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花艺」表达自我!“花艺女王”作品全回顾。

要说女性花艺师和男性花艺师的区别?一般来说,大多能体现在作品的细腻程度上。(偏颇之处还请不要深究~.~,因为Natalia真是太棒了)。

作为俄罗斯当之无愧的”花艺女王”,Natalia的作品流露着自然快乐的基因,诚如她在完成作品时的状态一样:哼着小曲,扭着舞步。毫无纠结可言。

除去“技法”和“经验”不谈,在每一款作品的背后,你都能感受到以“花”为媒介的直抒胸臆。

这款花环的作品采用了“对比”的设计手法,作品的肌理感和质感表现充分。

其中:铁线莲的花瓣轻柔细腻,漂浮在作品最上方,显得轻柔娇美;尤加利果坚硬粗糙,贯穿了整个作品;几片银叶菊叶子拥有像天鹅绒般毛茸茸的质感,点缀于作品之中,创造出灵动俏皮的感觉……

在这一款作品中,Natalia为一款桌花融入了基础的架构框架——纤细的铁丝外包裹着柔软的多色毛线,这不是单纯的技法练习,其中还隐藏了对色彩的终极运用。

架构的色彩不是单一存在的,必须考虑到要如何与花器、花材作合理的搭配——这便是色彩的魅力了:整体的融合带来和谐,局部的对比则会带来强力的视觉冲击。

符合黄金比例的花艺作品,总会让人感觉到难以名状的舒适和自然美感,这早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具体来说,对于黄金比例的基本运用,可以体现在作品的高度和宽度比例中。

比例原则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你想要夸大自己作品的表现力,适当的增加作品的长度比,将其拉高,就会形成笔直而优雅的感觉。

譬如说这款作品,便是熟练的运用了“黄金比例”的设计原则。

在遵循“黄金比例”设计原则的基础上,Natalia选取了芦苇杆来为扁平的作品制造动感——作品“二维”的界限被巧妙的打破了,一种宛如向上生长般的张力顺着视线延伸开来。

为了延续这种肌理感,长长短短的芦苇杆以或平行、或倾斜、或交错的方式排列于花器内,簇拥着中心的花材,从而形成了很好的整体视觉效果。

利用花泥插一束中规中矩的桌花出来,也许是最方便而具有时效性的作法。

但如果花艺师们能懂得利用材料和技巧,作品的表现形式便可以更加生动灵活。比如,下面的这款作品:

以树枝搭建而成的“架构”与花材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如果说,底部具有肌理感的树枝是作品的基底;那么以铁丝捆扎成组出现的树枝,便是不可或缺的设计细节。

利用“人工材料”来制作架构也是常见的表达形式:

这款作品的亮点便在于以纸张搭建的架构上:波浪形的纸张彼此交叠重复,围绕在花材周围,创造出一种如波浪般上下起伏的“动态”效果。

在作品的细节处理上,添加了同样的“波浪”设计元素,从而令设计更具整体感。

“西方线性风格”的作品,要求“形状”和“线条”数量上的最简化。直观来说,无论是表现形状还是线条,所运用到的花材,都要尽可能精简。

在这类作品中,层次感和通透感是作品张力非常重要的表现要素之一。如果做的过于拥挤密不透风,作品的表现力就会变的模糊不清。

善于“留白”——算是完成该类作品的一个“小技巧”。

一个完整的花束,我们看到的也是它的整体。如果说花头的部分层次分明,色彩协调,螺旋却做的乱七八糟惨不忍睹,那一定不是一个好的作品。反之亦然。

螺旋手捧是花艺师必学的基础技法之一:基础却并不简单,熟练的技法得益于反复不断的练习。待到做一个完美的螺旋不在话下,再去修正作品中的其他小瑕疵就很容易了。

两款架构类的手捧,一款是以藤芯为主,由下至上,逐步编织出架构花束的框架;

另一款则是利用龙柳的自然枝条创造流动的线条。相较于第一种架构而言,以龙柳制作架构框架,更具有自然的动感。

所有的花材都顺应着架构的结构,逐一添加和完善。

这样一款极具通透感和现代感的架构花艺作品,无论是从设计手法上还是表现形式上,都十分讨巧且容易掌握。

基本的结构是:藤心从圆形的框架中穿插交错,形成架构的主体。在架构的基础上,再去有层次的添加花材。最终创造出灵动,飘逸的效果。

在复合式花盘的练习过程中,我们有幸掀起了“花裙”的一角:作为组合花裙的必要“零件”,“复合式花盘”以玫瑰花瓣由外向内逐圈粘贴,并通过花瓣颜色的深浅不一创造出渐变的效果。

这款以花泥托制作的新娘手捧,花材精制的排列其中——要在花泥托中一次性放置如此多的花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铁丝来帮忙。

关键的步骤在于最初的塑形,是圆形还是扁平?手捧的最初形态往往决定于最初的几支花菜。

另外,新娘手捧要尽可能细致,小到手捧手柄处遮挡的叶材,都要做到完美。

好了,这就是Natalia,如果你很喜欢她,请继续关注鹿石,我们很可能在明年二次邀请她过来噢!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