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欲立先破”——日本花道大师上野雄次正式加入鹿石!

null

 

 

当你轻轻念出声来

可知这四个字的分量如何?

如“精神鸦片”般的

他是成千上万插花职人的精神导师

而今,连结鹿石,郑重入场

 

null

 

对于他的鹿石首课

你怀抱多大期待

便会爆发多少关键的人生决定性瞬间

在此,我们同时宣布

 

“上野雄次鹿石花道首课将落地深圳。”

请珍重这场顶级的相遇吧!

■■■

null

 

/能量的可视化/

エネルギーを可視化する

—花道设计专题课程

 

null

 

授课讲师:上野雄次

授课时间:2020.02.27-02.29

地址:鹿石深圳校区

招生人数:25人

课程售价:6800元

限时优惠价:4800元 

【限前10名报名学员】

咨询课程请长按二维码

 

null

 

课程简介

本次课程由世界著名花道艺术家上野雄次进行授课,上野雄次不因循既成流派,选择的花材多能看见泥土本身的魄力,同时也不拘泥于创作形式和场所,拥有独特的花道世界观,他所认为的插花艺术,即应有能量遵循,如何将自我的能量进行表达、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表达,是本次课程主要的训练目的。

 

上野将会教授设计师如何从意识到能量进行思考,且予以实践的指导,通过学习,能够掌握和理解基本的思考方法,进而掌握应对各种状况的能力。

 

西方现代花艺教授大家如何由外而内的设计,本次课程教授大家如何由内而外的进行思考进而发起设计。

 

课程内容

理论内容:

创造美的造型物,要点是意识到违反重⼒的能量。插花也是对植物的造型设计,因此在课程中会强调对这种能量的意识。

实操内容:

讲师演示作品作为范例,并配合⽩板等⼯具,说明意识到能量的思考⽅法。学员以器⽫和花材(根、枝、花)来实践。

学习⽬标:

从基础开始逐渐掌握造型的根本性思考⽅法。

学习效果:

理解基本的思考⽅法,从⽽掌握应对各种状况的能⼒。

 

nullnullnullnull

 

-MORE-

日本建筑师黑川雅之在《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一书中谈论了“微、并、气、间、秘、素、假、破”8个关键词,作为日本当代花道的集大成者,上野雄次在“破”和“并”的命题上,给出了他的答案。

 

null

01.个体的完美还是全体的和谐?

 

上野雄次坚信,大自然并不追求个体的完美,而是追求全体的和谐。

 

花道自发展起,由于日本人自身喜好、审美观和四季花草的不同等因素产生了近三千个流派。虽然各流派的特色和规模各不相同,但它们的基本精神是一致的——那就是“天、地、人”的和谐统一,这也是东方特有的自然观念和哲学观念。

 

null

 

而且,上野雄次认为,只有亲身去往大自然,才能寻找到最原始、最自然的植物和谐形态。在经过“人”的理解与把持后,连接“花器”“空间”和“光这三大元素,构建最终的大和谐。

 

他偏爱铁环、石头、枯枝这些非精加工元素,在经受过风吹雨打、太阳光照之后,它们都是大自然中最饱含能量的产物,每一样都拥有独特的表情。

 

 

02.最极致的生,就是死的那一瞬间

 

日本草月流花道第三代掌门人敕使河原宏生前曾说过:“所谓创造行为,就是如果没有破坏就不会有诞生”,受他影响,19岁的上野雄次至此踏入花道,深染30年。

 

上野雄次会做一些看起来很暴力的插花表演,有人会觉得很残忍,但是他觉得,花朵经历生与死的过程才是最美的时刻。

 

null

 

他认为最真实的生,就是在被破坏的一瞬间,也就是死亡的瞬间。这是一种表现花的生命,并展现给他人看的行为。通过快速演绎死亡,强烈地表现出曾经美丽的生,并将其传达给观众。

 

“花朵已经被摘下来了,就一定会走向死的尽头,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体会,最极致的生,就是在死的一瞬间。”

 

在他看来,插花其实是一种生的展现,让人看花的生是他的工作,藉由展现花的死,来强调生的意义。这个过程能让我们看见人、花与生的秘密。

 

 

上野雄次

YUJI UENO

 

null

 

日本花道家,现居东京。1967年生于京都。1988年有感于勅使河原宏的前卫花道作品而学习花道。

不因循既成流派,选择的花材多能见得泥土本身的魄力,亦不拘泥于创作形式和场所,拥有独特的花道世界观。曾于巴厘岛、火灾废墟等户外创作。

2005年起在东京的艺廊开设花道LIVE。作品独具创造力和破坏性的美感,与诗人、摄影师、音乐人、工艺作者等多有合作。

 

null

 

上野雄次自述:

我出生在京都,升小学时搬到了大阪。

在4年级时又搬到了父亲的家乡鹿儿岛生活。

高中毕业于技术中学建筑科后我到了东京,

就职于东京建筑公司。

但仅工作了10个多月,我就辞职了,

因为我想成为平面设计师。

次年春天进入一家从设计到印刷亲力亲为的公司。

从事了两年左右的助理工作。

因为没有基础,我一边实践一边学习。

为了培养感受能力,游览了各种各样的事与物。

周末上午看电影,下午看展览,傍晚看话剧……

在那时我看到了敕使河原宏首次个展。

在有乐町搭乘自动扶梯下来的时候,

看到关于草月流花道展览的很漂亮的海报。

那时候才知道海报是田中一光设计的。

难怪那么漂亮!

因之前从未见过花道展,所以觉得特别有趣。

当时是敕使河原宏首次个人展览会。

应该是他的代表作,关于竹的装置艺术。

我想所谓的插花,原来是这样的东西啊。

才发现这与我对插花先入为主的印象完全不同。

我想我可能在那里停留了两小时或三小时,

之后我买了在会场销售的书。

那是敕使河原苍风的花传书。

*他是日本插花界草月流的创始人、敕使河原宏的父亲

敕使河原宏生前曾说过:

“所谓创造行为,就是如果没有破坏就不会有诞生”,

我受到了这句话的影响。

我想我刚开始插花时,还不够老练,

空有余力,不能够灵活地与花相呼应。

有种遇到了难以应对的力量的感觉。

直到30岁我都还没培养出把控与花的距离感的能力。

之后才慢慢有了似乎明白与花的关联

是什么感觉,现在也仍在学习中。

比起“插花”,“破坏”会更耗费时间。

我认为最真实的生,

就是在被破坏的一瞬间,也就是死亡的瞬间。

这是一种表现花的生命,并展现给他人看的行为。

通过快速演绎死亡,强烈地表现出曾经美丽的生,

并将其传达给观众。

也有可能变成这样,难道不是吗?

但这样的行为并不总是会得到允许。

直到如今,我还不能很清楚地看到,

在破坏行为发生的那一瞬间之前到底有什么。

但并非就这样使用眼前所有的东西,

在破坏的一瞬间,会产生些不同的东西。

若很好地利用破坏后发生了变化的素材,

那么在那一瞬间就能看到新的风景,

是一个从0变为100的瞬间。

我想那时产生的震撼,不仅仅我自己能感受到,

也能传递给看到的人们。

我想这不仅是“插花”,也是根本上的重组。

 

null

 

咨询课程请长按二维码

null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