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造一座“荒芜花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专属花园,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透射着这个人的过往。

在世界的尽头,重写一篇荒芜,没有费尽心机的刻意修建,打造一属自然又自在的真实花园。

Derek Jarman的一生有着很多重身份,但他的这座荒芜花园在他去世二十年后才呈现在大众视野中。

Jarman生命的最后一年,与艾滋病抗争的同时他争分夺秒的将花园的故事记录下来,现在这部私人手帐被翻译成中文书籍《贾曼的花园》,从这本书中我们终于看到了这座不够娇艳繁茂,但让人为之痴迷的秘密花园。

Derek Jarman以导演的身份闻名于世,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名诗人、画家、植物学家。他在艺术上吸收了绘画与舞台艺术的精髓。

他的父亲是一名飞行员,从小他就跟随父母在世界各地的空军基地生活着。在意大利的家庭花园中他见识到了大朵的山茶花、火红的天竺葵、娇艳的玫瑰,第一次他意识到了自己对植物的爱,然而这一切都随着18岁Jarman搬离这里而结束。

1986年的春天,Jarman为筹备电影而寻找场景,看到这间漂亮的渔夫小屋Jarman心动了。

买下小屋,开辟荒芜,稀松的植被、随意摊在地上的漂浮木,Jarman被这片独特的风景吸引,就着这片荒芜种上了玫瑰,花园初具雏形。

Jarman花了不少功夫把当地野花引入园中,花园由此变得野趣盎然。

在这片最为荒芜的地里,Jarman帮助花朵对抗着恶劣的环境。植物种类逐渐丰富了起来,花园也开始生机勃勃,薰衣草、薄荷、芍药、金盏花在花园中依次盛放。

这座花园位于荒凉的邓杰内斯核电站旁,看多了伦敦、巴黎精致的花园,坐落于如世界尽头般荒芜之地的花园透着桀骜不驯的“野生”感。它被建立在卵石滩涂上,尝尽了狂风烈日塑造出了最野的美。

在英格兰肯特郡南部与世隔绝的海岬上,有着并非春夏秋冬的第五季度,这里有最毒辣的太阳、最稀少的降水量、似乎可以腐蚀一切的盐雾,在这里种植物听起来似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花园四周一片破败,核电站、老灯塔,被海浪卷起灯贝壳夹杂着漂流木。

然而就是这样一块看似寸草不生的荒芜之地,被Derek Jarman亲手打造出了奇迹花园。

它的冷淡不羁中,显露着花园主人的独特气质。

“规矩的草坪是有违天性的,我庆幸在邓杰内斯没有草坪。” Jarman认为过于精致的花园违背了植物自然的本性。

当花园中的花开始盛放,Jarman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在生命的末期,他选择将一切都献给花园。

Jarman宁可孤独也要忠于自我,花园中的植物正是他生命态度的折射。

电影《卡萨布兰卡》里说“如今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而Jarman将他的气质投射到花园中,在花木情间诉说着自己的洒脱与不羁。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