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艺的孕养下,愿你永葆天真!

年轻人的心总是充满好奇。当下的热情来的汹涌,消隐时却也了无声息。正因如此,每当凝望着做花时脸上发光的你们,总是忍不住在心里问上一句:关于“爱花”这件事,你能坚持多久呢?

作家格拉德威尔曾在《异类》一书中指出:“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按照这种说法,想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士,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

当时间的维度足够长,待兴趣“修”出了专业范儿,即使是再平凡的工作也会让人由衷赞叹吧。

想想看,那些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科学家,被载入史册前,往往都是在演算着你绝不会感兴趣的公式,进行着已经失败过数百次的实验;而那些有如神来之笔的艺术家们,背后也必定有成千上万的手稿累积。

至于花艺设计,试问哪一位国际顶级的大师没有经历过做学徒的日子?

扫地,洗瓶子,修剪花材……关键是,越过繁琐无聊的表象,他们始终都能对自己在做的这件事情抱有热情。


譬如老Jan。

算上做学徒的那段日子,他做花艺师大约已经有50年了。

半辈子的时间,就只和这件事打交道:工作时必备的家伙事儿——那把陪伴自己良久的花刀,一定要放在枕边才能安睡;每天清晨六点半的自然醒,不是因为不想赖床,而是知道市场上这个时候的花材最新鲜;看过的书,见过的人,走过的地方,触发的灵感都可以变成作品……

时间飞逝,转眼就是一个甲子。关于自己最擅长的这件事,老Jan真真儿的能说上三天三夜。

时至今日,只要是聊起和花艺有关的话题,他的眼睛还是会闪闪发亮;也会神经兮兮的凝望着一只飞燕草,仿佛在对着情人表达爱意一般,赞叹它美的惊为天人……

每每到这个时候,心中才会领悟:什么是真正的热爱。

有时候,在演示一款作品时,关于某个特定的做法,有人追问:为什么要这样做?老Jan自己也没法解释——因为这问题不存在技术层面,而是流淌在感性的经验里头。

这就好比一个音乐家临时起意的即兴演奏,曲调和旋律都是从心而来,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玄机值得说破。

在今天的练习过程当中,老Jan利用火柴,对学员们进行了经典的“铁丝技法”训练:

将每一支火柴(花材)的末端包裹上浸水的棉花,再以相对应型号的铁丝轻柔缠绕,之后以花艺胶带包裹,遮盖掉铁丝的痕迹。

合并之后的火柴模型,可以向各个方向调整角度——这种处理花材的方法终究会被运用到各种品类的花艺产品设计中……复合式手捧、新娘手捧、腕花、胸花等设计,均可以使用这种技法进行创作。

“姑娘们,姑娘们!不要把花直接躺在桌面上,对它们温柔一点。”每当瞧见学员们不够专业的方式险些伤了娇嫩的花儿,老Jan的犟脾气就来了。

他的表情会一下子从嬉笑专为严肃,说话的语气也会变得坚硬而不容置喙,但讲到“温柔一点”时,又会故意将语气放的轻缓。

或许,真正的专业是:无论你从事这个行业多久,都能从尊重和热爱的角度出发,去对待手中的花材。

从生活的层面上讲,我们希望能过的丰富,精彩;但从事业的角度出发,你绝对需要一点执念和坚持。

姑娘,真心希望你能一直做花,最好还能做出些成就;也希望你在“花艺设计”的国度里,永葆天真。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