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花艺掌门人,备受爱戴的明星讲师!——专访Tanus Saab

原创 2017-11-14 鹿石 鹿石花艺

南美洲大陆,植被茂密,扑面而来是蒸腾的热与水汽。

标志性的热带风情,正是Tanus Saab的家乡——巴西的魅力所在。

那里的人民大方爽朗,忠于本心。在他们的文化里,肢体语言是表达情绪的媒介,也是最直接的沟通方式。

他们热爱舞蹈,酷爱足球,充斥着蓬勃的生命力。

他们热情,真挚,挥洒着天赋与感情,只追求完整生动的表达。

Tanus Saab作品

他们信赖鲜活的媒介。对他们而言,那才是情绪与创造力的最佳载体。

Tanus选择了鲜花。

当一朵花的生命处于未完成时,那延续伸展的状态,就是意犹未尽的杰作。

Q:建筑系出身的您,是如何走上了花艺道路的呢?

A:我的妈妈是一位花艺师。小时候,家里的那间花店就是我成长和学习的地方。

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每天和植物打交道成为了生命中自然而然的事情。

其实学习建筑的初衷也与花艺有关。

在我十八岁那一年,人生刚刚展开,正处于求知欲非常旺盛的阶段。我想要学习,想要了解更多有用的信息,让自己的能力进一步提升。

于是我选择了建筑专业,学习怎么科学地做系统规划。

这段学习经历让我的花艺设计事业受益匪浅。因为当你着手做大型项目的时候,你就会需要更加庞大的知识储备。

Q:可以具体说说吗,这样的教育背景对您的花艺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A:建筑的世界广阔宏伟,精彩纷呈,像一个巨大的宝库。那里有许多内容可以给我启发。

念建筑专业的时候,我不光要锻炼自己做设计与规划的能力,还要学习艺术知识,了解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

学建筑的过程让我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经验,不光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我知道什么样的比例更完美,几乎一眼就可以辨别出个中好坏。我也明白这样的比例关系为什么好看,可以从理性的角度去理解它、阐释它。

Tanus Saab作品

而对花艺创作来说,比例刚好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

钻研建筑学也让我对结构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在创作大型空间装饰的时候,对建筑的了解和熟稔给了我巨大的帮助。

Q:您是学生公认的超级棒的老师!在教学方面,您有什么秘诀吗?

A:听到这个评价我真的很高兴!(此处有Tanus星星眼)

如果要说有什么秘诀的话,应该就是用心了。用心,才能做好教育工作。

在我小时候,我的梦想其实是当老师。这也和我的家庭有一定关系。

我的爸爸当了三十多年的大学老师,而在那之前,他曾经是一位牧师。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首先,你必须非常有耐心,才能胜任牧师工作。你也需要真心喜爱教育事业,才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也许人们潜意识里总是想要靠近自己的父母吧,我现在既是花艺师,又是老师,等于是结合爸爸妈妈两个人的职业。(笑)

Q:目前您的工作重心是?

A: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曾经得到过许多帮助和支持。

无论是最初起步时,还是现在,我始终都能感受到来自身边人的善意与温暖。

所以我也非常想要帮助那些刚起步的花艺师们,将这份力量传递开来。

还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注意维持学术与现实之间的平衡。

我坚信,花艺师不仅需要磨练技艺,掌握扎实的理论知识,更要立足现实,关注最新潮流趋势。

2017年5月,大型空间花艺设计Workshop

花艺界正在发生什么改变?这是身为花艺师必须了解的事情。

所以我总是努力兼顾花艺事业与教学,将实战项目中的新体会带到课堂中去。

Q:您对未来有一个怎样的规划呢?

A:(沉思了一会)我对目前的一切都很满意。

未来么,我会继续保持家庭,事业与精神世界之间的平衡。

明年我也想继续为鹿石的学生们带去新的想法和有意义的内容。

之前有很多学生询问过我出书的事情,现在我已经正式开始筹划写书事宜,正处于构思和立意的阶段。

我希望可以通过这本书传达出一些明确的信息,为大家提供共鸣和启发。

文/Tinta·图/ADE+ICTOYS+Gary

商务合作 | 小编应聘:gary@sikastone.com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