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五环外的大地花艺爱好者

斜杠青年倪小雨,

服装设计师兼花艺师,

7年前选择搬离北京二环,

住进了昌平的一个小村子里。

 

 

现在,受到小雨的影响,

陆续有10个好友也搬来村子里同住,

她们职业不同,

却有许多都曾在鹿石学习。

 

 

她们的生活宗旨,

是在老去之前就抱团生活,

一起玩花艺。

她们把大自然当作花器,

就地取材,

创作出了许多区别于一般形式的花艺作品。

 

 

倪小雨在村子里有一个工作室,平时靠定制成衣谋生,其余的时间里,她喜欢跑进村子深处的丛林里,玩大地花艺。住在村里的最大好处就是,周围的环境非常适合做大地花艺。

“当我们来到野外,首先要观察四周的环境,所有的创作都是就地取材,大自然给了什么,就用什么。”

 

 

用大自然做花器

可以获得忘我的快乐。

大地花艺艺术在国内兴起不久,3年前在鹿石花艺的课堂上,小雨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那时不免一头雾水。

跟着比利时花艺大师Stef Adriaenssens学习后,她才发现,这是一种完全颠覆传统插花的活动。

 

 

现代花艺大师Stef Adriaenssens

 

 

Stef Adriaenssens大地花艺作品

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和女友们就开着车到处转悠,看到喜欢的环境,当即就选定为创作场地。朋友们大部分都是Stef老师的学生,通过对EFDE课程的学习,都对精细的手工和大地艺术心领神会。

有时,她们会提前做设计和策划画好图纸,仔细考虑可以选用什么材料。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即兴“激情创作”。

 

 

小雨说:“大地艺术不像插花那样注重结果,你真正在做的,就是“忘我”,所以不会担心最后好不好看。”

有一次,小雨和姐姐回到宜昌老家,路遇一个山谷的时候被美景迷住了。随即下车脱鞋,卷起裤脚就跳进了溪水,摆弄石子、捡树枝、采野花做造型,浑然不觉天什么时候黑了。

 

 

还有一次,小雨花了4、5个钟头,终于完成一件特别满意的作品,突然间山里涌下大量的溪水,作品一瞬间被打散。“不用惋惜,它们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不属于我。这就是大地花艺最令人着迷的部分——不可预知。”

 

 

有人质疑大地花艺,但在上课时Stef Adriaenssens老师就特意嘱咐过,从当地的材料中挑选并制作大地花艺,才是真正的大地艺术。

将大自然稍加修饰,没有大面积破坏,也根本不涉及任何破坏和污染,使人们重新注意到大自然,从中得到与平常不一样的感受,这才是大地花艺最大的意义。

 

 

Stef Adriaenssens在北京完成的大地花艺作品

“大家注意不到的风景,突然变得有惊喜,和大自然的互动多了,人才会真正热爱大自然。”

野花生于自然,腐于自然,尘归尘土归土,仍然是最好的自然循环。

离开二环

搬到村里做彻底的手艺人。

 

 

小雨出生于湖北宜昌,1998年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去美国读服装设计,毕业后一直生活在旧金山,一边工作,一边坚持跟随日本老师,学了6年的草月流花道。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积累下了扎实的插花技巧,好像是为现在做大地花艺准备。”

 

 

小雨的草月流花艺作品

2008年,父亲突然得了重病,她决定回国生活。因为想做一个手艺人,就选择了姐姐所在的城市北京,开了一家自己的店,为客人定做衣服。

搬到这个村子之前,她的店开在工体附近,专门做棉麻服饰,当年在北京小有名气,王菲也来定做过几件衣服。

 

服装店越来越有名气,开始有加盟商找过来,小雨不得不放下了做衣服的剪刀和针线,忙于奔走,处理各种生意上的琐事。

虽然钱赚得多了,但她却有些失落:“我的初衷是想做一个手艺人,一个设计师,不是商人。”

 

 

小雨在村中工作室的院子

偶然的一次机会,她去昌平找一位花友玩,两人因插花相识,都是花艺爱好者。

朋友在那边的学校教书,小雨一走进那个村子,就特别喜欢,当天就找到了房东,签了约租了一栋老房子。

 

 

村子空中俯拍全貌

市中心的房子退租了,店铺也关了,小雨把家和工作室都搬到了村子里。从此以后,需要定做衣服的客人,都要驱车1个多小时,赶到郊外来找她。

意想不到的是,来的人都非常喜欢这里。“她们过来一看,我又拿起了我的剪刀,掌握了自己的时间。发现生活真的可以这样过。”于是小雨的女友们,也一个接一个地搬到了村里。

 

 

在小森林般的客厅生活

最重要是开心。

装修村里的房子,小雨并没有花多少钱,只是换了几盏灯,家具和陈设都是一直跟着小雨的老家具。

 

 

最早搬进来的时候,客厅没有摆放任何家具,而是堆满了绿植和花卉,盘腿坐在地上,连张椅子都没有。后来朋友来得多,为了照顾大家的舒适,才放了简易的榻榻米茶桌。

 

最大的一棵琴叶榕已经有十几岁了,顽强又皮实,是客厅的定海神针。它的周围摆放着春羽、桂花、鸡蛋花等植物,还有一只喜欢站在人肩膀上的葵花鹦鹉。

植物与小雨的一生联系紧密,从小长在三峡边的山里,她习惯了被自然绿植包围。“不管到几岁,如果每天在家里都可以像孩子一样,穿梭在森林中,那就太开心了。”

 

 

对于植物在生活中的位置,有一件小事可以很好的说明。

在美国学习草月流花道时,小雨曾经去日本老师的家里参观,老师每天都会在信箱下摆上一盆新鲜的花,哪怕只是很简单的当季小花飘在清水里。

老师告诉小雨,这个习惯是因为觉得邮递员每天都很辛苦,希望他们过来看到花的时候,能够感受到生活中的美,那一刻能够开心一点。

 

 

这一个印象深刻的小细节,成为了解答“花艺到底为什么而做”,这个问题最好的诠释。

小雨觉得,花艺真正的美,是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用心准备的温暖细节里。

 

 

小雨喜欢有禅意的中式院子,就给月亮门配了一棵简洁的松树,地上用白色石子铺了步道,再无多余的装饰,空间宽敞。

冬天的时候,她喜欢坐在窗边一边喝茶,一边晒太阳,舒服得感觉时间就像停止了。

专注体验当下的每分每秒,是小雨搬进村子后与大自然相伴最大的感触。

 

 

提前抱团生活

在自然中生生不息。

每一次做大地花艺的时候,天地间的自己都不断感觉到个体的渺小。很多生活中的焦虑,在做大地花艺的时候都能慢慢放下。

 

 

上午,大家去林子里跑跑步、遛遛狗、打太极拳、做瑜伽,在市集上向村里人买一些本地种的蔬菜瓜果。下午到晚间则是高度专注的工作时间,小接待预约的客人,思考设计,投入地做衣服。

 

 

村子里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所有人的卧房里都没有厚窗帘,每天太阳一升起来,大家就起床。大家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这些年来,村里住的人不少,但真正定居下来的,不仅要喜欢慢节奏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门手艺,不用朝九晚五坐班,能支配自己的时间,不求大富大贵,但也能养活自己。

 

 

手艺人们也保持着不断充电的习惯:“学海无涯,我们会经常分享彼此最近在学习什么,有好的课程会组团参加。”在鹿石学习花艺,也是圈子里的小默契,对于花艺的学习,鹿石的口碑也是品质的保证。

 

 

说到团体,小雨还有7位“家人”——3只狗和4只猫。

“家里的金毛是在卖肉的餐馆救回来的,当时它已经怀孕,救回来3个月后,生了一窝8只小金毛。”小雨送给朋友7只,定期回访,自己留下一只,陪伴死里逃生的母亲,现在母女俩每天都在一起。

 

 

收养的猫都是流浪动物,有从垃圾桶捡回来的,有路边捡到断了腿被救到医院的,也有被妈妈叼来丢在门口的……

小雨说:“人也好,动物也好,花草也好,也许相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是一种缘分。就像对于以后的人生,一切都是未知。”

 

 

未来会走向哪里,没有刻意期待,也不抗拒任何可能。

活在当下,就是最好的人生态度,生活,就像一场大地花艺。

– The End –

 

咨询课程请长按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