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的要求很严苛?比起草率入市,情愿先做花艺 “修炼者”!

在众多情迷花艺的女子中,诗嘉是一个另类。她现在的角色,更像是一名“修炼者”:直面自己喜欢的事情,沉下心来去钻研,去领教。

 

 

“有颜有品,做事认真,不易亲近。”这大概是诗嘉给人的第一印象。熟悉之后才发现:真实的她大大咧咧,嗓门高亮,没什么心眼,十足的大笑姑婆。

尽管第一印象和真实性格360度大反转,可是这样的诗嘉,你就是没法不喜欢呀。

 

 

很早就独立的诗嘉,在高中时期就只身一人前往杭州学习画画。大学时学习“视觉传达专业”的经历,更是塑造了她对“美”的苛刻要求。

“同行大概都能理解,做过设计之后,整个人就会变得有点轴,凡是爱较真儿。那种马虎的东西真的没办法糊弄我”,诗嘉笑着说。

 

 

在诗嘉看来,美的东西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的美,带给人直观的视觉享受:比如大自然,比如绘画和艺术品;

另一种美则具有功能性和实用性。比如建筑和景观,比如家具和生活用品。

而花艺,则恰恰介于两者之间,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存在。

 

 

怎么个特殊法呢?诗嘉进一步解释到:

“花本身就已经很美了,花艺设计是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强化它,为它赋予一定的功能。简单说,就是在美的基础上让它更美。这是一个很难的命题,如果没办法更进一步,反而折损了它原本的美,这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

基于这样谨慎的态度,诗嘉开始了自己的花艺求学之路。

 

在2016年8月的花艺基础课上,诗嘉可谓是将自己百分百的精力都投入到其中——爱美的她,常常是素着一张脸,头发随便的向后一笼,戴着眼镜便现身课堂。

在平时练习的过程中,她也会呈现出两种极端的状态:亮着嗓门和同桌高谈阔论,笑声震天;亦或者是安安静静的完善着自己的作品。

 

 

在学习完花艺基础课程的全部内容后,诗嘉并没有急于立刻入行,而是选择了继续深造。

对此,她解释到:“许多人都说,花艺嘛,门槛很低,人人都能做。我本人是不认可这种说法的——门槛高不高,取决于你给自己设定的标准在哪?虽然我学习了基础课,但那毕竟只是花艺的入门知识。从表层走向纵深,这是一个‘欲速不达’过程。”

 

 

之后,诗嘉还陆陆续续学习了“花艺摄影课”和“互花店经营管理课”。

在经营管理课的“产品实践”环节,诗嘉的好几款作品都得到了树所谦老师的赞赏。

通过学习,再加上自己的设计功底,诗嘉的作品透露出灵气,并且表现出很强的个人特色。

 


▲ 诗嘉-鹿石“经营管理课”课堂实践作品

至于未来的打算,诗嘉笑着告诉我们:短时间内,“学习”仍将是她的主旋律。

无论是在“花艺设计”上纵向层面的深入学习,还是横向角度对相关领域的触类旁通……她都会继续钻研。

同时,她还尝试将“花艺设计”与自己的专业做一个结合:将“花艺”逐步引向“装置艺术”的方向。

 

 

在采访的最后,诗嘉告诉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搞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现在,我更希望自己能在自己所热爱的事情上多一点坚持,一往无前。”

的确,如果说,梦想会输给时间,那多半是因为人们对自己的所爱了解不深。因为还不够了解,所以低估了自己的能力。而这个水瓶座的女孩,她从未对自己如此笃定过——

想做一件事情,发现一片海,直接冲过去。结果如何?她还来不及想,唯一清楚的是:未来正来。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