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花艺师老了,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花艺是一辈子的事业,对于真正热爱花艺的人来说没有退休的那一天。毕竟,花艺师也是越“老”越值钱。

当90后已经开始自称老年人,我们不禁开始畅想自己的老年生活。可看看眼前的生活表面上风风光光,背地穷得捉襟见肘,老年生活拿什么来保障?

除了物质生活,精神上也真的不想沦为让人敬而远之的大爷大妈,一边在广场上回味自己的芳华,一边在桃花下用丝巾演绎最后的诗意。

那么,有一天当我们老了,拿什么来保障年迈后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花艺师的老年生活,真的无需担忧。

 / 退休后,花开再度 / 

走出校园便走进了日比谷,在日比谷奉献了30年,树所谦付出的是青春与辛勤,收获的是日本国内前五的花艺排名,是专业化、体系化的花店管理知识。

2017年,树所谦带着在花艺圈的荣耀从日比谷退休。退休后没有离开花艺行业,更没有退休后的失落,反而成为自由花艺师后的树所老师开始将更加个性的自己展示在大家面前。

改变造型后的树所谦老师神似走红纽约的川本谕

 / 从未离开的不老男神 / 

树所老师在退休后迎来了新阶段,荷兰花艺师Jan Aartsen则是因为有了花艺所以才能成为“不老男神”。

白色络腮胡子,些许佝偻的身躯,身体上的形象已然一幅老年人的样子。但当来到Jan的课堂,他对花艺的热情、对花材的精心呵护,让我们每一位身体上的年轻人自惭形秽。

与花为伴半个世纪,Jan随着花变成熟、变衰老、赢得冠军,又将花艺传播给更多人。

 / 森林魔法师的气质养成 / 

树所谦代表了日本人的严谨,Jan Aartsen代表了荷兰人的奔放,国家的标签体现在他们个人的身上。

但意大利人的慵懒在Rudy身上完全找不到,米兰大学植物学教授的身份让Rudy从自然植物的角度诠释着花艺基础。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柔软的一面,我将我的柔软放进了花艺里。”Rudy的作品中,总是有一份浪漫的细腻。在他的身上,找不到老去的痕迹,整洁的衣衫、恰到好处的微笑诠释着什么叫做温润如玉。

根据施瓦特的研究结果,一个人对生活满意度最高的时候是在23岁。

之后的中年生活,会多数认为自己活得不如意。但只要熬到了老年,就会有极大概率的触底反弹,快乐幸福的再次迎来心理的满足高峰。

花艺师无疑是幸运的,我们的老年生活不用艳丽丝巾的装扮,不用去寻找身份的认同。

有花有技能,便足矣让我们获得精神上的满足,让我们一直沉浸在花艺的快乐中缓缓而开。

“灵魂生来就是老的,可它会越来越变得年轻。

生活的喜剧就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