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万年Diss的康乃馨如何翻身?

鹿石花艺在线杂志

世界花艺大师教你做系列

“How To Make”专栏

此专栏为年度订阅-

180期视频内容更新

超过30位

世界大师将演示作品的制作过程并详细讲解

清晰的材料与花材清单,

每一个步骤的清晰演示,

可观摩视频反复练习

内容主要以西方现代架构类花艺设计作品为主,

该专栏主要以为大家打开花艺设计思路,

丰富材料认知,

学习现代花艺制作技巧为主要目的,

增加自身花艺设计作品的

装饰价值与其他附加价值

今日内容:

Berit Skjottgaard Laursen(丹麦)

‘How to make’系列

视频时长:39分钟

鹿石杂志康乃馨手捧花的不同呈现方式

专栏已更新内容

Dominique Herold(德国)纸材结构下的水滴手捧花(下)加花

Dominique Herold(德国)纸材结构下的水滴手捧花(上)架构

Dominique Herold(德国)折纸艺术与花艺架构设计(试看)

Jürgen Herold(德国)大型秋日架构长桌花(下)加花(试看)

Jürgen Herold(德国)大型秋日架构长桌花(上)材料与结构(试看)

Rudy Casati(意大利)装饰风格作品演示(下)- 加花(试看)

Rudy Casati(意大利)装饰风格作品演示(上)- 材料与结构(试看)

Stef Adriaenssens(比利时)”How to make”系列-长期存放的空间墙面悬挂装饰设计

Max van de Sluis (荷兰)快速商业圣诞树制作教程

专栏《全年》订阅价格为:199元

#

近期线下课程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花艺设计师基础课程 ”

2018年3月4日-3月19日

咨询课程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她,

是SMITHERS OASIS公司的代言人

是周游整个欧洲的著名花艺设计师

是崇尚自然的北欧室内设计师

同时,她还是有30年教龄的花艺教育家

对于花艺新人,她有忠言!

— 

请看本期专访花艺教育家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对花艺新人有话说!

1. 您有近30年的花艺教育经验,从您的角度出发,什么对花艺初学者来说最重要?

我认为是花艺的基础理论

花艺基础理论对于每一个合格的花艺师来说,真的太重要了。它是你在花艺道路上能走多久的重要因素。如果不能熟悉地掌握基础理论,你的能力就会有明显的局限。这些未知的能力局限,会让你只能达到特定的水平、快速达到“瓶颈”。并且在这之后,你没有办法继续提升自己,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

这个能力的局限,属于认知层面上“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知识”。并且在你看其他花艺设计作品的时候,你也不能理解别人的作品: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们的设计在遵循什么规律?这些问题,只有当你熟稔花艺基础理论,你才能找到突破点,然后去突破它,找到提升的空间。

2. 花艺设计,是一个很遵从内心感受的、很具有个人审美特色的设计行业,所以可能每个人的“学习起点”都是不一样的。您希望不同的学生从您的基础课程学到什么?

我希望他们学会保持个性

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相信自己心中最初的想法,不受任何人影响,不盲从任何人的意见。

因为每个人都不可能做出和别人一样的作品,也不可能做出和我一样的作品,除非仅仅只是单纯的模仿。但是单纯的模仿并不会让我们学到知识,并且单纯的模仿也并不能让你理解这里所蕴含的原理。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学生模去仿我的作品。

对于学习来说,我希望他们铭记: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这个过程表现为:学习理论的过程和理解作品的过程,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没有理解,是谈不上提升自己的花艺设计能力。

3.  在您30年的教学经验中,您觉得学生容易出现的问题在哪方面?

在我的课堂中,经常会有一些比较有经验的学生,他们非常急于向其他同学去展示自己的设计能力。这样会导致他们看到自己的优点,却忽视了一些课堂的细节,往往细节决定成败。

其次,每个学生的自身知识储备与实际操作能力水平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希望他们更坦诚的面对我,勇敢并坦诚地暴露自己的问题与不足。在课堂上一定要仔细地听课,这样我才能从他们的实操作品中解读出他们的想法和水平,我才能最大程度地帮助每一个学生。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4. 从教30多年,您的花艺灵感的途径来自哪里? 很难找到吗?找到灵感是一种什么感觉?

其实我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各个地方。它可能出现在一块布、一本书、甚至可以是散步的过程中。所以我觉得,寻找设计灵感并不难。对于任何人来说,灵感的来源一定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它更像是一种长久的“伏笔”,而不是平白无故等待着的“画风一转” 。这就像你付出很多的精力,也会得到更多精力一样。我在从事平日的工作也是一种灵感的积累。我会从这个工作的过程中,得到非常多的启发。

但是我也有对特定材料完全无感的时候。通常这个时候,我会尝试给自己列一个“灵感”表格:首先我会把我对这些材料的可以认知的部分列出来。也就是说我能看到的这些材料具备的特性是什么?比如说材料的颜色、 线条感、形状以及它是否具备某些特定的主题(比如说复活节?圣诞节?)。然后剩下我所未知的部分,就大胆把它留白。最后在我做的这个表格的基础上,再去寻找更多运用的可能性。

5. 从2012年开始,您每年都在参加各类花艺比赛,对于您来说,这些比赛的意义是什么?还会继续参加比赛嘛?

是的,我会继续参加比赛。因为我喜欢挑战,挑战让我开心。参加花艺比赛是寻找自我挑战的唯一途径。参加比赛,能够让评委给我的作品提出意见(如果评委在理论和实践的水平上比我高的话)。这个过程就像在我的课堂上,我对学生作品给出我的意见是一样:针对他们的作品,如果他们要达到课堂上特定的要求,需要在某些方面进行改变。

在我参加花艺比赛的过程中,评委们也会以一个完全客观的角度来评估我的作品,从而给出一些针对我的建议。这些建议,是我觉得除了参加比赛以外,在其他任何情况下都没有办法得到的东西。而且通过比赛我可以在一定的限制中发挥我自己的能力。比如说,比赛会有时间限制、材料的限制,这些特定的限制,都是只有参加比赛才能获得的宝贵经验。

6.  除了经验丰富的老师、出色的花艺师身份,您还是一位北欧室内设计师。北欧风给人一种很纯净、简洁的风格,世界各地都很流行。那么您觉得北欧风的花艺风格是什么?

毋庸置疑,首先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最鲜明特点是色彩。其次,北欧风的花艺风格,倾向于展示花材的全部,从花材根的部分,整个茎的线条美,最后到花头部分的展示。这一点就与仅仅展示了花头的部分法式有很多区别,我觉得这样是比较典型的斯堪的纳维亚风格。

此外就是在材料的运用上,非常的干净、简洁。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7. 您会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性格&自己的花艺设计风格?

我是一个思维非常敏捷的人。

我喜欢大自然,我喜欢贴近大自然。所以我最喜欢的作品风格也是让我的作品贴近自然。

我也是一个思想自由的人。我非常需要独立,虽然我有家庭 有丈夫 有孩子,但是我还是需要自由、需要独处的时间。我是一个看起来外向的人。外表很坚强,但是我的内心温柔。

8.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花艺老师,除了花艺设计的知识,您认为一名合格的花艺师还应该具备哪些方面的知识or能力?

我觉得取决于这个花艺师给自己的职业规划

第一种情况:如果他想开花店做生意的话,那么人与人之间交流和相处技能、服务意识、沟通技巧都非常重要。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第二种情况:你想从事花艺的教学工作,那么学会解读别人非常重要。学会去换位思考、去理解别人,学会掌控自己的课堂、了解自己学生。就像我的过往,每个班里都会有比较“难对付”的学生、总是会有一些学生他们认为自己懂得比你多,或者总是有一些思想消极的学生。往往是这样的学生,会引导并左右整个课堂的氛围。所以你要具备发现这样人的能力,然后把他们“拎出来”。而且作为一名老师来说,要学会运用幽默的方式,进行教学,让你的学生放松下来。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无论是作为老师或者是花艺设计师,你需要具备给别人解读和阐述自己作品的能力。你要告诉你的学生、观众:你为什么这样做?你的材料为什么要这样放置?这样,别人才能理解你的作品。这个能力和做出一个完成的作品的能力是不同的。

第三种情况,如果你是一个自由花艺师,那么你并不需要像在自己开店那样具备很高的服务意识,但是你一定要学会去和不同的花艺风格去“适配自己”。因为你有可能会去不同的花店、不同的项目里工作,你会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风格,你要有足够的能力能够去适应。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第四种情况,开自己的工作室是最难的方式。因为你需要的能力不仅是在自己专业的技巧上,还需要有服务意识、与人沟通的能力、开拓客户的能力,所以这个需要更大的天赋,是更难的一个选择。

9. 您来鹿石很多次,从鹿石的基础班到大师课,您对中国的花艺学生有什么印象?

一开始来到我的课堂, 他们会很害羞。但是在我开课的两天之后,我的学生们会开始变得更加的放松和舒适。跟我在丹麦的学生相比,假设我提出让大家课后去阅读一些理论知识教材的要求,中国学生会去做的很认真,而且第二天在课堂上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所以中国学生的理解能力很强,教学进度也会很快。

但同时,我觉得在教中国学生时遇到的困难是:如何教他们把花艺理论应用在实际设计中。因为我觉得我的中国学生不是特别的习惯于发散式的、创造式的教学。这一点跟丹麦的学生完全相反。在丹麦,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方式就是发散性、创造性的,所以在中国,我觉得我的中国学生不是很适应发散与创造,需要更多的努力与尝试。

▲Design from Berit Skjøttgaard Laursen

10. 您下次来是什么时候?课程内容?

明年3月期间,我会开设花艺师基础课程。非常期待下一次能在鹿石与大家相见!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