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与质感的盛宴——Frédéric Dupré课程作品全回顾

原创鹿石花艺

Frédéric的魔力在于,将架构和花艺分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而当这两个独立个体组合在一起时又能展现出1+1>2的魅力。

“好的架构可以衬得起任何花材,所以在制作架构时我不会去想用什么花材来搭配。”

由马尾松铺就的基底构成一个完整的圆形,流畅的直线线条与曲线相辅相成。

饱满的有机形状承托位于架构正中心的花材。

圆润可爱的乒乓菊、多肉、花毛茛等花材呼应圆形基底,以扎实的体量感为平面化的马尾松增添更加立体的视觉效果。

蝴蝶兰姿态舒展,乒乓菊内敛敦实。体积纤小的兰花等细节点缀其间,平衡了密集型的花材分布,带来一丝轻盈气息,令作品更加生动鲜活。

体积感瞩目的大开口造型,纹理粗糙,直截了当地传达了一种古朴厚重的气息。

经过做旧处理,仿佛天然去雕饰般和光同尘,远看仍可见明显的颗粒感。

这样一件特殊的“花器”可以沉郁大气,也可以生机盎然,全看花艺师一双妙手如何演绎。

Frédéric慷慨地赋予它粉色玫瑰,黄色针垫花,红色蜡菊,黄蕊的芍药,还有马蹄莲、绣球和柿子……自然下垂的线条,更添几分生之活力与秋之意味。

仿佛得到了春之女神的眷顾,鲜妍,芬芳,让万物为之沉醉。

它该是在古老寂静的宫殿,在庭院深深,身畔萦绕着鸟语花香,沉静美丽,宛如一幅油画。

试问,这世间有几人会真正讨厌圆形?

它全无棱角,看上去一团和气,人畜无害。

只要你想,圆形可以俏皮,可以打出乖乖牌,当然也可以成为一代宗师。

从作品主体延伸而出的浆形细节,以直线线条和一个个三角形与圆形的花环形成对比。

打破了规则的几何图形那种中规中矩的风格,这份巧思让作品富于变化,显得趣味盎然,动感十足。

同时,细节传达出纤薄、锋利和坚硬的质感,与花环的厚实、柔软和钝感互为补充。

冷硬搭档温和,令作品的表现力double,就此具备了很高的完成度。

色彩鲜艳的花材平衡了架构的单一色调,以紧密分布的设计与细节的疏松共同形成了作品的张力。

网状架构悠扬舒展,凝固了韵律与动感,仿佛时间停止在了水花四溅的那一刻。

疏松多孔的结构组成大大削弱了体积感,让架构整体看起来不堪一握,像某种甜点般纤巧酥脆。

与表面积较大的架构相对应的,是位于作品底部的花材。

它们呈密集型分布,表面积相对较小,但是体量出众。

花头大小不一的玫瑰作为主花,以鲜明色彩提亮了作品的整体色调。

这是一件极富视觉冲击力的桌花作品。

强烈的色彩,充足的体量,简洁坚定的线条。满足所有成为statement piece的先决条件。

饱含光泽感的羽毛环绕着丝绒质感的红玫瑰,深浅的红色繁复华丽。

紫红色蝴蝶兰的登场华贵逼人,令作品更加艳光四射。

将食材融入创作,究竟会是接地气的尝试,还是清新可人的美妙诗篇?

在此次课程中,Frédéric与学员们分别探索了把几种食材运用到花艺之中的创想。

使用了密集型风格的技法,却因为通心粉的中空特性而显现出别致的空气感。

恰到好处的比例赋予作品以别致的构图,让整体看上去和谐又灵动。

空气凤梨与丝苇的线条无拘无束,洒脱随性,处处点睛。

乍一看,叶麦卷翘不羁的尾端让它们显现出一种毛茸茸的质感。

整齐排列成一圈的叶麦,与自然下垂的蝴蝶兰和嘉兰之间,产生了弧度饱满的曲线与直线线条的戏剧性对比。

弯弯曲曲,顿生万种风情。

杏色和紫色的奥斯汀玫瑰,蝴蝶兰,小菊,以及黄色的文心兰,与鲜绿的叶片交叠,让作品呈现出一种液体般的流动性。

整体风格温柔的花材搭配与叶麦的色系如同琴箫合奏,谱出和谐一曲。

架构花艺在制作方法、材料选取等方面和建筑作品有着紧密的联系。

几何形状、重复图案、流动线条、二维和三维空间感,当花艺师试图在建筑作品中寻找灵感时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出发思考。

再回到花艺设计本身,从几何图形到花艺作品,这其中是花艺师对造型、材料的思考,表达的是花艺师的理念与情感诉求。

而Frédéric最擅长的正是将新颖的材料与创意无缝结合,通过细腻肌理的呈现,令作品成为一场真正的质感盛宴。

文/Tinta+Molly·图/ADE+ICTOYS+Tinta

商务合作 | 小编应聘:gary@sikastone.com

Tagged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