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花材走天下:这款『千朵花式手捧』,何止一个“惊艳”了得?!

物价在涨,花价也在涨。

每次去逛花市,眼睛停留在“进口花”的美艳中拔不出来,看看价钱却只能撇撇嘴——没有进口花材的加持,花艺师是否注定只能“望花兴叹”?

却不见:一束精致乖巧的白色小菊,淡绿渐变的花心,清爽温柔,正安静的躺在角落。

面对这种既大众又常规,几乎算得上是不太入流的花材,有人如获至宝,偏偏你却不惜的看上一眼?

心中大抵是不太相信的:凭这种平凡的小花儿,能有什么“惊艳”的表现?

殊不知,正是这种大众而平价的小花儿,成为了Stein斩获2010年花艺杯世界冠军时的“御用花材”。

“梅兰竹菊,谓之植物中的四大君子,是清雅高贵的象征,拥有美好的寓意。”谈及对菊类花材的偏爱,Stein还不忘俏皮的“卖弄”一下他的中国情怀。

“利用有限的材料”进行花艺设计,是本次跟随Stein进阶的主旨。对于那些用惯了“大量花材”来做设计的花艺师们而言,这样的学习无疑是一次难得的自我突破。

今日的作品更是被简化到只使用两种花材:白色小菊和星点木。

这是一束现代风格的手捧作品,Stein更愿意称之为:千朵花式手捧——完成这样的一款花束,少说也要准备20支以上的花串儿,每一支花串以银色装饰铁丝捆绑的若干只小菊组合而成。

在纯手工编织而成的架构上,将制作好的花串儿层层裹缠在架构的内部和表面——你需要同时兼顾秩序、层次、通透感和形态。

由于设计的本意是要创造出一种:“有意的混乱美”。

故此,每一个花串的加入都应该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需要结合花束的整体外形和内外层次进行添加。

与经典的瀑布式手捧对比,这款千朵花式手捧显得更加灵动:手捧尾部的花材轻盈而飘逸,随新娘的步态摇曳生姿。

手捧的比例大小需要依照新娘的身材和礼服的形式来进行设计,手捧下垂的长度则要追求一种“刚好亲吻到鞋尖”的自然下落高度。

如果要为这款手捧搭配一只胸花,风格当然不能跳脱出“极简”和“现代”:用铁丝将小菊串联起来,底部以星点木的叶子包裹,再缠上装饰铁丝就大功告成了。

高效,现代!

说到底,小菊之所以可以得到Stein的偏爱,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便是:持久性强。

虽然从手捧到胸花,都没有做相应的保水处理。但若真与“传统铁丝技法”制作的手捧拉开架势比比持久力,这一款手捧可谓是胜算十足。

跳出有限材料的禁锢,花艺师得以从“高超的技法”和“精妙细节把控”的角度重新审视设计本身:

这种极致,干净,整洁且过目难忘的效果,又给了我们无限的信心——即使使用有限的材料,也能创作出令人惊艳的作品!

Stein 今日演示作品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