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艺师,唯天性与热情不能丢

他们是一群玩泥巴的好手,
能把胡萝卜拾掇得有模有样;
他们去花市捡垃圾,
还把塑造吹成了云朵的样子;
离开时,双手污渍渍的……
你想象不到,他们是一群花艺师。

 

 

来一波人,走一波人
离开时,带着不同的际遇和感受。

 

 

就像一段短途旅程,亲身经历了,方知过程的精彩,但最重要的,还是抵达。

不敢奢望他们总能搬出气势窜天的大作,但会有一个信念出现,支撑他们通向下一段旅程——那是关于做成一名优秀的花艺设计师的全部秘诀。

 

 

对于这样一次历练,不求太过严苛,也不希望过于放纵,刚刚好,便好。

刚刚好的说法是:老师不会因为晚间10点下课而过分心疼自己的学生,这是磨砺的常态;也不会因为松懈下来的斗志而责怪你,只拿结果来评断;正常交流可以夸天说地,亲密之谈可以闪烁法式情调。

 

 

Frédéric具备所有法国人的浪漫调性,但又夹杂着德国人的严谨,理性而飘飘欲仙,带领这一群学生赶往西方现代花艺的卓越高地。

 

 

这五天,他们经历了什么?

如果你很看好材料的自然肌理,那么Frédéric会至少给你100种选择。

 

 

通常我们在做实际的花艺产品设计时,很多问题会自然显现,花艺师很关注的一点是:鲜花很美,本身就很美,这种美要如何交相映衬才能更具表现效果?或者说,有没有更好的载体可以承载这种美?在这里,你可以寻找到答案。

 

 

桦树皮的斑驳不会抹杀掉它的自然痕迹,黏土的浓稠显得调皮而任性,咖啡豆也能拿来组合成黝黑的颗粒感表面,芦苇杆顺从而不羁……

如果你很欣赏形态的变化多端,Frédéric也会给你100种选择。

 

 

如果你有天生的灵光,那恭喜你!但想象力的增幅大部分还是来源于学识与经历,多数情况下,需要有人去打通这个障结,一旦点透,视野便能成倍扩张。

在Frédéric的世界里,没有形态的雷同与千篇一律。你可以像个超能魔法师一样,质化任何想法。

 

 

在成为一名出色的花艺师之前,必先经历认知上的拔擢,如果有幸颠覆一次,自然是更好。我们想象不到外面的世界,只有亲身参与了,才能感同那一份瑰奇。

 

 

至此,鹿石本年度最后一期高阶花艺课程正式结束了。有幸与Frédéric及一群可爱的学生们共处5天,来年见。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