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谈爆款,没人关心中国花艺师离原创有多远

 

一口气演示五款作品,作品中又满是技法。

限时十分钟创作、根据材料自主发挥……与其说Pim的课堂是在教学,不如说是启发更贴切。在这里少了循规蹈矩的作品模仿,多的是对每份天马行空创意的尊重

设计理念在授课过程中被弱化,为的是激发更具个性化、更有深意的、属于每一位花艺师自己的风格,独立思考,在课程中显得尤为重要。

每当你对技能、创意延展、材料使用、创作节奏把握多一分投入,产出的效应是俱增的。

在这样的课堂上,我们不难看到关于技能、材料、创想的无限漫游,当Pim讲完一个技巧,给出一些材料学员们最终完成的作品却各式各样。

在“各式各样”的创作中,每一步都加入了思考,因为有了思考,学习也更深入。

动手拧一个鸡笼网,比起市场买来的,线条更柔和、间距更容易把握。

动手的时候不是机械的体力劳动、无谓的耗时耗力,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早就已经把作品最终花材的摆放位置有了规划,间距节奏在这张网上就已体现出来。

竹节相连,搭建起作品轮廓,中型架构的体积除了借助花材堆砌,更多的取决于架构的制作形态和方法。

一个合理设计的架构,既能降低成本节约花材,又能为作品带入更多的设计感,做出设计师个人化理念的传达。

一席竹帘弯曲而下,木桩、铁丝勾勒出作品外在造型,竹帘带出作品内涵韵味,绿掌排列而行,豆角夹杂其中对线条起了修饰作用。

材料的选择上丰富多样,类似的材料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说到材料的应用,Pim对材料的控制力绝不止于能为作品选择最适合的材料,而是在他的手中,无论什么材料都是最为合适的那款!

同样是藤席,顺势做一个圆,花材依旧是绿掌,但参差错落的藤条,整体造型的圆,都使得作品的意境有所改变。

在花艺设计中,蜡作为一种材料充满了无限可能。

报纸浸过蜡,也生出高级灰的色彩与厚重的质感,盛放的紫色风信子藏匿在一片灰色中显得更为神秘。

大花惠兰,花朵明艳、花瓣饱满,在花艺设计中经常只选用花头。

缠绕的藤新做出完美的线条,错落的木条相互交叉,大花惠兰依次绽放,美花配美器,花瓶也成了作品的一部分。

水滴状的造型垂于枝桠旁,借用树枝的自然曲线体现花艺作品整体的自然形态。

成为一名有设计能力的花艺师,到底要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作品?

比起翻阅书本苦寻方法,不如直接去触摸、去感受、去获取,灵感、技法、材料都在这里。

灵感、技法、材料,Pim用这些基础又质朴的主题,带领学员抵达神秘西方花艺的核心地带。

有了这样全面、系统的认知,再接触架构,也便能看出繁复作品中的真谛。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