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又拼命!她大概就是那个“别人家的”花艺师

她是鹿石小编眼中的“拼命三郎少女”

她用“拼尽全力”表达着内心对花艺的热爱:为了完成高难度的花束设计她可以熬到凌晨4点,睡几小时便又火力全开地投入第二天的课程学习。

她自带一种“少年感”。每天都过得“竭尽全力”像一个明天就要高考的高三生。也许上帝都会感慨给她的时间是最有价值的投资。

很优秀又很拼命,大概她就是那个“别人家的花艺师”。

——小编按

本期讲述人:山茶岛工作室创始人Fanfan Chow

– 这是讲述专栏第8篇文章 –

By:Fanfan

/咖啡 & 书 & 花,少女们想开的店我都开了

我的成长的经历,算是同龄人里不走寻常路的那种。

高中时我想当艺术生、想去读美术学院,被家里人阻拦后最终去了深大经济学院。尽管如此,爱折腾的个性还是让我在文艺的圈子里摸爬滚打。

念大学时,大一大二常常不在学校,那时候加入了“Why Not Exhibiy”——做艺术分享活动的团队。团队经常在设计公司或是书店的环境,将作品和作者邀请到现场,让他们讲述艺术背后的故事。从那时起,我开始践行让艺术走向大众的想法。将艺术普及开来,才是传承艺术的最好办法。艺术家不应该生来是孤独的。

大三上学期,我交换到了台北。在那里,我也碰到台大毕业的良师,让我找到了专业的热爱——市场营销。深入解剖商业之后,我开始在一些感兴趣的案例上进行应用,对于在艺术上的应用也更加有把握了。

在大四的上学期,我在为自己书店梦准备了三年后,走进了一家位于深大的书店——猫屎大书。开书店,对别人来说是一个很小清新的梦想,但对我而言却是值得苦苦思索和学习去实现的重口味梦想。我在这里工作的日子里,策过展、写过文案、学过艺术、读过营销,还当过见习店长,也曾免费给两个书吧做市场推广甚至管理。为了把握机会,连炸薯条扫厕所这样的琐碎工作,我也会努力去做。那时候记事本上每天有几项甚至十几项不同任务,很正常。

▲ 大四期间的Fanfan

单是做咖啡一项,当时还研发了不少书店专售的咖啡和饮品,而且绝不做廉价无特色的饮品。对热爱事物的偏执症状,我能列举上三天三夜。除了在室内设计、选书、活动甚至卫生等方面追求极致。

在书店的日子当然并不如幻想一样,卖卖书,做做咖啡,搞搞活动,闲暇时还能免费看书。现实是,休息的时候我就在写作业,有客人的时候就要做咖啡,到晚上头晕时才发现自己没吃饭。

很多女生想开书店,想做咖啡馆,想做花艺嘛,我全部都做过了,发现其实根本不文艺,是很理性的东西。我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也会觉得很难做。

尽管书店渐有起色,但时间无法调和后来易主。为了不错过去美国交换的机会,在大四下学期我申请去哥伦比亚大学读美国语言与文化,也还延迟了一年毕业。不料,在美国时因生病打乱对未来的规划。然而,从前梦想的花艺工作室,就在这之中发芽了。

▲ Fanfan的架构花束自由创作

/兜兜转转后,我和花在一起了

其实我很早就接触花了。在初中上插花课,安静下来的过程让我很享受。后来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些日本花道的作品,被这当中反映出作者的情感而吸引。第一次看见日式花道的作品,被简约的形态和意境震撼,从此就爱上了,记住了。由于无法接触到正式的课程,这个想法只是停留在心里。大学时偶然发现了喜欢的花道课程,自此我总算是上了道。

▲ Fanfan的日式花道作品

大三在台湾交换时,我在学校第一天就试听了一节欧式的花艺课,发现老师也教小原流花道,所以每周都会去淡水找老师去学习。台湾的氛围非常的轻松,来学花艺的都是阿姨级人物,纯粹因为喜欢。每周一次课,和朋友一起插花、聊天、喝咖啡、吃点心,那种宁静令我难忘。

后来在美国上学期间,生病后我的情况非常糟糕,情绪很不稳定。期间也继续学着花道,努力在学习中调整自己的情绪,越学越觉得心可以静下来体会很多东西。从不得要领,到一次次练习、做笔记,得到认可。一开始我的情绪很差,老师也觉得我都没天分的,天天挨骂。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开始开窍了,做得好一些了,老师也觉得能栽培一下我了。“也许热爱是最好的天赋,多用心去体会和刻意练习,自会有进步。”

▲ Fanfan的日式花道作品

对我来说,花艺的学习是由理论慢慢到实践。这是一门哲思与美学的学问。 遵守总结出来的审美和规则,慢慢到一定境界后才有资格去自由发挥,才有机会去创造一些东西来表达内心。先了解自然,学会和谐的美,再在这个框架中去表达自己。

大概是从15年起,我有了自己的花艺工作室——山茶岛工作室

“山茶岛”工作室的发起真的很简单也很意外。两三年前,虽然我取得了小原流的教学资格,但当时我的正职是独立理财顾问。内心在想:如果未来能有自己的工作室就好了。很巧的是,在那不久后,我家附近有一家酒店真的腾出了一个极小的仓库,租金很低,我便直接租了下来,倒腾一下翻新为我的小工作室。

本想在工作室教日本花道课程,但立刻就有朋友想订花束,当时便自然而然地开始自学西式花艺来应付订单。慢慢地,我也不做金融的工作了,花艺副业也从此变为了我无法割舍的唯一主业。

▲Fanfan的课堂作品

来鹿石学习西方花艺,则是因为被Frédéric老师的作品打动了。

这两年,我一直在看学校里大师们的作品,纠结着选谁的课开启正式的西方花艺的学习,看谁都觉得厉害。但真正下决心,还是因为Frédéric的作品触动到了。

以前,为了工作室的经营,我也会去学习漂亮的韩式花艺。后来看到了法国老师Frédéric的作品内心便有了这种念头——好希望自己也能创作出这样的“艺术品”。我渴望无边无际地应用材料和技巧,不仅要能表达感受,传递感情,而且希望它在有美学基底的,它的设计是经得起推敲的。

▲与Frédéric老师和好友苑琪

所以说,学什么花艺,我更看重,跟谁学。

在见识过花道和西式花艺的不同流派和风格之后,我也做了很多自己的“创作”或者“产品”,所以总是被朋友问,“你喜欢哪个流派?你喜欢哪个国家的花艺?”

在这接触花的第六个年头,我的答案是,几乎什么流派和风格都喜欢,但是,看谁做。只要见到了这个类别中的精髓,见到了优秀的作品,我就会感受到,“原来xx流的最高水平可以是这样的”,“原来xx大师能把xx风格演绎得这么漂亮呀。”

我的工作室也在摸索着方向,零售、课程、场地布置,并没有确定下来要以哪个为主,所以学习的时候不会只考虑商业价值,而是考虑先把喜欢的花艺学到脑子里,毕竟花无论作为艺术品还是商品,最基本的特质就是要美。如果是美、独特、高级、有情感,那就更好了。

/花艺,是无法速成的路,是一种生活方式

▲ 取得小原流花道的教学资格

在当下追求速度的社会中,花艺像股逆流的沉静力量。在日式花道的学习中,我一步步通过了初等科、本科、师范科一期、师范科二期、准教授的课程。在西方花艺的学习中收获了与大师的学习:从基础到高阶,从Frédéric老师、到Tanus老师:西方花艺是虐,也是融会贯通。

在课程中学习架构设计时,其实可以用到一些日本花道的固定方法。同样的,我做的花道作品,也开始有一点点跳出框架的现代元素。

不过,跟大师一起高强度学习西式花艺,使用非自然的材质更普遍。每天绕铁丝绕毛线、编制、烧热风机、使电钻、搬搬抬抬……体能消耗极大,因此不上课的时候我都会有高强度的健身计划,目的就是把体能练好来支撑大型作品漫长而耗能的制作过程。同时,要领悟老师的设计理念并且实现出来,也很烧脑。

▲与Tanus和Paul老师一起的项目设计

身边同学平均年龄总是比我大五岁十岁,甚至二十岁,有时候她们会说:“你还年轻,可以慢慢来。”这句话六年前学花道我听过,六年后学西花也还会听到,而我内心却一点也不敢懈怠。那些我所欣赏的花艺师,比如巴西老师Tanus,十多岁就开始在花店工作,直到今日依然孜孜不倦。我和他们的差距这么大,又怎么敢松懈?

所以,现在我的学习进度很密集,还要给自己加功课。Tanus让我们做一个婚礼设计,我会在两天之内翻书找灵感、逛花市看花看器皿、做平面图、做3D全景漫游、做PPT做总体陈述……如果有机会,也会很主动和老师一起采购,顺便拍拍照和帮忙翻译。

或者,做完Frédéric要求的课堂作品,晚上还会拿着手上仅剩的材料和植物去再做新的创作,并且和同学互相讨论、拍照记录。这样就不用结,到底是“认真交作业”还是“大胆玩一把”了,“We do both”…

▲Fanfan的即兴作品

毕竟脑海中有很多灵感,现在不做,以后也做不完。现在不空杯形态谦虚学习,日后创作也不会有多美吧。

无论晚上熬到多晚,第二天早上我都要尽量打扮得体,因为内心极尊重和热爱当下的课程,而且希望拿着作品拍照时,留下美好的记录。

这样折腾(或者说这样作),固然很累,但我依然精力充沛,学得特别多特别快,而且很享受。深夜在空旷的教室里做着喜欢的作品时,嘴角都无意识地挂着笑。

▲Fanfan的作品

如果非要给我的个人风格下个标签,我想,那会是花道的严谨与自然并存,也会是法国的浪漫。这二者本不冲突。

在接触美的东西的过程当中,心变得平静,这样的交流比起日常更加深入。在我的花艺课堂上,我需要准备讲义,除了花艺技巧,还有背后延伸的文化、品格。比如完成作品后必须要把桌面收拾干净。这是你的态度,有始有终,细节考验人品。也正因此,如果有学生告诉我,她在精神上比花艺上有更多收获,我会更加欣慰。

▲Fanfan的作品

论技巧,当我想做某个形态某个感觉的花艺作品,它是新的、未知的,往往同时用上西方花艺和日式插花的技巧,有时候我都不太记得是哪门课上学到的。

论风格,我的作品最终呈现的,一般都是:配色和谐、简约平衡、线条流畅、沉淀感情。你无法界定这些特质只属于法国还是日本,又或是它是不是中国花艺师特有的。

为了突破固定思维,我还选了巴西老师Tanus的课,就是想避开所谓日式欧式,做更原生态、更奔放灵动的空间花艺。顺带一说,课上还克服了对“高空作业”的恐惧。

▲Fanfan的作品

因为很热衷做作品和拍照记录,即使不刻意宣传,还是会逐渐有人喜欢我的作品,甚至会有花艺师好奇地来认识交流。被认可会很高兴,因为他们之中不仅有文创工作者也有同行,而且认可不拘一格的花艺作品。

我想,艺术创作和商业价值并不矛盾,未来希望探索出新的方式,良性地兼顾二者。

▲Fanfan的作品

目前我的规划,还是踏踏实实地不断学习和探索式地做作品,这是对天马行空的大脑最好的心态。自从看到人体花艺展,对花艺走秀也很感兴趣,甚至想和服装结合。论终极目的……希望有一天我能在教堂做花艺,不论是婚礼还是日常布置。

花艺,不仅是满足自我,也想要治愈别人。

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能实现呢?

山茶岛工作室

网站 http://www.camelliaisland.com

欢迎大家交流&联系

全文完

THE END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