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花艺师,我爱西方的洒脱,更爱东方的感性!

本期讲述人:Flora

– 这是讲述专栏的第98篇文章 –

大家好,我是#锦物#花艺生活美学研习所主理人Flora ,很开心和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我是艺术设计背景出身,有关审美的基础是在西方美学的理论中建立起来的,比如色彩、构成、透视等。

因此对花艺学习的初始,也是从西式开始。

 

纵观东西方的美术发展史,会发现好的作品到最后都是风格与派别的融合,吸各家所长。所以对于花艺的学习,我也遵循着这样的认知轨迹。

 

 

像德国花艺架构之父葛雷欧,他的作品就是在对现代材料解构运用与师法自然中找寻平衡;

比利时国宝级大师丹尼尔,在华丽饱满与极简克制中对花艺做出新的诠释;

日本花道也一直在吸取西方美学元素,不断演进,耐人寻味。

 

 

西方花艺绚丽多彩的配色,丰富多元的花材运用,饱满规整的造型,成熟系统的情境运用,都一度让我着迷,所以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学习后,考取了荷兰DFA 花艺师认证。

 

优秀的西式花艺师有很多,对于作品来说,只要花材搭配细腻丰富,色彩运用恰当,大多都是好看的。

但当我真正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时,却发现自己的作品缺乏个性,很难确定自我的独特风格。

 

 

于是在2019年拜师了花艺世界冠军Bart老师后,他那兼具东⽅意境与⻄方的形态,充满力量与自然之美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启发。

 

 

Bart老师说通过植物可以创造美丽、优雅和恰当的设计,而凌驾这一切之上的,是要尊重花朵。

他这种用对待个体生命的态度,去尊重并珍视每一花每一叶的东方境界,让我逐渐对花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我开始寻求东方花道的研习之路。

 

首次的花道学习我并没有选择传统的花道流派,而是参加了Ada 老师在上海的东方插花课程。

 

课程是在草月流风格的基础上加入现代空间装饰技巧,既有西式花艺的奔放表达,又有细腻玩味的东方情绪。

 

这样的内容设置,对我这种从西式花艺背景转向东方花道学习的花艺师来说,像是一种温和且亲切的引渡。

 

Ada老师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出其不意的惊喜,在她的设计中我能读到艺术家内心的”小任性”,让人欣喜不已,同时也让我更加坚信:花艺就是内心情感的流露。

 

如老师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

这与中国古人以花影人,借花言志不谋而合,因此我的东方花道研修之路从这里开始,我也要用鲜花来传递我的情绪。

 

我的线上品牌#锦物#,创建的初衷就是为了追随内心对于美的感知和表达,并把这种以美好滋养心灵的方式分享给更多热爱生活的朋友。

 

 

回想当初毕业后为了能更贴近美,感知美,而选择进入广告与时尚行业,我的内心曾一度挣扎。

但在研习花艺数年之后,当初内心矛盾的端倪日渐明析。

 

在这个消费主义时代,铺天盖地的是对过度精致美学的倡导,其实本意不过是为了刺激消费。

 

刻意标准化的审美意识,最终是为了构建身份认同,而人们却在不知不觉中,盲目向往与追随了这份人为制造的美,并为此承受着不必要的压力与焦虑。

 

而花艺的美好是天然的,当人与自然彼此关照,互相聆听,便能在大自然的声音中,体会一次次内心愉悦的修行,获得无限的享受与快感。

 

与花草互动的美,不受外界的评判,是由心而生的。

每每花开花落,借花生情,不禁感叹个人意志再强,最终都要融于自然。既然如此何不心怀感恩与怜爱,平和处世。

 

 

美是一种分享,且越分享收获越多,所以#锦物#在秉承传播花艺生活美学的同时,也会开展一系列以花为载体,以不同空间情境呈现的“花园时光”。

 

 

#锦物#花艺下午茶、花艺摄影、花艺西餐晚宴、花艺野餐、民宿花艺等等,以此来传递对于美的真切感受,将花艺与生活贴切结合。

 

 

很开心的是,这些活动获得很多朋友的好评。

于是带着大家的期待和祝福,锦物也在一直坚持保有初心,并不断向前。

 

就如后印象派画家高更画中所思: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带着这份思考,未来的#锦物#将会在东方花道的研习和西式花艺的打磨中,夯实,发展,而立!

愿有更多人能够感受和认同花艺的美,借以慰藉生命,给心灵续航。

 

 

 

 

– The End –

 

Tagged