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随手丢弃的鲜花为这些“贱民”赢得了尊严

据意大利媒体《24小时太阳报》报道,普华永道近期在米兰全球时尚峰会期间发布了2018年也即总第三版的“Osservatorio PwC Millennials vs Generation Z”《千禧一代与Z世代对比观察报告》,报告揭示了千禧一代与Z世代不同的消费习惯及特性,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可持续性”被看做是一个首要区别。

“可持续性”似乎已经成为了当代社会中永久不落的话题,并关乎到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而对于花艺师群体,鲜切花的可持续使用一直是一个他们不敢直面的话题。这种产自自然的芳物抚慰了我们的情感,装点了我们的生活,却在耗尽芳华之后被无情的抛弃,遗留下无数的问题。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有一群人却拾捡起了这份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极大地改善了当代的生活环境,也润泽了一些弱势群体的生活,帮她们赢得了尊严。

▲HelpUsGreen开始致力于清理印度诸河中的寺庙祭祀用花,并以此改善了很多人的生活

一个塑料小凳。

一个女工称这是她在HelpUsGreen工作中最为欣赏一点。这家社会性企业由Ankit Agarwal所建立。该女工称自己现在比以前挣的多了些。生平第一次,她有了自己的银行账户,也得到了保险和退休福利。

Ankit曾问这个女工为什么看重这个塑料小凳,这只是个连200卢比(约合人民币18.9元)都不值的小物件。女工回答道“我已经53岁了,而此前的工作中,从未有人给我提供过一个座位。”

对于一个在印度被视为“贱民”的人来说,任何日常生活中与人格尊严有关的事情,都是与之无缘的,就比如在工作中为其提供一个座位。即便在今天,种姓制度在印度仍是一种极为顽固的社会秩序。基于所从事的职业,将人划分成不同的社会群体。

“贱民”在这个制度体系中,因其所从事的职业,而被认为是“不可接触者”。比如负责清理人类排泄物(手动清理)和死去动物尸体的雇工,制革工人,街道清洁工和鞋匠。这些人也因此面临着社会歧视。尽管种姓歧视和“不可接触”的概念早已被定义为非法。

Ankit想通过HelpUsGreen来打破的,正是这种将成百上千万人推向不公与贫困的压迫。这家位于Ankit的家乡坎普尔的社会性企业。最开始也并非是出于帮助“贱民”阶层妇女的目的而设立。而是为了解决另一个问题:清理每天由神庙往河中倾倒的海量祭祀用花,这些花都是由前来神庙祭拜的众多信徒所献。

印度每年都要产生高达95万公斤的神庙祭祀废弃物

HelpUsGreen的联合创始人,Ankit的儿时伙伴Karan Rastogi说 “坎普尔有超过200座神庙,每天的废弃物超过4吨”。

为阻止花中的农药等化学物质造成的水污染,他们开始在自家厨房里鼓捣这些用过的花,试图找到将这些废弃花材变废为宝的办法。

从一开始简陋的堆肥处理,二人很快转变为制作焚香,当然其中如砷和铅等有害化学物质是要去除的,就用他们自制的配方。

他们给这些产品的品牌命名为Phool,在印地语里的意思即为“花”。随着业务日渐发展,身为社会性企业应该有更多作为的想法渐渐清晰起来,即通过雇佣社会边缘女性以帮助她们。

观念的冲突

“对我们来说很容易问起‘为什么这些人会去做这样的工作?为什么她们要去清理人的排泄物?’”Ankit强调道“但一旦得知她们曾清理过污物和下水道,基本上就没人再想雇佣她们了”。

因此Ankit所寻求的不止是为她们提供工作机会——分拣收集到的花材以及制作手工焚香。同时也为她们创造一种平等的工作环境。这些女工的工资为7860卢比(约合人民币742元),略高于印度技能工人的最低工资。

▲这些女工得到了“妇女旗手”的称号,公司由此同边缘社群联系起来

除了诸如健康保险等福利外,“我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供清洁的饮用水,其次是厕所”,“这两样东西确保了所有在我们公司的人都是平等的,一旦你们开始饮用同一处的水,你们就都是平等的” Ankit说到。

在Ankit手下工作的一名叫Ranjana的女工,深知受到不平等对待的感受。

她曾是在医院辛勤工作的雇工,负责病人离开后的清洁工作。“这并非是什么肮脏的工作,但是所有人都说它是肮脏的。可不管怎么说你总要想法填饱肚子,不管你的工作有多脏都得去做。”

她说,有些雇主认为“仆役永远都是仆役,一辈子都是”,“我什么都肯干,但不是像奴隶一样工作”Ranjana说道。后来她通过自己的侄女在HelpUsGreen找到了工作。她的生活由此得以改观。Ranjana骄傲的展示着自己的银行账户“里面总是存有2000到4000卢比(约合人民币189到378元)的,从来没空过”。

她和她的丈夫从此不必再迟交孩子的学费。不仅如此她还买了一台液晶电视。她还是HelpUsGreen的“贱民”员工中第一个拥有洗衣机的人。

更重要的是,“那些其它种姓的人,如今他们也愿意来到我家,坐下来喝杯茶。他们以前从来不跟我家小孩说话的,但是在这里工作五个月后,一切都不一样了。”Ranjana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泛着光,“几年后会怎样?只有天知道”。

未来计划

Ankit和Karan希望到2020年,能够雇佣3700名女工(目前只有79人)。希望每天能够回收处理至少50吨废弃花材。

▲在Kanpur工厂做工的妇女

除了堆肥和制作Phool牌焚香,HelpUsGreen正在安装一条使用废弃花材来制作环保包装材料的生产线。他们将这种材料成为Florafoam,源自泡沫塑料的英文名Styrofoam,但是他们所做的这种材料是可以生物降解的。

在这家社会性企业继续生产创新型环保产品的同时“Phool品牌的灵魂,正是这些生产它的女工们”Ankit说。

“当这些女工同我们一起工作时,一种观念上的转变正在发生。她们因此而感到更加的自信。所以说这不仅仅是在解决生计,更是一个获得尊严,赢得尊重的过程。”

声明:本篇文章概要首次发表于”Our Better World”,观点由作者提供.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