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二病老头关掉经营32年的花店,要和鹿石搞大事情

 

人活得久了,那种棱角分明的独立思考法自从初中二年级以来越来越少,慢慢变成了老被人带节奏的大众。而有个来自比利时的老顽童却不妥协,大喇喇的想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2017只剩下两个星期可以挥霍,Stef决定关掉花店,在鹿石的平台上开设专栏撰文,将2018全心投入教育事业当中!

这个决定让Stef的老顾客心痛不已,当地电视台和报纸也在持续报道此事,将爱好变成工作,入了花艺大坑的你,如果你不想深夜躲在玫瑰刺堆里用毒鸡汤缓解焦虑,可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当地报纸用一整个版面介绍了Stef的花店

在成功经营了32年之后,我决定关闭花店,全心在鹿石教授EFDE课程

大家好,我是Stef!

目前在北京鹿石花艺教授欧洲当代花艺设计教育体系课程(EFDE)。从今天起我会每周撰写三篇文章。这些文章的主题会非常多样。主要是关于花艺作品,但也有和整个产业相关联的内容。在未来我们的职业不仅仅是买花买花,所以我很看重人文情趣和通用知识的重要性。我们的未来将由产品的附加值和故事情节来抉择。因此,如果你想在业内取得成功,教育体系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文章是由我本人、我的妻子及助手Katrien,以及我女儿Anneleen来撰写。我们希望能借此向你介绍我们在鹿石的课程,同时也想让你感受到我们的激情,对这个世界上最美好职业的激情。

△Stef与他的花店将要告别

我们从事花艺行业已有32年了,而这段漫长的从业经历也是EFDE课程的基础。我们可以把从自己的花店,还有为花艺杂志、国际研讨班和工作室的工作过程中,以及从竞赛和教学中积累起来的经验传授给我们的学生。为了在鹿石教学,我们昨天(12月5日)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我们通知了报纸和电视新闻频道,我们的花艺生意从2018年1月1日起停止。尽管这感觉就像是亲手扼杀了我们的孩子一样,但我们别无选择。要么我们继续自己的花艺生意放弃教学,要么就选择全心投入到我们的学生和EFDE课程上面。

这看上去是个奇怪的决定,从生意的角度看也是冒着很大的财务风险,但我们之所以迈出这一步是有着自己的理由的。我们认为鹿石花艺是中国最好的学校,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也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此前曾执教多年,从未见过哪所学校有鹿石这般专业的教学方式。这里的理念、环境氛围,还有和蔼敬业的教职员工使其成为了举世独一无二的学校。因此,我们决定在这里发展EFDE课程项目,也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对于Katrien、Anneleen还有我来说就如同是梦想成真了一样。

△ Stef与妻子Katrien

如果我们能在鹿石花艺取得成功,那也是为中国的花艺领域做出了一项重大贡献。随着我们使用全世界最为完善和专业的EFDE花艺教学课程项目,来培养出中国全新一代的花艺师,中国将在国际花艺界的地位也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所有的这些积极因素都更让我们坚定来此执教。

我们服务了超过32年的客户们自然对此不太高兴,毕竟他们再也买不到我们如此有创意的产品,只得另觅他途来满足自身需求了。而对于我们来说,因此带来的痛苦则多少可由教学带来的乐趣以及目送学生毕业时的喜悦而缓解一下。

△鹿石的学生都是Stef的宠儿

因此,我希望你们能够关注我们接下来的推送文章,我向你保证这些文章读起来会很有趣,甚至可能会给你带来灵感和启发,到鹿石预定EFDE项目,参与到我们的课程中来。

 

祝阅读愉快!

 

Stef Adriaenssens

 

 

最后,Stef的EFDE课程M1作品美图奉上~

△“当代欧洲花艺设计教育体系课程”(EFDE)中M1作品

 

图片/阿德 · ICTOYS · Stef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