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想成为一株帝王花,坚挺自由地生活着

似乎已经可以从标题的字里行间去构想一个状态。那种状态,独立、充盈、不轻易妥协,就像毕业前许下的一个决定——坚挺地不去倚靠任何人,要过得很好。

1

上班途中,格子间里,阳台小椅上,不称意的人们偶尔都会在心底偷偷织梦,隔离掉现实。在片刻的意淫遐想之后,对着现实的一记耳光曲迎而上,再猛然清醒,重回正轨。

“对于现实,我们习惯了妥协;对于梦想,静静安放于心间一隅便好,不如意了,就拿出来弾弾上面的灰尘,解一解近愁。”
对自己,你其实可以自私一点

很多女性朋友谈到梦想,会提及花艺,咖啡店,甜品屋,如果不算上钻戒,这三样似乎可以抚慰世界上所有女人的芳心。毕竟,将爱好做成事业,是一件近似于“功德圆满”的事情。

所以,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开有一家花店的地方。稍加留意,你就能从花店橱窗玻璃后瞥见一道美丽的身影,她们灵巧,有力,用心做着一件钟意的事情。

2

但大多数朋友在“选择”这个问题上,搁浅了好久。是什么让他们在23岁的年纪就定夺规划好了一生?又是什么,驱使他们可以违抗内心去忍受漫长岁月的心不甘?

或许,你是一个情愿膝下承欢的孝顺子女,又或者,体制下的安定会让你犹如吃了定心丸般获得淳厚踏实的安全感。但对自己,你其实可以自私一点。

刚从全职太太“卸任”的10月基础班学员一凡谈及现实与梦想,用了“辗转”这个词,并非家庭生活的不美满,而是无法舍弃潜藏心底的那抹光亮,“我需要给自己一点空间”。对于她来,一家花店,或者一个工作室,是将来最好的梦想栖息之所。

3

所以,选择之下,是梦想的驱使,是更忠于内心的权衡终结。当你在赋予金钱、梦想、权利、家庭安稳等因素不同权重时,是否想过,梦想的实现,也会意味着利好纷至沓来,这种奖励,是双倍的。

要习惯跟梦想打照面

但是,我们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严守当下,然后陷入固定的生活牢笼。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带来的负面效应,我们抱有怨言,不抵抗,更有甚者为之辩解说理,给自己的现状打气,而后偷偷给自己剥一个糖果,自言自语,“谁没有梦想”!

4

相比安稳,你需要的可能是只是一个有计划的尝试。它需要你抛出一定的代价,却在代价之外给予你弥足珍贵的经历与可能性。没有谁从始至终在幸福峰顶长留,但如果没有“僭礼越分”的胆量,也就只能在低谷游走,日复一日。

无时不刻让梦想来提醒自己。尽管你做着在自己看来别人都无可替代的事情,但最好的情况是,你把排斥或者无感的工作做到了喜欢,如若不然,那就给自己拟定一个周全的计划——与其惶惶度日,不如坦荡过活。

5

在鹿石的花艺课堂上,笔者见过许多事业有成的职业经理人舍弃了优渥的物质条件,从花刀拿起,从认识嘉兰、郁金香、百合这些简单的花材开始,哪怕正处而立之年、父母辈的年纪,也都没能阻挡这股热情;也见过20出头的南方姑娘一个人跑到北京,撸起袖子跟着教室里的大哥哥姐姐们清洗花桶、换水;还有一个个正值提薪升职的城市白领,毅然裸辞,提着行李箱就来到了这里。

6 7 8

对每一个来到鹿石学习的学员,我们都曾真心实意了解他们的现实情况。他们大多心藏笃定的梦想与规划,当然,也有少数朋友仅仅将花艺当做了爱好来培养。但无论目的如何,从她们的神情面貌中,能看到一种真实的坦然与快意——“就像一株帝王花,坚挺自由地生活着!”

这种与梦想同步的自信姿态,也常常感染着我们。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