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花与当代年轻人的性生活”

猎聘网x网易春风发布了《职场人性福指数大揭秘》,超过七成职场人对于自己目前性生活状态不满足,其中互联网行业性福指数最低,近三成互联网人表示工作时间太长,属于自己的夜晚时光太短……

这份颇具趣味性的调查直指当代年轻人性生活的问题。

近十年来社会结构巨变,涌现出大量工种,在这十年里成长起来的当代年轻人面对的是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比起父辈的青年时代,当代年轻人普遍很缺钱……信息越来越扁平化,更渴望去享受更大的物质生活,物欲被时代无限放大,而与高消费形成差异的是并不算高的工资。

隐形贫困、焦虑迷茫、循环加班,这些都是当代青年的标签,他们的压力超过以往任何一代,才进入社会就被削去了锐气,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这些烦恼正在逐步压垮当代年轻人的性生活。

性生活在当代不再只是受到男女情感关系波动的影响,来自社会的压力、工作的烦恼、薪资水平等因素都成为了影响性生活的关键变量。

当代青年无性生活的状态并不仅发生在我国,日本很早就开始用“无性症候群”这个词来描述对性生活失去兴趣的人,调查显示日本40岁以下民众对传统男女交际失去兴趣、独身人数逐年飙升。

有人曾调侃,在这样一个年代年轻人低头有3000件琐事要烦,抬头有30年贷款要还的时代。比起拖着疲惫的身躯谈性爱,又要练腹肌、又要说甜言蜜语、又要花钱买花制造浪漫,年轻人还是更愿意一个人安静的做一条咸鱼。

前段时间两部女子图鉴刷遍全网,网友们吐槽剧集中讲了太多恋爱的故事,看不到真实的奋斗。但是,女主们正是在一场场恋爱转折间得到了对世界的新认知,从而在事业上有了新视野。情爱与生活,从不是矛盾的。

女主角们追求的生活十分明确: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房子,女主角们的目标都是“自始至终,我只想被别人羡慕”。而千千万当代青年所真实经历着的生活,却是充满了迷茫与焦虑,在二、三十岁人生的最美好阶段,他们“体力不支”、“有心无力”。

当我们将无性的青春归咎于时代的变迁时,也想起曾经的一个故事,作家三毛收到一封读者来信,信中的女孩用了一连串的贫乏、黯淡、自卑、平凡、卑微、能力有限来定义二十九岁的自己。

而三毛则是在这个女孩的描述中看到她对生活的冷漠,“将房间粉刷成明朗的白色”“去花市仔细挑选几盆悦目的盆景”三毛建议女孩以享受生命的心态去获取自由自在的生活。

比起女子图鉴里的虚构人物,当代年轻人真正缺少的不是性生活,而是缺乏明确的生活目标和对生活真谛的理解。

当我们将KPI、年薪、车房错误的定位成生活幸福感的源泉,也就和真正的幸福擦肩而过。“只有7%的人会每周买花,手写思念。”这段冰淇淋的广告语也揭示了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普遍缺乏仪式感的事实。

买花也好,写信也罢,在这些仪式感的深处藏着的都是生活的幸福感。放下被时代左右的焦虑,生活还有很多动人的美好,做让自己感到幸福快乐的事情,会觉得生活原本很精彩、也很值得去爱与被爱。

有趣的事情是,无论是《上海女子图鉴》还是《北京女子图鉴》女主的好友中感情最顺利的那个都在婚后开起了花店,做起了有爱有生活的幸福花店老板娘。

真正的幸福感并不在于拥有什么,而是感受到了什么。在这个物欲时代,我们拥有的每一样物品都在占用着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反倒是自然的鲜花,简单质朴,在观赏它开放衰败间感受生命的过程。

野心、欲望,当我们身上所背负当事情让我们失去了年轻的快乐,那不如换种方式生活,从买一束花开始取悦自己,把美好归还于生活。

近期课程

Alex Choi “婚礼花艺特别研习课程”

2018年8月16日-8月21日

Tagged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