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15岁做学徒,一路到花艺总监的生猛大哥

1.

Kessi,27岁,南京女孩,开店3个月。

/今年年初,Kessi把本赔完,决定不做了。最近心情很差,发了丧气的朋友圈,倒在家里。/

 

2.

燕子,一口馍一口肉养大的西安女孩,毕业后也想开家店。4月份她管她爸要了30万。“孩子你要觉得好就行,做啥爸爸都开心”,他爸说。燕子拿着30万有点忐忑,因为她只想开家花店。

/5月份,燕子决定去考研了。在本市的一家花店实习了一周后,她说,“都看透了”。/

 

3.

程程,北京大妞,三环边上住得舒舒服服,也在琢磨着开家店。留过学,大国企坐班7年,说辞就辞了。开着大奔满城风风火火的跑,脑袋里装着一家花店。

/现在,程程的大奔上落满了灰尘,她已经三天没出家门了。家里已经来了几波人了,劝她回去上班。/

 

4.

Tinta,50有余,讲话慢条斯理。她说开一家花店将成为她的事业第二春,已经开始做了。

/后来,合伙人找到了,她们准备开一家餐厅。/

 

null

 

——————

你会发现,原来,开花店的口号,“常驻于人口,消亡在双手”。冲动与激情,浪漫与想象,美好与欲望,多么文艺,多么完美主义,多么不与俗旧。

但偏偏,90%的翩翩美梦最后都照常搁浅。其余那10%,则要接受严苛的洗礼。

 

null

 

“就在那场婚礼前夕,我硬生生的撸完了2000只玫瑰。我娇嫩的小白手,遭受到了人生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凌辱”。

@来自山东临沂的朋友

 

“事业单外转行花店小妹,我只用了一个月。店里的日子,双手甩在半空,腰与头分离,偶尔还会收受到老板的暴击”。

@来自北京的31岁单身女性

 

“头都很少洗了,外出一双平底鞋,天亮走到天黑”。

@一个尝试开店的深圳妹子

 

null

 

花艺行业,心酸而壮烈。耐不得繁琐与平淡,就磨砺不出这个职业专属的美。

但不仅仅是花艺群体,放到任何一个职业细分领域,也必然都能写出一篇惊天动地的拓荒史。那种自给自足、双手创造的扎实感,是每一个个体真实存在的意义。

 

null

 

通常,生活阅历上有一定年头了,就会发现,那些叫的最凶,闹的最欢腾的,最后也怂得最快。通过喧哗,他们获得了暴增的流量,也就心满意足了。

而那些闷声搬大砖的姑娘们,转眼间,就真的干出来一家店来,长长久久,越来越好。

 

 

“开店四年,全年一百场婚礼撑着。那时候一群人躲在酒店地下室的楼梯口撸花,马扎都没有啊。到现在,团队已经15个人了。”

@深圳某花店老板娘

 

“3年花店,6年工作室,只有我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国内某知名花艺师

 

“花店势头正好,请来的花艺师不干了,我自己一个人跑到北京去学花艺。算算两年了,自己硬生生被逼成了花艺师。”

@上海某花店老板娘

null

 

我见过15岁做学徒,一路闯关到花艺总监的生猛大哥;

也见过42岁突然起义、投身花海的中年痴汉;

还见金融界的未来之星半路闪退,躬身低到与花桶齐平。

来来走走很多人,花开谢败又几年,是不是真爱,能从他们做花的眼神里看到。专不专业,握刀的姿势就能看个大概。长不长情,5年后再看。

 

null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