送货时有人不在家,之后又打电话寻求再次送货。

该司机还称,情人节和母亲节时的工作量尤为繁重。

在去年3月24日那天(爱尔兰的母亲节即为此日期),该司机比平时更早出发,在进行早班送货的途中即被花店召回,去送刚刚准备好的30个花束。

回到花店时,他向公司表示,很难在当天剩余时间里再送50到60个花束。指出这种要求是不合理且不可能完成的。

该司机说自己因此被当场解雇,被命令留下货车,自己打车回家。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公司的反应

公司的分部经理向该司机发去通知,称因其不能适应该工作,遂已将其解雇。但随后,公司总经理又给他发来一份邮件,内容是自解雇之日起向前追溯一年的纪律处分记录。该邮件的日期标记显示为3月26日。

公司管理层的想法似乎并未统一。该司机此前从未见过有这样一份针对其先前表现的指控,在该指控所对应的时间段内,也从未收到过任何口头警告。

在标记日期为4月2日的一封邮件中,该司机曾要求公司给出解雇他的理由。但他表示,对于总经理回复邮件中所列举的各种炮制出的事情,自己毫不知情。

在同总经理的通信中,该司机断然驳斥了所有的指控,并否认了自己此前曾在工作中受到过纪律处分的说法。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解雇和再次雇佣

当年五月,公司曾请该司机重回公司任职,用WRC的话说,这是“一次令人意外的转折”。

WRC继续表示道:

不知该公司是否承认了己方的错误,也许出于某种原因想劝说原告方不要把事情闹到WRC这里。或者也有可能跟该公司未能招到其他司机有关。

“公司改变主意的原因并没有被公开,因此必须认可一个前提,即该员工的提供的服务是一直持续的,此前于三月份所做出的任何解雇决定均属无效。”

此后这名司机又继续为该公司工作了三个月。

WRC把这一时期称为“休战阶段”。尽管在此期间,将雇主方交由WRC处理的提议“从未离开过台面”。

2017年8月19日,司机被花店经理叫去,并再度被解雇。

随后该司机收到一封确认其已被解雇的证明信。

该信件意在指出7、8月份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称由于这些事件的不断积累导致公司将其解雇。然而,该司机并未因这些所谓的实例而受到处分,他的档案记录中也并未显示其曾受到过任何警告,使其可以因该信件中所描述的行为而遭到立刻解雇。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最终裁决

WRC在其所作出的决定中称“考虑到花材的确有易枯萎的特性…… 原告无疑在其每天的送货工作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最终裁决如是说道,“鉴于该公司无人能对原告的宣誓证词提出反驳,及/或 提供能够证明原告曾受过任何处分的书面文件——包括当面约谈、警告、强制处罚等记录。我认为很难拒绝认可原告所提供的证词。”

“我认为原告方遭受了来自被告的不公正解雇,且考虑到缺乏能证明案情有所缓和的证据以及该案所持续的时间,决定判处原告获赔20000欧元的补偿。”

WRC另据该司机所声称的每周工作时长,判其获赔400欧元,并针对其雇主未能规范关于工作条件的条款判处赔偿该司机250欧元。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感同身受

从这件花艺行业的纠纷中我们也能感受到花艺师与花艺行业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反观国内,一到订花的热季,送货师傅们也一样抓耳挠腮,非常辛苦。

连送花的师傅都无法负担大家订花的热情,可想而知花艺师们每天为了完成订单又付出了多少心血。

节日季又快要到了,为了解放自己,是时候上一节圣诞春节专题课,用创意和技巧设计出既省时又省力的产品!

对自己好一点!为了那些疯狂赶订单的日子,给自己安排一节创意课程吧!

用创意,让圣诞装饰与新年装饰有新意

花店送货司机在遭受超长加班后被解雇,获赔20000欧元

课程名称

《圣诞与新年花艺设计特别课程 -(EFDE)M3-2》

2018年11月13日-11月19日

Stef Adriaenss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