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最清心寡欲,也最接地气的一家花艺工作室——易凡和她的“囍”

能把一家工作室经营的如此“慢悠悠”的人不多,易凡算是一个。

建筑学出身的易凡,经历过最惨无人道的“加班熬夜”。那种“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的心情,没做过设计的人大概很难理解。

嗯,建筑师——听上去光鲜照人,逼格满满的职业。可是呢,易凡反倒看得很淡。她更倾心的,分明是生活的本质:下厨做羹汤,陪伴家人,见证孩子的成长……

这一点,和易凡做花艺工作室的初衷大体是相同的。

在晋升为一名准妈妈后,易凡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复工经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对于习惯了加班熬夜的设计师来说,似乎已经是“无可挑剔”的选择。

可是混日子这种事,易凡实在做不来。她横下一条心,决心做一件自己喜欢的小事。

在偶然学习了一期花艺基础课之后,易凡向公司提出了请辞。

“幸福的定义有很多种,我欣赏那些在职场上雷厉风行的女性。但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你怎么分配它,决定了生活的大方向。我更钟情于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这是我认为最幸福的事情。”

抱着这样的想法,学成成归来的易凡并没有选择开一家花店,而是着手创办了一家“步履悠闲”的花艺工作室。

一同如伙的,还有易凡的两位好朋友:她们一位是留英归来的博士,一位是在某高校执教的建筑学老师。

在分工上,三人也是各有侧重:有的负责做公众号,有的负责室内软装。而易凡,则是一手包揽了所有涉及产品设计和工作室发展的琐事。

对于两位合伙人,易凡这样说:“我们三个人是比较同质的类型。她们两位都有正式的工作,加上我们没人懂得怎么营销,又很少做推广,所以开业以来业绩平平。值得庆幸的是,我们都不是有野心的人,现阶段的目标很简单,‘不亏’就好。”

就这样,在公众号上揭秘了三位主理人之后,“囍”花艺工作室正式宣布成立了。

它和设计相关,和生活相关,是三位经营者发自内心喜欢做的事情。

不会太急功近利,也不会有巨大的经营压力……尽管自创立以来,“囍”走得很慢,但也走得很稳。三位女孩在主业之外,以全部的热情,精心呵护着她们的心灵后花园。

从建筑师到花艺师,易凡也被质疑过:放着光鲜亮丽的工作不做,学人家搞什么插花?

对此,易凡坦诚的的回答道:“在这件事情上,我老公是百分之百支持我的,这对我是莫大的鼓励!‘囍’发展到现在,收获了很多粉丝和朋友。就连我的宝宝,也在耳濡目染之下变成了一个‘无花不欢’的小朋友。”

就这样,尽管经营的这么“不走心“,“囍”还是茁壮成长着,并渐渐得到了客户的认可。

经由这家小小的工作室,易凡的生活中走入了更多有趣的,意气相投的朋友。在她看来,这便是最幸福的状态——每一天,都让人心安且满足。

比起其他花店和工作室,易凡清心寡欲的经营模式令很多同行难以理解。

毕竟,在这个行业里,哪个花艺师不想趁着年轻多努力?为了持续经营,加班熬夜难道不是常态?

对此,易凡也有自己的一番看法:

“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当然也会做出适当的让步和调整。但任何事情,总得有个发展的大方向——尽可能一直优雅的做花。这就是我的大方向了。”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