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交不亲和

这个6月,Mimosa终于走出校门,准备经营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开家花店”这个梦想陪伴了她十几年。而真正的开一家花店,对她来讲提前了18年。

本期讲述人:Mimosa棉毛衫

“开花店对我来说是酝酿了半生的愿望,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和身边的同学朋友说,在未来的四十岁,我会在城市的街角拥有一家花店,然后和我的丈夫小孩一起过着朝十晚八的生活。”

– 这是讲述专栏第1篇文章 –

null

by Mimosa棉毛衫:

首先非常感谢鹿石的小编给我向花艺行业的各个前辈分享故事的机会,不是官方的客套话,是真心地感谢。

我真的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大学生,能分享在和花艺相关的故事实在少之又少,对于已经在花艺行业奋斗许久的各个花艺师来说,我所能说的实在微不足道。

作为一个花艺界的“新鲜人”,我想说一些自己和花之间的故事。

null

之前的推送有和大家分享过:“我是学设计的,专业是视觉传达设计,但经历了大学四年的学习,我依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会设计的人。”

的确,大学四年,我从来都没有完成过一次自己完全满意的设计作品,甚至在大二的时候我已经认定自己今后不会从事设计行业。但即使不认可自己的设计能力,依然想在大学的即将结束之际,自己能够花光力气地,尝试去做一次自己毫无保留并且完全喜爱的毕业设计。

最终,我做了一个和花有关的毕业设计。

我的毕业设计是一部以花和诗为语言,诠释一种表达“自我”关系的影片。

在植物学中,自交不亲和性(self-incompatibility ),指的是具有完全花并可以形成正常雌、雄配子,但缺乏自花授粉结实能力的一种自交不育性。而从这个专有名词的表面反推得出,自交亲和性(self-incompatibility)是和自交不亲和性相对的性状。

于是,我把“自交亲和”这个名词作为解释“我”的专有名词,指的是既能对内表达又能对外表达的自我情绪。

nullnull

在我们大脑的颞叶根部有一个像泪滴的结构,叫作杏仁核是大脑的情绪反应中心,也是自交亲和的发生起点。

在人的情绪中,我选择了其中的六种情绪作为实验结合对象,分别的是:脆弱、撒娇依赖、恼怒、快乐、孤独、爱。

null

我再把这六种情绪和色彩、形态、生长习性等对应的六种花卉进行结合,产生了在实验短片「自交亲和」里所表达的六种自我情绪:脆弱黑种草、撒娇依赖樱花、恼怒鸡冠花、快乐郁金香、孤独刺芹、玫瑰爱。

nullnull

在选择和情绪对应的花卉时,大部分是根据我个人对这些花的认识和印象,比如说,脆弱黑种草。黑种草的花朵一般都是单生的,花型比较复杂,茎很柔软。

它还有一个特别的英文名,叫love in a mist,迷雾中的爱。

nullnullnull

仿佛映衬的是人在初期与爱人交往时迷茫的心境,一面想毫无保留地坦白所有,一面担心把握不好袒露的程度,使得物极必反,最后剩下一个剥去坚硬外壳,脆弱易碎的自己。

黑种草这种给人又复杂又柔软的感觉,我觉得和脆弱的状态非常相近,所以就把这两者进行结合。

nullnull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以上所述的也许是完全不成立的。但我觉得,尝试用拟人化的角度带着幻想去看花,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而花的存在,很多时候也是为了给我们的生活增添更多的趣味和快乐,不是吗?

null

相比真正爱花,对花有深刻研究的人来说,我所了解的和做的仅仅能称作为花的爱好者。

我谈不上自己有多爱花,在生命中花对我有多么难以割舍,但我能肯定的是,见到花,我能感觉到一种完全的快乐。

null

在不久的将来,我会拥有一间花店,但它不在城市的街角,而在小镇的某个角落。

我希望它会是家亲切温暖的花店,不论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在我的花店里找到他的期许,感受我内心一直小心保留的热望。

尽管听起来像个梦,但在我尚未实现之前,都不能说它是虚幻的。而我相信,它总有实现的一天,因为我有敢想敢做的能力。

全文完

THE END

【讲述·Story】

是由鹿石公众号推出的最新专栏。在这里,你就是主编:以第一人称角度做讲述,分享有关花与美!欢迎有故事的同学们积极投稿!今天,大家看到的是[讲述·Story]专栏的第1篇文章,由Mimosa供稿。

投稿及咨询邮箱: gary@sikastone.com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