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作品言说个性,恰又知晓如何平衡:好的花艺师最是懂得收放!

身为花艺师,最大的妙处就在于:你能用自己的作品来“表情达意”。

诚如歌手写歌,作家写诗——那些能用歌声赞叹,文字描述的“细腻情感”,花艺师一样可以完美呈现。

只不过,素材不再是婉转的音符或是隽永的文字,而是手中的花材和架构。

1

平铺太无聊,动感才有趣

现代感十足的婚礼花艺设计,“绝妙的架构搭建”和“精简的花材使用”才是花艺师想要表达的重点所在——哪怕,它只是个低桌花。

如果不用丰富的花材来堆砌,这样一款低矮的桌花作品,该如何表现才能足够吸睛呢?

 

 

在这款低桌花作品中,先是以平直的红瑞木沿着花器平铺分布,边界却不受容器大小的限制,两边各有不同程度的延伸;

再是如汹涌海浪般动感的曲线,从二维空间里“异军突起”。平静的表面被打破,一种对抗般的张力顷刻浮现。

顺手牵几只郁金香,顺着架构的走势温柔依附,架构强烈的对抗感瞬间便被中和了。

 

2

风景无限,尽在目光所及处

一款四面观的高桌花,最重要的“观赏面”全在宾客的目光所及之处——知晓了这个原则,桌花的形状、花材的分布、细节的处理,便都有了参考的依据。

Rudy先是将圆形的花泥球固定在支架上,再以短枝的蓬莱松将其打底覆盖,创造出一种轻盈而柔软的表面效果。

再将红瑞木剪成短枝并以装饰铁丝串联,均匀的包裹在花泥球表面——这些红瑞木挂串不仅起到了装饰的作用,也进一步为桌花塑造出“水滴状”的基本形态。

 

 

众所周知,高桌花的高度应该高于用餐者的交流水平面,但这样一来,光秃秃的桌花支架实在没什么看头。

将红瑞木挂串多余的端头沿着支架缠绕向下,单调的支架立刻就变得生动起来。

 

 

 

在加花的过程中,先从最重要的花材开始加起:蝴蝶兰的弧度顺应着花泥球表面,创造出一种漂浮的效果;红玫瑰可以提亮作品的整体色系,并成群组状分布。

木绣球和雏菊等花材的添加,进一步加强了桌花“水滴”的造型。

 

宾客就餐,目光集中在仰头可见的角度——强化花泥球底部的设计,以丰富的花材和精巧的细节进行装饰,自然足够吸睛。

一款好的花艺作品,应当注重花材分布的轻重比例,而非平均使力,抵消重点。

最后,再以刚草凹造型,在桌花的最外层形成“轻且薄”的层次,恰与内部实体的花球形成对比。

Rudy 演示桌花作品

 

让作品实现“轻重相宜,实虚相应”。

以作品言说鲜明个性的同时,恰又知晓如何平衡——一名好的花艺师最是懂得收放。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