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不要把年宵花插成这样!

“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null

 

怎么样,看到这样一盆兰花,是不是压抑不住想要扭秧歌的冲动!

鲜艳的蝴蝶兰大片簇拥在一起,加上厚重的花盆和大红的丝带,好一副城乡结合部的祥和感~

兰花明明这么美,求求你们不要把它插成那样!!!

 

nullnull

 

说到兰花,你们知道兰花的美曾经让人们如何疯狂吗?

曾经的兰花市场泡沫,可以跟喝不起的普洱、吃不起的虫草、戴不起的翡翠相提并论。真是一出好戏啊!

19世纪的英国爆发了一场关于兰花的狂热风暴。

维多利亚时期,整个世界几乎都是英国的璀璨舞台,膨胀的富裕阶层有了足够的闲钱来支撑更多的欲望。

 

null

 

英国当时浓厚的博物学氛围,使他们在海外大规模拓展种植园,并且极尽可能地搜罗各地的植物以填进个人的园艺收藏。

 

nullnull

 

兰花的优美与变幻莫测,使得它成为了人们疯狂追逐的对象。有钱人雇佣的“兰花猎人”们进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和采集兰花新种。

 

null

 

当时英国人对于兰花的疯狂热爱,甚至诞生了一个词:Orchidelirium,可以翻译为“狂兰症”或者“兰花精神病”。

这是一种有生理病症的疾病,不只相思病那么简单。病者会朝思暮想,耗费所有精力收集兰花、建造温室,甚至为此倾家荡产。

 

null

 

故事回到300多年后,2004年的中国也刮起一阵兰花热。那年,300万一颗幼苗的兰株开始出现。直到后来拍卖出1100万的“天逸兰”,次年此品种便标价2000万。

2006年一株大堂凤羽以单株350万的价格成交,现在搜索,价格不过100多元一苗。

 

nullnull

 

”泡沫形成时你也不知道那是泡沫,直到它破灭的那一刻。“这一场兰花市场的泡沫使很多人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兰花泡沫最终在价格虚高中幻灭了,中式蝴蝶兰年花却开始兴起了。

其实蝴蝶兰是“洋兰”,而中国古代文人墨客种植的兰草乃是兰属(Cymbidium)下的春兰、寒兰、蕙兰、墨兰、建兰才属于国兰。

 

null

 

“国兰”的概念,局限于传统文化中被广为栽培的兰科兰属里的几种,而今天的“兰花”,是生活在世界上热带到温带广阔地域的25000-30000种兰科植物的统称。

所谓“洋兰”概念里的大花蕙兰、兜兰、万代兰、蝴蝶兰、石斛等等,其实在我国的野外便有大量原生种,或许可以说,它们是顶着“洋兰”概念的“国产兰花”。

 

nullnull

 

说到年宵花,就想起小时候在广东地区过年时,家家户户都会去逛花市。从花市上买回金桔、桃花、银柳、迎春等等“年花”来装点家里,讨个好彩头。

蟹爪兰、蝴蝶兰、大花蕙兰、仙客来、君子兰、凤梨、红掌等传统盆栽花卉。它们因花开朵大,颜色是喜庆的正红色、明艳的黄色,或者多彩的复色成为百姓家中装点节日氛围的主力军。

这也是为什么蝴蝶兰会受到年宵花的偏爱的原因。

 

null

 

蝴蝶兰本身高雅,却在中式审美中渐渐丧失自我。

这一组兰花其实很好看,但是加上这一只大红大绿,贵气十足的茶壶…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null

 

红得发紫的蝴蝶兰加上廉价的人造装饰物,一盆批发市场来的年宵花既视感扑面而来。

 

null

 

而下面这些,才是正面教材。

高低错落的三种兰花种植在原木花器中,还原了洁白的蝴蝶兰本来面貌,瞬间为整个空间提升了档次。

 

null

 

多肉植物、青苔和树枝的加入中和了蝴蝶兰人工的气息,让艳粉色的蝴蝶兰也可以重新变得可爱迷人。

 

null

 

大面积的堆叠兰花有一丝暴发户的感觉。这样清清爽爽,充满东方味道和几何感的搭配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方式。

 

nullnullnull

 

当然,兰花还可以这样使用,浅色的色调带来一色温馨可爱的气息。

 

null

 

明亮的橙色毛线搭配黄色兰花,显得非常阳光温暖。

 

null

 

彩色的毛线是冬日里不可缺少的装饰物之一,有了毛线的搭配,兰花不用太多,一株就够气氛。

 

nullnullnull

 

毛线就像是一个救场高手,缺乏色彩和气氛的一切场合,毛线都可以拯救~

 

null

 

盆栽和毛线的搭配,为我们带来视觉上色彩盛宴。

 

nullnull

 

除了兰花,还有很多植物适合装点春节。春天,球茎类植物和早开花的枝条是市场上活跃度最高的植物了。

 

nullnull

 

球茎类花材配合其他春季枝条,马上就能营造出一种春暖花开,树枝抽芽的感觉。

 

nullnullnull

 

红色的红瑞木+银柳+大花惠兰,这样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搭配,你喜欢吗?

 

nullnull

 

最后,兰花的繁盛与周围自然环境密切相关,栖息地破坏则从根本上割裂、破碎了这样一种生境和兰花繁衍的可能。

大花杓兰曾经在北京周边广泛生长,然而近些年来因为人为的干扰和对野生环境的开发,适合这些杓兰的种子萌发的环境越来越少。

 

null

 

而令人吃惊的是,因为保护政策,在香港的郊外,仍有127种野生兰花仍在此默默生长繁衍,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null

 

作为一个真诚地爱着花的人,我不愿意生活在一个没有兰花的世界,它们是自然的灵魂。

这个春天,兰花值得更好的对待~

 

null

 

以上含有Sikastone标志的作品分别来自Stein Are Hansen 和 Per Benjamin.

近期课程推荐

 

nullnullnull

Tagged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