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Jürgen Herold | 没被颜值俘获的我,被真诚圈粉了

null

 

在我采访Jürgen Herold 之前,向不少人询问了对他的看法,当我问出这个问题时,无论是学员,还是与他合作过的工作人员,但凡提到这个人,眼睛都会一亮,然后说,

“帅,多帅啊!”

 

null

 

这回答,真是质朴又真诚………..所以这个长的好看的人,除了长的好看,他还是个怎么样的人?

 

null

 

采访开始

START

Q1:你为什么想要成为一个花艺师呢?你现在的工作如何给你满足感和成就感?

Jürgen:我是在16岁时决定成为花艺师的,我之前一直想做一个金匠,但是后来发现这不可能实现,然后我也在想,我想要做些什么呢?当时我只知道两点,第一点是这工作应该是让我开心的,第二点就是应该是关于手工制作的,我喜欢自己手工去创造一些东西,后来我就确定我想要做一名花艺师了。

 

nullnull

 

Q2:你认为自己作为花艺师,和别的花艺师相比更擅长什么呢?

Jürgen:在一个作品呈现出来之前我就已经在大脑里有了清晰的图像了,也可以说是提前计划吧,对于这个作品的概念,名字,有什么含义……我知道有些花艺师是先按照感觉做出来后再去想这个作品的名字,含义……我一开始就已经很清晰了。

 

nullnull

 

Q3: 哪段经历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可以是你的从业经历,也可以是你的人生经历。

Jürgen:(不假思索)我儿子的出生,当然还有就是我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我在更年轻的时候想要有名有利,现在,在某些程度上我实现了这个想法,还不错(笑)。

 

null

 

Q4: 我从你的Facebook上也看到你在为很多名流设计晚宴,你从哪里得来这么多的灵感?怎么样从灵感顺利地输出成为作品呢? 

 Jürgen:其实我认为灵感并不难有,但凡你有机会去创造你就一定会有灵感。比如我妈妈之前在我家开的面包店里做收银,我就经常说我妈妈不需要“灵感”或者“创意”,她的工作性质也不需要她有灵感。但凡你所身处的环境需要灵感,灵感就会自动找上你。

 

nullnull

 

当然了,我也会去大自然,去博物馆,美术馆等等地方寻求灵感,当你从你的工作中获得了一些满足感和成就感时,你就会更主动地寻找。

 

nullnull

 

Q5:  对于自己的花艺未来,你有什么期望或者规划吗?

 Jürgen:我当然有一些想法,比如今年参加这个比赛,明年参加这个比赛等,但是我还是想要完全地对当下满意,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顺其自然,活在此时此刻,我并不是那样会有一个“待办清单”然后做完一项划掉的人。

 

null

 

Q6:如果现在你用三个词语来形容自己,你会用哪三个词?

 Jürgen:安静/内倾;手艺人;深思熟虑

 

null

 

Q7:你曾经评价中国学生专注且好学,我这次来你们班的时候也发现了,大家都很积极地问问题,在听讲时也很专注,是不是中国学生的这些特质并没有变过?

Jürgen:我觉得这次的学生可能更优秀吧,这不是赞美,我觉得我在陈述一个事实。我很早就发现中国学生相比欧洲的来说有着更强烈的驱动力和在事业上的雄心,不过我想也有可能是付了钱所以会更上心吧(大笑),我在欧洲的一些课程是免费的,所以欧洲的学生就没有那么地认真。

 

nullnull

 

还有的话,就是我的教学能力也在随着我的经验在增长,我尝试了很多也总结了很多的经验,所以学生也能学到更多。

 

null

 

Q8:接受了那么多采访,有哪个问题让你耳目一新,是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

 Jürgen:刚看到问题我其实还真的没办法突然想起来,我实际上是没有特别大的欲望去向别人倾诉什么事情的人,还是比较内倾,比较安静的那种人吧。

 

nullnull

 

Q9:现在开花店的老板经常面临员工在学完之后就离开另起门户,这点让花店的经营者也很头疼,德国也会有这样的状况吗?

Jürgen:当然,我曾经想要在一个花店成为学徒的时候就被要求如果之后另立门户,那必须要开在离这家花店15公里之外的地方。所以这个问题我会觉得,这种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你真的要承认这个事实而且要接受它。

 

null

 

我们每个人某些程度就是在为自己着想的,每个人都想要向上走,向前走,你阻止不了的,但是当他/她作为学徒的时候你要尽可能地培养她们,给你能给的,因为无论如何,这些经验教训还是要传递下去的。

 

null

 

后记:

采访结束后,我们随意地聊了聊,他坦诚地告诉我即使自己选择了这个职业,即使有热爱,但是仍旧有很多痛苦,他也相信每个人都有,都在背负,我讶异于他如此地坦诚,也感谢他的坦诚,让我能在这群“执着于一技”的人中瞥到一丝的卸下盔甲的疲惫,闪光灯对准让人惊叹的花艺作品时,也可以照进这群“花艺手艺人”的内心,或许我们之后会逐渐地了解更多。

 

null

 

Jürgen除了他坦诚,安静的一面,最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真诚,他会反复念叨工作人员的名字努力让自己记住,即使他还有一个班的学生的名字要记。

 

null

 

当他很抱歉地第二次来问我姓名时,我直言自己并不在意这个事,但是他仍旧觉得“那多没礼貌啊,这样很粗鲁”,然后再次反复念叨着我的名字离开。这时我才发现没被他颜值吸引的我,也被性格圈粉了,心里默念一句“Jürgen还真的是挺帅的。”

– The End –

 

null

 

<花卉商业运营与品牌管理课程 >

Operation And Management In Floristry

2019年7月21日-7月28日(北京)

导师:树所谦

Tagged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