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香港没有花店,却比90%花艺师做的好

小编按:

从高级白领变身花艺达人,这样的故事听得未免太多。每个出走写字楼的人,都说自己顿悟了生活的真谛,从此过的逍遥快活。Gigi却说:母亲节彻夜包花束的我彻底崩溃了。

本期讲述人:Gigi

– 这是讲述专栏第5篇文章 –

by:Gigi

2018年的母亲节,在熬夜打了几百个花束后,我决定换个方向重新开始,放下自己的“成绩”专注进修。

如果说以盈利状况来评价是否成功,那我之前的花艺从业经历是成功的典范。我是没有花店的,也没有独立工作室,但我每个月的营业额超过一万美金,同时雇佣了4名员工。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我没有选择租赁店面,一来是因为高昂的店铺租金,二是我做花艺的初衷是为了在家里照顾宝宝。

四年前,我离开了做的风生水起的金融公司,过起了专职照顾宝宝的生活,但是当我过上这种很多人羡慕的静好生活时,我却不能完全的享受其中。我发现自己不是可以安排好家庭生活的人,更不愿意让小孩子看到一个每天闲在家里不快乐的自己。所以,我要让自己忙起来,做些事情。

偶然的一次机会,开始接触到花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没有接触过正统的花艺训练,完全靠着跟网络视频学习,我竟也慢慢的忙了起来。

区别于其他传统花店,我的花艺设计讲究“一花一故事”,在我这里没有花店中排排坐的样品,客户需要什么样子的花艺作品都要提前和我沟通。

这样的专属定制虽然麻烦,但是对我来说正是将每个产品都当作独一无二的艺术去创作,我才收获了好的口碑、接到了大型的项目和商业场合的合作。

但是,这样的美好在今年母亲节这一天彻底破灭。长期与花草打交道,收获了好心情,却也惹的我花粉过敏,节日高强度的工作让我直接病倒地。

没有接受专业培训,即使我的作品再独一无二也存在局限性,我一直都只是在围绕着单品打转,花束、花篮、花礼……

想走出繁忙枯燥的瓶颈期,我需要学习新的、专业的花艺知识,在未来多接一些更大场面、更具设计感与挑战性的大型项目,少一些零散的花艺单品。

在Bjorn的课程中,他总能引导我如何去获取灵感,专业的德式花艺体系又让我看到了以前从未了解过的花艺领域。这次课程,可以说是大开眼界。

我现在所做的花艺,在香港也算是中高端的水平。在遥远的未来,我有一个关于花店的幻想,我要做一个集合空间,在这里以亲子花店为核心,可以一家人来学习花艺、品味小食、一同游玩……

回想我自己做花的初衷,正是想要让我的宝宝看到一个阳光积极、有事业的妈妈,而不是为了家庭牺牲自我,每日过的不快活的主妇。

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是花艺使我找到了平衡。

全文完

THE END

【讲述·Story】

是由鹿石公众号推出的最新专栏。在这里,你就是主编:以第一人称角度做讲述,分享有关花与美!欢迎有故事的同学们积极投稿!今天,大家看到的是[讲述·Story]专栏的第3篇文章,由姜玥供稿。

投稿及咨询邮箱: gary@sikastone.com

Tagged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