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的“花样年华”

汪曾祺先生在《人间草木》中的一段话,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管得着吗!”——用这句话为自己、为男花艺师打Call!

本期讲述人:Bear熊畅

– 这是讲述专栏第4篇文章 –

By Bear熊畅:

我是熊畅,一枚奋斗中的男花艺师。

null

每个人都有与花结缘的独特方式。

我和花结缘的方式则很“重庆”、也很“好笑”——为了蹭空调。

null

重庆的夏天真是热到崩溃,因此几乎我的高一和高二的所有长长短短的假期都是在伯父的花店“美心花屋”里度过。

null

伯父的花店似乎谈不上淡季旺季,大约只能说“淡日”或“旺日”吧。

人类为365天里的某些日子加上了特殊的含义,又通过特殊的行为不断强调这些日子的意义非凡,于是便觉得其特殊得理所应当,这些日子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所谓“节日”。

一束富含深意的鲜花,成为很多人心中诠释节日最优雅的载体。

null

来花店的顾客形形色色,有的人情感直接而猛烈,有的人委婉而羞涩,不同的人偏爱不同的花。

这是人与花之间的关联中最迷人的地方——我们给鲜花赋予了超越其本身的内涵,而鲜花回赠的意义,又要多于我们的赋予。这也是我热爱花艺的初衷。

在大学毕业之后,我一开始是从事着建筑类的工作。可能很多人并不了解建筑类职业的特点,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日子里我几乎一个月里天天都回不了家,天天睡工地,工作强度很大。

null

▲Bear所在的花店“芣苡”工作照

与女友相恋七年,也是因为我的工作原因开始异地恋,没有个人时间和空间去陪伴家人。因此在很多原因下,顶住压力,我选择了转行。

机缘巧合之下,在高中“与花相伴蹭空调”时代的十年后,我来到了现在工作的花店“芣苡”(fú yǐ )。芣苡,是《诗经》中的植物名,也代表着古人在采摘植物时的快乐之情。对我来说现在这份工作的这种感受就仿佛是赴鲜花的十年之约。

从此,我告别了钢筋水泥的世界,来到了我的花海。

nullnull

▲2017年 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 会场布置现场

一个男生,从事花艺事业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顾客会有顾虑,男花艺师的作品能看吗?家人会有担忧,男花艺师有前途吗?

万幸的是,我还能拿出满足顾客需求的作品,万幸的是我还能用一份不算微薄的薪水让家人放心;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我乐在其中。

null

不是只为生存的疲于劳作,与花为伴的快乐是显而易见的。我可以在自己的节奏下工作,双手亲自打理下的一枝一叶真的都会变得有魔力。

让每一枝离开土壤的花儿,在生命转瞬即逝之前,得到艺术上的永恒。我往往沉醉于这种永恒,不因人,不为事,只为这双手之上的生命体验,令人神往。

null

闲言碎语并不可避免的,男生舞花弄草,就要贴上“娘”的标签。好在如此“政治正确”之人终是少数。

正如汪曾祺先生在《人间草木》中的一段话,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管得着吗!”

null

如今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花艺师,每当欣赏大师们的优秀作品,我总是忍不住惊叹。

遗憾的是生活赋予我的诸多灵感,我还未能将他们表达出来,也是因此我来到鹿石学习,期待我的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学习和提升。

null

我知道,花艺的宫殿芬芳馥郁,我不甘于停在门前向内张望,我要走进去,与花同开。

全文完

THE END

【讲述·Story】

是由鹿石公众号推出的最新专栏。在这里,你就是主编:以第一人称角度做讲述,分享有关花与美!欢迎有故事的同学们积极投稿!今天,大家看到的是[讲述·Story]专栏的第4篇文章,由熊畅供稿。

投稿及咨询邮箱: gary@sikastone.com

Tagged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